堕胎药之争全球蔓延? 医药界人士忧因缺药而堕胎不自由…

想法 2023-05-01 11:19:56
  • 0
  • 1245
  • 0
  • 0
  • 0

近期的一则新闻引发包括法国人在内的全球关注,“一款在美国流行20年的堕胎药似乎马上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然而出乎大部分法国“吃瓜群众”预料的是,由于美国实验室对这一药物的垄断控制,法国堕胎药出现短缺危机法国人的“堕胎自由”!

米非司酮。图源:法新社

法国堕胎药短缺或影响70%的终止妊娠者


法国70%的自愿终止妊娠(IVG)是通过药物,但近期不少药店出现了堕胎药短缺的情况。


其实这个问题已经持续了数周。几个星期以来,法兰西岛、上法兰西和奥克西坦尼大区的药店一直无法出售堕胎药,或是难以订购。原因是米索前列醇短缺,这是堕胎所需的两种药物之一。原因是米索前列醇短缺,这是堕胎所需的两种药物之一。


药品政策透明度观察站(OTMeds)在网站上称,对法国米索前列醇的短缺感到震惊。


不仅如此,近期《解放报》专栏中,计划生育主席莎拉·杜罗彻 (Sarah Durocher) 也提到了 “米非司酮等堕胎药的供应困难”。



早在一个半月之前,法国堕胎领域的参与者——争取堕胎权的协会、自由派医生和助产士等,最先对此事发出警报。但据OTMeds称,法国卫生当局对这些警报置之不理,并指出现任卫生部长弗朗索瓦·布劳恩 (François Braun) 存在 “沉默、观望态度和业余行为”。布劳恩19日在接受RMC采访时说:“医院仍可提供。到处都可以获得这种堕胎药。”但OTMeds在一份声明中指责布劳恩低估了形势的严重性。


“药品短缺的警报令人担忧,因为它们对想要堕胎的人构成了障碍,”萨拉-杜罗舍(Sarah Durocher)也在《解放报》上说。法国法律规定,任何想要堕胎的人都应该能够根据身体情况和怀胎时间选择堕胎的方法,但现在的情况对这一规定提出了挑战。



因此,OTMeds对法国卫生当局对这种短缺的管理缺乏透明度表示遗憾,以至于难以衡量米索前列醇的短缺程度,观察站的联合创始人杰罗姆·马丁(Jérôme Martin)表示,(不透明造成)从业者不知道如何改善现状,这是很可怕的。


男女平等高级理事会(HCE)18日警告说,这会引起对限制堕胎机会的担忧,“严重损害妇女的性权利和生殖权利”,并提醒说,70%的堕胎手术是药物治疗。


为了弥补这些“紧张”,卫生部同日宣布将从意大利进口堕胎药。根据卫生当局的说法,这些供应问题应在4月底前解决。


美国的“垄断”比想象中的严重


在法国,有两种基于米索前列醇的特殊药物被授权用于医疗流产,即Gymiso和Misoone。然而,它们只由一家实验室销售:Nordic Pharma。这家主要由美国人拥有的制药巨头最近承认,“在成品的生产基地上存在困难”。


因此,这种极端集中的生产使该行业特别脆弱,特别是由于目前没有米索前列醇的替代品,因为该药物仍在专利期内,没有仿制药。


HCE主席西尔维·皮埃尔-布罗索莱特(Sylvie Pierre-Brossolette)说:“我们需要在这样一个重要的问题上拥有主权,并能够通过开发药物或买回专利权等方式将生产回流到法国或欧洲。”她三年来一直在提醒公共当局注意这种情况。



据了解,“米非司酮”是美国一款获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使用已逾20年的常用事后避孕药,4月7日,在美国共和党主导的德州,一名联邦法官以FDA忽略个中风险为由,推翻该监管机构对米非司酮的使用批准。在民主党控制的华盛顿州,另一联邦法官随即下令FDA维持“现状”。


有媒体分析称,这引发立场完全对立的两项裁决,恐激起另一场围绕堕胎权的政治风暴。


事件突显美国社会对堕胎权的两极观念,在目前情况下极可能要提交到最高法院,其裁决随时再次引爆政治动荡。同时,外界人士也对FDA的决定提出异议,并明确表示“这一决定将影响FDA的专业性”。


美国500多家制药公司的高管联名,谴责联邦法官推翻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堕胎药米非司酮的决定。该文件支持 FDA 对药品进行监管的权力,并呼吁撤销该裁决。


信中说,该决定无视“数十年的科学证据”,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使所有药物的批准都面临风险。签署方写道:“为发现和开发新药的本已存在风险的工作增加监管不确定性,可能会降低投资积极性,危及我们行业的创新。” 其中包括辉瑞、艾伯维和百时美施贵宝等知名制药公司的高管。



然而,有观察发现,除了堕胎药外,近几个月来,法国几种药物的库存一直处于压力之下。扑热息痛和包括阿莫西林在内的几种抗生素都缺货,重新引发了关于法国卫生主权的辩论。这一次,短缺影响了获得堕胎权的敏感话题。


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停产或停售,西尔维担心:“美国的一些州将被刺激进行囤积,这将引发短缺并推高价格。”


Nordic Pharma的垄断地位也使其成为美国反堕胎游说团体的主要目标。抵制一家公司以阻止其生产堕胎药的运动并不是第一次了。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