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我是巴黎人。巴黎是我的游乐场。

爱Shopping巴黎 2017-05-16 23:23:09
  • 0
  • 2638
  • 0
  • 0
  • 0


这几天,巴黎大大小小的报刊亭都贴着马克龙“Le Kid”的海报,


查理周刊,照常拿一切来娱乐↓


就在昨天,新总统就职典礼在巴黎市政厅Hotel de Ville举行,焦点却在这个吻,


无论如何,新总统的上台又带来了新希望,让我们一起期待更好的法国吧!


今天给大家放上一个以前写过的旧文,

让我们回味一下越是遭受打击,就愈发鲜艳的法兰西,

从未褪过色的法兰西。


“假装在纽约”和“人在纽约”这两个公众号,以及Humans of New York的原始博客,都是让我一直很喜欢的。无独有偶,法国也有这么一个博客,叫做Gueules de Parisiens,直译过来就是“巴黎人的面孔”。


封面是这样的。

上面的字来自年轻的摄影师Stephanie Pfeiffer:“我爸爸一直和我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而我从来没有听过。”


在2015年1月发生的查理周刊恐怖袭击中,17名警察和平民丧生。法国人民出奇一致地走上街头,在袭击事件结束的那个周末,组织了法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反恐抗议游行。在这次游行中,路边由市政府管理的灯箱牌上,写着如下字样。


“我是警察,我是犹太人,我是穆斯林,我是天主教徒,我是无神论者,我是法国人。

我是世界公民。

我是查理。”


袭击是由打着伊斯兰独狼组织旗号的恐怖分子发起的,指责查理周刊侮辱他们的宗教信仰。在游行中,穆斯林居民却举出大幅标语,写着“我是穆斯林,我不是恐怖分子。”有穆斯林居民开大他们对街的窗户,用很大的声音放阿拉伯语的送葬哀歌。经过的人们会安安静静地听,一曲终了,齐齐给予掌声致敬。


这种状况,很典型地反应了巴黎人的状况——拥有世界各地移民的巴黎人,不仅说法语,还说阿拉伯语,波兰语,意大利语,以及中文。他们带着各自的背景来到这个城市,磕磕碰碰地彼此融合。


从Gueules de Parisiens的照片中你可以看出这一点,同样可以看出的是,虽然拥有不同的背景和身份,生活在巴黎这个城市,他们也有些共同的东西,比如热爱美,热爱生活,觉得自由比什么都重要,优雅不分场合,女性是永远需要被尊敬的,还有,如果能近距离的接触到艺术,那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在这些共性之上,他们还有个共同的名字,巴黎人。

模特Zulfiya,说话带着阿塞拜疆口音。

“我昨晚没睡觉,不过这没什么。”

“你昨天晚上疯玩了一整晚么?”

“没有,我有两个小孩。相信我,这比在酒吧里疯一晚上要累多了。”


给他拍照前,他打工餐厅的老板说对他说:“你看,这都是因为你的海盗脸!”

“我是个艺术学校的学生,每天来打工的时候他都会问我有没有带了我的海盗钩子”。


她们是学音乐的学生,刚刚参观完小皇宫,在罗马风的走廊里休息,讨论罗马时期的圣诗班。

“这是一个关于唱歌给公众的故事。许多个世纪,罗马作曲家根据梵蒂冈的要求不断创作作品。这简直太棒了!”


在达利展门口碰到的,长得像达利的艺术家。

“我画一些抽象和疯狂的东西——像我自己一样。”

“我喜欢出来,遇见人,与人们分享那种疯狂,再来个头脑风暴。”


“如果我不穿这么亮的颜色,你会以为世界是场葬礼!”


“那个口音,你是哪儿人?”

“当然是巴黎人啦!”

(摄影师疑惑地看着他)“认真点说,伙计,你是加拿大人吧?”


“早上好,您想打乒乓球么?”

“咱们可以不互相用敬语么?”

“不,对着公主我不能不用敬语 。”(摄影师是女性)

“我撞过头,然后忘记怎么打网球了,但是也让我开始想深入挖掘一下自己。于是我拒绝继续工作,当你还可以到处飘的时候为什么要工作呢?

