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红赫本,他用刚结束的91岁人生诠释“无憾”

英伦圈 2018-03-13 11:11:44
  • 0
  • 782
  • 0
  • 0
  • 0

提起最能代表法式时尚和优雅的品牌,除了迪奥、香奈儿、圣罗兰、巴黎世家等等之外,一个谁都无法忽略的名字,自然是纪梵希(Givenchy)。

而它的创始人于贝尔·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在刚刚过去的周六(3月10日)去世,享年91岁

2016年纪梵希在海牙市立博物馆的“给奥黛丽的爱”(To Audrey with Love)展览开幕式上与自己的作品合影。(图片来自女装日报)

直到今天,他去世的消息才由其伴侣菲利普·韦内特(Philippe Venet)通过法新社证实,瞬间刷屏了时尚界媒体和英媒。

(以上3图依次截取自BBC News、卫报、女装日报)

也许你对于贝尔·纪梵希、甚至他的品牌都不太了解,但当年奥黛丽·赫本在《蒂凡尼早餐》里那件到今天都令人无法忘怀的小黑裙,却几乎是世人皆知。

这件小黑裙,正是出自于贝尔之手。

这位出身贵族的法国设计师,用刚刚结束的91年岁月,完美诠释了“人生无憾”四个字。

赫本、Jackie O、温莎公爵夫人…

他是王室女神和明星“收割机”

“小黑裙”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20年代的可可·香奈儿。“每个女人衣橱里都该有一件小黑裙”,这句话究竟是不是香奈儿本人所说,现在已经不可考。

不过要说真正让小黑裙火起来的,还是前面提到的那部来自1961年的经典电影《蒂凡尼早餐》,电影开头奥黛丽·赫本身上所穿、于贝尔设计的Givenchy小黑裙。

而这其实只是于贝尔和奥黛丽合作的5部电影之一!

那些年的《甜姐儿》《黄昏之恋》《巴黎假期》和《窃贼之爱》里,只要穿着于贝尔设计的Givenchy服装出镜,奥黛丽就永远带着一身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优雅,即使最后一部《窃贼之爱》中已经58岁,却还是那么明艳动人。

1958年的《甜姐儿》是奥黛丽和于贝尔第一次合作,29岁的她一身红裙,点亮了整个片场。(图片来自卫报)

1987年《窃贼之爱》里已经58岁的奥黛丽。(图片来自IMDB)

而在日常生活和红毯上,奥黛丽也常常身穿于贝尔的设计。

现在,一个品牌有好几个跟设计师私交不错的女明星当“活广告”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当年时尚产业还在摸索期的巴黎,奥黛丽不仅是于贝尔的合作伙伴和灵感缪斯,也是他一生的挚友。

年轻的他为年轻的她1959年电影《修女传》首映礼试穿礼服。

1982年,都已步入中年的两人就像任何一对知心好友一样,在巴黎塞纳河畔散步聊天。

好莱坞黄金时期有两个赫本,如果说凯瑟琳·赫本是当之无愧的演技女王,那么有于贝尔和他的Givenchy傍身的奥黛丽,就是一骑绝尘的时尚女王。

然而任何一个能称得上“大师”的时装设计师,必然不会只受到个别女星的青睐,而肯定能全面开花。

不过看一看当年于贝尔“拿下”的那些、甚至在时尚界之外都如雷贯耳的大名,还是不得不感叹:他真是个女神收割机!

至今都还是美国全民时尚偶像的前总统夫人杰奎琳·肯尼迪,住在白宫那些年,就穿过不少于贝尔设计的Givenchy▼

(原图来自Vogue & Pinterest)

而在丈夫被刺杀之后,杰奎琳当即打电话给于贝尔,请他为她连夜准备好了葬礼上要穿的黑色套裙。

于贝尔的女神级粉丝,还有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利▼

温莎公爵夫人▼

以及数不清的好莱坞明星,包括两次获得奥斯卡奖的简·芳达……

而其实,于贝尔自己的出身,本来也就是时尚界少见的贵族。

出身贵族却投身时装设计

“我得到了从小就梦想的那份工作”

