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点 | 你想知道的2016法国人的读书清单都在这里...

想法 2016-12-21 19:32:02
  • 1
  • 4075
  • 0
  • 2
  • 2




古人谈日省,在每日结束时问问自己,一日光阴是否被好好利用、自己学到了什么。作为欧洲文化中心的法国,也是出了名的爱读书,到了年底也自然对国民2016的书单“自省”总结一番。我们一起来看看法国人2016最爱读的书是哪些吧:




1. Alison Bechdel - 《追踪女同》 (L'Essentiel des gouines à suivre)




“通过描写和我自己一样的女性的日常,我希望把女性同性恋更多的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65岁的作者Alison Bechdel已经是插画小说《快乐家园》(Fun Home)和 《你才是我妈》(C'est toi ma maman?)的作者,这两本书通过对她自己生活的讲述,探讨家庭关系。她绘制的插画描述了她的青少年期和穿插其中的她自己和父母的性生活,让人联想到Virginia Woolf, Oscar Wilde ou Marcel Proust。在开学季上市的新书的介绍中,她解释了为什么她把在1987到1998年间作品的画作集编入Womanews杂志的«小心Dykes» (Dykes to Watch Out for)系列。她把自己的漫画看作拯救被扭曲的女同堕落、没幽默感、无吸引力形象的解药。Mo, Loïs, Sydney, Sparrow不但讲自慰、阴道、变形,也谈Bill Clinton和 d'O.J Simpson。此书是了解八九十年代美国反主流文化的极佳切入口。


2. Ta Nehisi Coates - 《黑色的愤怒》(Colère Noire )




记者兼作家的Ta-nehisi Coates以给儿子的书信方式,讲述了黑人们因为种族主义所承受的危险。他选择毫无保留、禁忌地以直白方式告诉儿子黑人的境遇,唤醒他的意识,即使真相可能让儿子幼小的心灵惶恐不安。对他而言,这是摆脱美国白人在社会中“支配”黑人的必经之路。此书英文原名是《世界和我之间》(Between the world and me),着重于反思和传承:即便和妻儿被迫流亡到法国,作者依然没能宽慰。“在巴黎黑皮肤没有不同”,我们真诚地希望此话成真,特别是被当街临检时。

3. Jonathan Coe - 《11号:几个关于时间的荒谬的童话》 (Numero 11: Quelques contes sur la folie du temps)



在安格鲁萨克森文化里所有叫Jonathan的作家中, Jonathan Coe觉得此名的高频出现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对于一个叫 Jonathan Dee的人在“解刨”美国社会之前给“把脉”的方式,Jonathan Coe觉得欣赏并把此法用在了对英国社会的研究。在书中,我们会遇到难以忍受的Winshaw家族和他们的“英式证明法”,虽然他们的所为与此法的字面意义相去十万八千里(正因如此,Coe几乎把书中所有主角都“屠杀”了)。所有的故事和相关的人物都被数字11用奇幻电影的元素串联起来(妖魔、鲜血、怪象)。这本书几乎是2016年我们唯一能听到的反精英论调(propos anti-élite),着墨灵动有层次让人欲罢不能。

4. David Clerson - 《爬行》 (En rampant)



也许您还不认识David Clerson,那么您一定没读过在卫报上转载的他的第一部作品《兄弟》( Frères)的英文翻译选段。作为这位魁北克作家的第二部小说,此书的背景依然处在一个人、动物、植物和矿物之间的界定很模糊的世界。它以两个朋友之间的从魁北克东部到伊斯坦布尔的悲剧旅行故事为线,描绘了一个充满阴谋的由昆虫和爬行类居住的世界,在过了蒙特利尔和纽约之后,全篇浸润在埃尔多安(Erdogan)治下的土耳其的暴力氛围中。一个朋友因为一场意外失去了腿部功能,另一个朋友作为讲诉者,一路跟在如今只能爬行的朋友身后,通过对比意识到站着活是多么艰难。这是一部有着暗黑色之美une sombre beauté)的小说,有着将萨特式的恶心转变成舒适感的魔力,只是不建议买给您身边消沉的朋友。