我工作过,可是幸福在别处。”


“我是查理”。



“把你的相机拿开,它太惹人厌了!”

“我宁愿去找个地方喝杯傻X的咖啡,这雨太尼玛大了。”

“我要从你边上过去了,不不不,我要你转头往回走。”

“现在我们要离开你了啊,我们得去给自己找点乐子,但是不是防雨布~!”


“我叫萨义德,萨义德,卡伊德(在法语里是中心人物的意思)。是不是很押韵?”


Hotel de Ville门口。

“等下我给你我的名片”。摄影师惊喜地发现这是Jaunay,她最爱的法语诗人之一。


“有约会么?有商务午餐么?”

“没有,小姐,优雅是不需要场合的。”


“我们刚刚订婚,正在筹备我们的婚礼。”


先是一个孩子跑过来说:“你可以拍我么?”

然后两个,

然后三个,

然后又有,“我也要我也要!”

于是他们都一起拍照了。


公园里有很多小姑娘,但是

“只有我才是最漂亮的”,

“可是你得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往回走姑娘,不然我要打你屁股了!”

“你说这是个山羊?哎随便你说它是啥吧。”

“那难道还是绵羊不成?”——摄影师

“OMG,如今巴黎人都没有常识了。。”


“你是认真的?我还穿着睡衣呢~你真的真的确定你想拍我?”


Hotel Amour 门口的长椅上。

“我很抱歉,不过我不会删照片”。


塞纳河岸的屋顶餐厅。

“你最起码得在这儿呆俩小时,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美好了。”


"已经有20年我们没有像这样一起拍过照片了。”

“20年,你们的友情好棒。”

“不我们不是朋友,我们是姐妹。”


“我是比利时人,来昂热度周末,但是今天我来玛黑区逛逛。为了巴黎,我特地穿了红裤子出门,为了向这个时尚之都表示我的敬意。”


“我能给你们拍张照片么?”

“我妈妈不懂的,她只说波兰语。”

“那我想给你妈妈拍张照片。”

“我也要!”


Ange de Musee门前。

“我没有照相机,也没有手机。我不能读也不能写。”

“那我可以给你拍张照么?”

“喔噢,作为回报,那我应该请你喝杯咖啡啊。可惜我现在要去工作了。”

“你做什么工作的?”

“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不好意思。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是我热爱这份工作,因为它让我可以近距离地接触各种伟大的艺术家。”


“不不不,我还没把头盔摘下来!”


“你不累么?我已经看见你来来回回经过第四次了。”

“这些都是我的朋友,我们一起跳舞!”


“我觉得我已经死了,我随时都带着27口径的枪呢。”

“前段时间的一天早上,一群小宝贝远远地指着我说,看,那是圣诞老人。嗯,但是我得承认,那时候其实我完全喝醉了。”


“城市中的印第安人,这个就是我。我没法理解为什么这儿的人老是盯着我看。”


“给我一个邮箱吧,我给你们发照片。”

“这让我开心得要在脑子里开派对了!(C'est la fete dans ma tete.)

摄影师受宠若惊,“谢谢你这么喜欢。”

“不是不是,我的邮箱是lafetedansmatete。。。”


“老实讲,我这把大胡子只是为了遮我的双下巴。”


“咱们都不是一群认真的家伙。”


“太阳太大,我什么也看不见。”


左:“在你之前,他已经拒绝三个拍照请求了。”

右:“我就是不确定啊”。


“如果哪天我太太在报纸上看到我,那肯定是我的讣告。”

“就目前而言,我俩过得可开心了。”


“好的吧,我让你拍我照片,但是你保证得把照片给我。”


“我刚刚醒,昨儿晚上我一直在混音。我是搞爵士乐的,主要生活在纽约,我的工作室已经在那边开起来了。”



最后,这张照片是摄影师本人。

“我是我,我是巴黎人。

我带着自己的相机穿梭在街角和地铁出口,

指望用它让你的眼前一亮。

巴黎是我的游乐场,这是个有魔法的城市。

我们在这里坠入情网,我们在这里徘徊迷惘。

我们在这里生活,我们在这里颤动。”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