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mark,欧洲的快时尚购物天堂,成为法国人的工作噩梦

想法 2016-12-15 19:44:10
  • 0
  • 3684
  • 0
  • 1
  • 1



之前想法曾推送过快时尚相关文章(Zara、H&M、Mango,快时尚都有毒?),其实呢,说到“低消费大众时尚”品牌,身处欧洲的小伙伴们一定对Primark不陌生。

里昂,2015 @MaxPPP


PRIMARK是爱尔兰的服装零售商,总部设在都柏林。作为一个大众化品牌,他被冠以“街头进步最多的商店”、“最实惠商店”、“50英镑花费中最佳商店”、“市中心年度最佳商店”、“英国年度经销商”等称号。PRIMARK以百姓能承受的价格走“大众时尚路线”,成功带动了欧洲时尚界“低消费高时尚”的新风,旗下拥有诸多适合不同年龄风格的品牌线。

——百度百科


Primark,即“price”(价格)和“mark”(品牌)两个词的结合。为了节省成本,Primark不像别的品牌那样花大价钱做广告推广,但每家店开张依然会吸引一众疯狂剁手党。

马赛,2013 @P.Magnien / 20 Minutes


里尔,2016 @nordeclair.fr


生意好,顾客人山人海,那,员工待遇又如何呢?虽然Primark号称74%的员工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和自豪,然而,时尚品牌运营杂志Boutique2Mode今年九月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Primark的工作经历其实是众多员工的一场噩梦


店员的地狱经历

 

1

身心极限



以前在le Var的Primark La Valette工作Sophie Duray说她经历了地狱, ,决定要揭发店中可怕的工作环境。


21岁的 Aymeric回忆到 “ 上级不停拍我们的背,叫我们更快些更快些,就好像我们是牲口


一些员工作证他们有时被要求去卸载每日两车的到货以及把发霉的衣服摆上货架,甚至去清理试衣间里顾客的排泄物与丢下的脏衣服。

 



Béatrice有多发性硬化症,白天至少要坐4个小时,她在面试的时候已把病情告诉了主管,但她每天都要在柜台后站至少8小时。


工作了六个月的22岁的Estelle说 :“ 我不会建议任何人到那去工作。我整夜的失眠再也睡不到4个小时。” “ 我们总被要求以最快的速度行动,每晚关店后还要留下来一个小时整理商店,工作多到收银员要来帮一手。任何的抱怨都会引来上级的批评。”


直到现在她的精神创伤还在。


2

野蛮管理


一天Estelle的合同突然被停止了,Primark给的理由是她的实习表现没有说服力 (sa période d’essai n’aurait pas été concluante)。


然而她自己是不同意的,“这毫无道理, 我从没有被人投诉过。“ 她也记得员工们数次在客人面前被主管以白痴对待,曾亲耳听主管说 :“ 我要揍倒你 (je vais t’en coller une. Tu vas tomber par terre.)。“ 一天我跟主管说我就要消沉崩溃了,医生都叫我吃药,她却当作耳旁风 。“ 


现在Estelle被正式解雇了,理由是她 “ 偷翻经理的东西“  (On l’accusait d’avoir fouillé dans les affaires de son manager.),反倒这让她觉得这是一种解脱。“ 这是无端的指责,我没偷东西 。“ 最终她只能拿到本该支付给她的1000欧元中的91欧。


3

工资疑惑



Aymeric注意到即使每个月的工作时数相同,到手的工资却不同。“ 员工们做同样的工作且工作同样工时,但有时到手的个人工资之间会差200欧元。“


当他提出质疑时,商店直接告诉他如果不满意那就滚蛋,因为他的工作别人抢着要。“ 一个因为有考试而要求调班的同事被直接解雇了。”


Estelle被要求工作了很多周日,但是从没收到被许诺的双倍周日加班工资,如今她准备通过les Prud’hommes通过法律申索她的权益。“ 一开始他们告诉你可以通过努力晋升,到头来这都是宣传谎言。“


当记者联系Primark证实情况时,Primark保证调查之后这周一给媒体一个答复。“ 对我们公司不遵守法国工作法条例的职责是毫无根据的,员工的权益和健康一直是我们的中心。“


 prud'hommes是法国专门处理关于私人雇主和雇员雇佣合同的执行和解除诉讼的一等法庭,主要处理辞退和中止纠纷。每个终审法院(tribunal de grande instance)都有一个此类法庭。



4

种族歧视

在Primark的Dijon店工作的Anna哭诉 “ 因为我不是法国人,我的主管们都笑话我的口语,他们故意模仿我的口音取乐,到今天这已持续3年了,他们从不把我的抗议当回事。“ 



供应链中非人道的工作条件


Primark上游的东南亚产品供应商(小编不忍用血汗工厂), 尤其在孟加拉和柬埔寨, 工人们的月工资平均只有50到100欧元(在法国一条裤子也许都不够)。


品牌甚至通过在埃塞俄比亚投资建厂进一步压缩人工成本。


工人的不幸反衬出资本家的贪婪 : 2014年,两位威尔士的消费者在她们从Primark购买的衣服标签上发现了制衣工人的求救文字; 同样有位爱尔兰消费者在她崭新的牛仔裤口袋中发现了一位中国工人的控诉字条。



尽管爱尔兰品牌的经理层质疑事件的真实性, 这些字条反映了一个事实 : Primark没用自己的生产线并且它供应商们的生产条件一无所知,在欧美的报道中这些供货商以不遵守国际劳动法公约 (les normes internationales du droit du travail)而为欧美大众所熟知。


2013年4月孟加拉国萨瓦区造成1138名工人死亡的Rana Plaza大楼倒塌事故震惊了世人“奴工“的可怕工作条件。

2013年4月24日发生于孟加拉国达卡市萨瓦乡的一栋8层大楼倒塌,经过19天搜索,最终在2013年5月13日确定死亡人数达1127人、约2,500人受伤,超越了5个月前所发生的2012年达喀尔大火,成为孟加拉国死伤最为严重的工业事故之一,这次重大的伤亡也取代1995年韩国三丰百货倒塌事故成为世界上建筑物倒塌罹难人数最多的灾难事件。


热那大厦(Rana Plaza)里有数家独立的服装工厂为包括贝纳通集团、The Children's Place、普莱马克、英格列斯百货、沃尔玛、季候风配饰和DressBarn等生产服装,这些服装厂共雇了约5,000名工人。孟加拉国消防和民防局表示整栋大楼第五层至第八层是未经允许而私自建造,当地核查人员在4月23日进行检查时,已经发现大楼表面出现裂缝,随即要求疏散楼内人员且同时永久关闭该大厦。位于下面几层的数家商店和一家银行在得到消息后立即关闭,但服装工厂负责人于隔天要求工人继续上班,并告诉工人大楼建筑并没有安全问题。

 Primark作为工厂的雇主之一并没有对死者家属进行赔偿,它的营销模式也没因事故而反思改变,为了利润最大化只有压低产业链其他环节的利润。



单个的员工在与企业的斗法中往往处于不利地位,在如今这个平权的社会,劳资双方如何协调利益、员工的权益如何保证不得不引起我们的关注。


而我们确实能做的就是在享受我们的shopping时光时,对那些疲惫的躯体投去微笑。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