5. Magali Delaloye - 《克拉姆林艳情史》( Une histoire érotique du Kremlin)



挑逗的书名并不影响本书内容的严肃认真。就如同《克拉姆林的短裙下》(sous les jupons du Kremlin),此书并不在意告诉读者伊凡四世是否是性变态、列宁是不是真的拘谨又腼腆或斯大林是个糟糕的情人(真相相信没人知道)。本书更多讲述权力的故事,但是是以女性视角,通过掌权者的女人们,他们的妻子和情人,维诺顺从的和大大咧咧的。尽管苏俄的历史透露着雄浑的男子气概,女性们通过她们的情智和野心也深刻影响了这个国家的历史。小提示:书中的人物名字多如动词变位。


6. Jean-Baptiste Del Amo - 《动物统治》(Règne Animal)



书中包含了几页法国小说中从没发表过的震撼内容。它描述了一个生活在法国西南部的农业家庭的命运,前后分为19世纪末到一战和一战后到1980年代两段,交织着深刻真实的描写和神话式的叙述。即奇幻又超现实,它记录了有血有肉有杂质的真实的我们近代先人的日常生活,将今人对自然原生态乡村生活和田园牧歌式过往的臆断击得粉碎。在作者探究式的笔锋搓揉下,活着的和死去的、人和动植、矿藏和天地都只是面团的一部。


7. Virginie Despentes - Vernon Subutex


显然,它不是今年出的,但是它今年口袋版的再版就是一个让我们不能忽略它的理由。

Vernon Subutex巴黎最好的摇滚代表了1980年代的反战到2010年代的觉醒者的悲哀。它诉说着50岁十年的那群“知天命”的一代在如今这个他们不再了解的社会和狭隘到让他们的无法呼吸的生活中如何慢慢失去坐标。不同的人物和生活轨迹交织共同勾勒出这群过气的一代。书中的故事写尽让我们感同身受的不自在和宿命论,让人感动却也病态。在地铁中读Despentes的书,等于去办公室的一路上只重复着一件事:“对啊对啊,说的太对了,不但说出了,还说得这么好。”


8.  Nicolas Ducimetière et David Spurr - 《黑暗中走出的弗兰肯斯坦怪物》Frankenstein, créé des ténèbres)



《科学怪人》一书已经和我们相伴两个世纪了。弗兰肯斯坦这个角色和他创造的生命是在1816年一个暴风雨夜晚的Léman湖边 Mary Shelley脑海里降生的。两个世纪以来我们为他的怪物震惊,张大嘴巴、一身鸡皮疙瘩地面对这位哥特老翁和他让人结巴的人造人。研究Shelley和他笔下的怪物的专家们告诉我们,要从中去体会“一个面对科学和技术日益成为生活主导的社会,它的不安的神话表达。”这就是说,如果年轻的弗兰肯斯坦医生是现在时,他会嫁接器官、利用现有科技、结合数码和生物、改写我们的基因组 ..... 再次把我们带回Léman湖边。我们会在那里找到由不合适的肉块组成的怪兽和那个有着人工智能的人型怪兽,为自己被创造者抛弃和被社会迫害报仇


9. Dave Eggers - 《圆圈》(Le Cercle)



2016年硅谷和它的“英雄”们成为了世界的焦点  – Elon Musk, Marc Zuckerberg ou Peter Thiel – 这些广泛被公众敬仰和讨论的人物。这个聚集了亿万富翁、程序算法和大数据的地方当然也牵手了文学。

生活在信息革命中心San Francisco的长篇小说作家Dave Eggers,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在有着跟GAFA相似的超现代化工作环境的跨国网络公司Cercle工作的年轻职员的历程。在这个由富有远见又狂妄自大的老板们建立的数字“蜂巢”里,在一个所有与行业所倡导的相左的都被认定为攻击目标的情节设定里,女主人公发现了数码革命的黑暗面:让人哭笑不得的硅谷和可怕的Black Mirror


