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放假回国,最让你难忘的时刻是什么?

想法 2017-08-09 16:59:35
  • 0
  • 629
  • 0
  • 0
  • 0

表妹要去美国了,我们全家去机场送她。我替她高兴,心心念念的美利坚合众国,她终于可以去和它亲密接触了。


她要进安检的时候,我们都挤开人群冲到最前面与她挥手告别,唯独她的爸爸,我的叔叔,站在很远的地方。虽然他极力控制,却还是没拗过固执的泪水,任其滑落脸庞。表妹的目光,努力穿过人群,看向爸爸的方向,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安检口。




这样的场景对于我而言再熟悉不过了,自从来到法国留学,我每年都要经历一次。


生活在国外,一年回国一次,一次一个月。这分外珍贵的一个月总是由热热闹闹的接机拉开序幕,又止于一场不多言语诉离别的送机。 



快到家的时候习惯跟家里人电话联系一下,说好航班号和到达的时间,对方的回复多半是那一句:我们在出口等你。 即使每次回国都要倒两次航班三段旅程,十几个小时以后坐上最后一架飞机的时候,旅途的疲惫往往让整个人都是懵的,但是一想到马上可以见到家人朋友,下一秒就又兴奋不已。


飞机落地的时候,恨不得马上飞奔到亲人身边。当真正接近出口的时候,又会不自禁地在拥挤的人群中寻找熟悉的身影。与亲人目光相对的时候,整个人触电般一下子变得精神抖擞,使劲的挥手,那个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蓬头垢面的人好像不是我一样。每次亲人都会提前在机场等我,即使知道飞机晚点也会按原来的时间提前到达机场。因为要第一时间看到我,要保证我出来的时候第一时间看到他们。仿佛错过一秒就会错过所有的美好。




相聚总是让人欣喜,也让人可以短暂地忘记分别的滋味。可是,相聚又总是伴着别离。


  

要走的时候似乎没有人再愿意提起跟航班有关的任何信息。    
   
过安检之前的气氛还算很平静,因为大家还是可以继续围在一起,叮嘱些什么,有时候即使不说话默默看着机场的航班大屏幕也是好的。    

  
要过安检的时候是最难受的时候,因为过去了,就不再看得见彼此,也听不到那些早已听了几十遍几百遍的碎碎念了。    
   
安检排队的时候还好,家里人总是说:不急,时间来的及,不用排那么早。而我总是想要早早去排队,因为我怕时间久了,情绪酝酿好了,眼泪就要下来了。排队的时候,我表面上都要装作不耐烦的样子,嘴上说着:哎呀,你们快回去吧。其实,我都不敢轻易回过头去看。我不敢仔细看每个人的脸和脸上的表情,写着牵挂,写着不舍,写着心疼。他们有的站的近些,有的站在远处,哦,对,还有刚刚去门口抽烟急匆匆跑回来的人。机场里的人总是很多,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有的走着跑着,有的抬头张望着。满满的占据着每一寸空间。可是每次回头看,我只真切地看到这些牵挂着我的人,我也牵挂的人。    
   
他们站在人群中,人群中站着的他们。    


   

安检的时候,脱下外套,从书包里取出电脑,看着行李一件一件地在行李带上向前缓缓行进。然后装好电脑,重新穿上外套,拿好机票和护照。转身,抬头,挥手告别,眼泪再也忍不住。    


目光穿过安检的大门,穿过排队的人群,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亲人在向我挥手。我会情不自禁地想象,他们怕我看不到,于是踮起脚尖,仰起头,使劲的伸高手臂,用力地晃动。    
   
这一刻,仿佛所有的人都静止了,只有他们在晃动。我看的真切,也看的模糊。    
   
往往是过了安检之后,电话就会准时响起,无非还是那些嘱咐:别渴着,别饿着,别累着。    
这个时候也许脸上还有一点泪痕,但是眼泪多半已经干了。    


   
与我而言,那挥手的一刻竟是有些戏剧性。好像抬手间触动了什么开关,能够让泪水尽情释放。少一秒,还可以忍住;多一秒,便只剩牵挂注视背影。    
   
与我而言,转身后他们的样子总是不得而知。也许,他们放下了挥动的手,但目光不会马上离开。也许他们会看着我是向右还是向左走去,也许他们离开时还会边走边揣测着一墙之隔的我有没有还在流眼泪。    




每年一次这样的分别,我每次都会在挥手的时候流眼泪。真是奇了怪了。像是一个不断重放的镜头。已然没有了改剧本的机会,也没有喊"卡"的可能,同样的情节无限循环播放,可是,演员一年一年在变。变老,也变脆弱。    


 

我常常在想,为什么自己每次都会哭。即使从回来相聚的第一分钟就已经知道要分离的这一刻,即使上一秒还是挺开心下一秒依然会泪流不止。就像我的宝宝刚去托儿所的第一个月,每天早上送她到教室她都会哭的撕心裂肺。看着她哭,我知道那只是因为小孩子对妈妈的依恋、对分离的焦虑感使然 。直到某一天,她上学不再会哭,而是走进教室默默拿起一个玩具坐在小凳子上自己玩起来的时候,我看了竟有点想哭。因为那一刻,看着她孤单的小背影,我脑海里想象着她在学校里并不能像在家里一样时时有人关注她,她总是要经历那些孤单的时刻和被忽略的时刻甚至委屈的时刻,而我没有办法再去给她安慰或者简单的拥抱。我因为自己了解她的委屈却无法为她做什么而感到难过。


所以,我们会哭,会不会不仅仅是像小孩子那样单单是因为想念、留恋、不舍这些简单的原因,会不会是因为我们内心有所愧疚?


因为愧疚于无法给她最好的呵护,所以看到宝宝在学校孤单的样子我会哭?

因为愧疚于无法陪伴亲人左右,所以看到他们牵挂的样子我会哭?


《目送》中,龙应台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的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所以,生活的残酷之处在于:很多事情,你明明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是你却做不到。


机场的眼泪,肆意飞 ... 分离的背影,不必追 ...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