纪梵希家族祖上是意大利人,曾经的姓氏其实是Taffin,但几百年前都已经定居到了法国。早在1713年,他们就获得了“纪梵希侯爵”(marquis of Givenchy)的世袭封号,一直到今天。

现在“纪梵希侯爵”封号的持有人,是于贝尔的大哥让-克洛德,后来还成为了纪梵希香水的董事长。而于贝尔作为小儿子,从小就没有要继承封号的压力,因此也就没有了身为贵族的“觉悟”,17岁就搬去巴黎,在法国国立美术学院念了艺术。

别的不说,于贝尔年轻时候自己的颜都是男神级别。(以上5图均来自Pinterest)

就在去年,已经90岁的于贝尔还在法国加莱一场以他全名命名的展览上这样说道:

“我拥有全时尚界最美好的职业之一:用我的灵感让其他人快乐。而我也很快乐,因为我得到了从小就梦想的那份工作。

Mine is one of the most beautiful professions in fashion: making others happy with an idea. I am happy because I did the job I dreamt of as a child.

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其实也正是不少人一辈子求而不得的简单和美好。

1975年,于贝尔在家中和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合照。(图片来自女装日报)

于贝尔在1945年首次“触电”女装,为另一位法国设计师Jacques Fath名下的时装屋创作了人生第一套设计,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此后的7年时间里,他疯狂地吸取创作经验和灵感,并且和当时同样还没出名的巴尔曼创始人Pierre Balmain、迪奥创始人Christian Dior都共事过。1952年,他在巴黎展示了自己同名品牌的第一个高级定制系列,从此一炮打响。

品牌创立后,于贝尔这一干就是整整43年。在此期间,他还基于Givenchy品牌的平台,推出了时装史上第一个高级成衣(ready-to-wear)线,从此开始才有了现在的奢侈品时装概念。

1988年,他的Givenchy结束了作为独立品牌的历史,以4500万美元的价格被时尚大鳄LVMH并购。在此之后,他继续在品牌以创意总监的身份工作了7年,直到1995年才退休。

这个时尚帝国的一个时代宣告结束。而在23年后的现在,于贝尔也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去和他的一生挚友奥黛丽重聚了。

80年代的奥黛丽和于贝尔在一起。(图片来自卫报)

从麦昆、加利亚诺到蒂西

于贝尔离开后那些年的Givenchy

现在再提起Givenchy这个品牌,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恐怕不是于贝尔当年设计出的那些经典法式优雅,而是它略带侵略感的美妆▼

充斥着哥特黑暗美学的高级定制▼

(图片来自Vogue Italia)

以及带动了5年前整个街头潮牌火爆场面的成衣设计▼

(图片来自Pinterest)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2005-2017年间在品牌效力了12年之久的里卡尔多·蒂西(Riccardo Tisci),是这个毕业于伦敦圣马丁的意大利设计师为Givenchy带来了属于当下的全新美学,让这个走过半个世纪的品牌继续引领着时尚界风潮。

就在上周,他还刚刚宣布加盟Burberry,成为了这个品牌最新一任的创意总监。

(图片来自Vogue)

而在蒂西之前,曾经在Givenchy担任过创意总监的,也都名声不小:亚历山大·麦昆、约翰·加利亚诺、朱利安·麦克唐纳……

这么一个品牌,见证了时尚界快要70年来的风风雨雨。

麦昆当年在Givenchy的第一个高级定制系列,是以12星座为灵感。

现在执掌Givenchy设计工作的,是曾经任职Chloé的Claire Waight Keller。对于贝尔的死讯,她是这样回应的:

“我们失去了如此伟大的人,这位在我加入Givenchy之后曾经有幸见过、并了解过的伟大艺术家,让我非常难过。”

Claire Waight Keller在Givenchy秀场上谢幕。(图片来自Zimbio)

也许对于从来不曾为自己一生留下过任何遗憾的于贝尔来说,有Givenchy这么一个他的痕迹永远留在世上,就是离世前最大的欣慰了吧。

(英伦圈综编,编辑:Moo,内容参考BBC News、WWD、每日邮报、维基百科等,图片除标注外均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