10. Fabcaro - Zaï zaï zaï zaï



有点古怪和丑陋的漫画家Fabrice是这部公路电影主人公,自从他在购物时忘了Super U超市的会员卡,他便成了头号公敌荒诞贯穿了他慌乱越狱潜逃的始终,但也嘲讽社会里所有的人:从极具影响力的电视评论员到那些因害怕恋童癖,而欢喜地经过Lozère送孩子去托寓所的母亲,哦,对了,那里讲 lozérien话;波西米亚风格小资暴露狂夫妻;有精神创伤的收银员;在哪里都能"看到"犹太人的阴谋论者;还有那些录狗屁不通的“人道主义”唱片的明星。第一遍看小说会觉得因荒诞滑稽而开心,更深入却能发现无尽的细腻,如大葱上的樱桃。大部分的剧幕都以作者自嘲自己的讽刺收尾。

11. Anne -Charlotte Husson et Thomas Mathieu – 《女权主义,知识的漫画书架》(Le féminisme,  La Petite bédéthèque des savoirs)



隐藏在这口袋本漫画书中的是一次小小的探索:Mathieu Thomas 和 Anne-Charlotte Husson不仅成功通过把我们拉入到一位画家和一位学者的亲密对话中,在无痛苦中教育了我们,而且还是在女权主义这样本能的主题上。在研讨7条女权主义的口号的同时,作者们为我们开启了一道放眼全世界的关于女性历史和她们的斗争的时间旅行。不同于既无黑暗点也不超凡入圣,在教学和谦卑下已成为时尚配件的平庸主流女权主义,作者们大谈同性恋理论、非洲女权、相关联性和强奸文化,领我们走近时下女权主义最极端的斗争


12. Nicolas Keramidas & Lewis Trondheim -  《米奇最疯狂的冒险》(Mickey’s craziest adventures



一个很好的再读遗产级漫画的方法。从今年起Glénat出版社为法国和比利时的读者们提供走进米奇的世界的机会。尽管排版紧迫,可作为经典漫画藏品出版的头四集,用不同的剧情为合家团圆的时刻带来欢声笑语

Cosey在忧伤的背景下创作米奇,着重讲诉Mickey和Minnie的相遇;Tebo条理清晰的铺垫展开;而Loisel的Café Zombo讲诉Mickey、Dingo和其他主角,虽然贫困潦倒但不弃发财梦,是经济危机中的英雄。但是我个人的最爱还是《米奇最疯狂的冒险》。 Keramidas 和 Trondheim在其中描绘了一段没头没尾且穿插了直白粗放的省略、节奏近乎歇斯底里的Mickey、Dingo原态冒险


13. Chris Kraus, 《我爱你,Dick》(I love Dick)


没有什么比赤裸着身体却并不寻求公众的同情的演员们更美的了,I love Dick无疑是2016最美的再版物。这是一部完全疯狂的书信体自我构转小说,爱上了仅有片面之缘的丈夫朋友的主人公Chris Kraus决定随时随地给爱人写信。然而她丈夫也决定给这位Dick写信,因为对于他们Dick已物化成为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一种让人联想起Sophie Calle作品的、多少设计过的现代生活艺术寄居的中心。Chris Kraus在其中显得既可怜又可憎,Lena Dunham一定在写《Girls 》之前看过这本于1997年首次出版的书。



看得出,法国人的阅读已经跨越了求知阶段已是一种深度休闲和开发,在题材广度和问题深度上拓展,更加在意自我陶醉满足和挖掘社会盲角、人性细腻情感,重视个人生活和价值实现,引领后现代主义文化,其文化事业的开放、发达可见一斑。每个国家所处的阶段不同,文化导向和阅读习惯也会因社会现实而相异。但是不捧起书本是不会养成任何一种阅读习惯的,这点无论中法都是相通的。16将过,迎来2017,希望17年底自省时每人都能面带微笑,更希望秀外慧中的国人能成为中国最美的风景。








评论 (1)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