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吃掉50万斤!300年前皇室开“吃播”,想成王先做大胃王

英伦圈 2018-03-13 11:28:26
  • 0
  • 832
  • 0
  • 0
  • 0
太阳王路易十四统治时期,王室三餐的奢华和仪式感成为君主集权统治的象征之一。对路易十四来说,美食如同建筑、文学和音乐,它不仅仅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更是其王权在握最好的宣传工具之一,同时,凡尔赛宫时常举办的奢华飨宴也极大提升了法国在欧洲的威望。在这一时代,食欲与权力欲被交织在了一起,而现代意义上的法餐也终于在此觉醒。

王室三餐成国家大事
1664年5月7日至13日,刚满26岁的路易为他的王后和朝臣在凡尔赛宫花园准备了首场盛大的节日宴会“魔法岛的乐趣”(fêtes des « Plaisirs de l'Île enchantée »)。马术、戏剧、赛马、烟火……六天内,凡尔赛宫化身游乐园,成为欢声笑语的海洋。

当节日第一天夜晚,600位受到邀请的宾客还在为壮观的视觉盛宴惊讶不已,一场华丽的味觉享受正蓄势待发。由48名仆人专门侍奉的点心,使人眼花缭乱,很快这一极尽奢华的飨宴传遍了整个欧洲贵族圈。

不过,这仅仅是法国王室利用华丽美食提升威望的一场序幕,自从1682年,路易十四入住凡尔赛宫,王室用餐井然有序的仪式感成为君主集权统治的至高象征。
负责管理路易十四起居的各部门中,负责国王饮食的官员人数最多,有超过500位官员负责服侍,160名男子专门负责料理和用餐服务。如同军事化管理,这些服侍人员被严格分配在7个配餐室,以保证每日为国王奉上200道菜。

每周,宫廷内会召开三次由膳食总管、贵族担任的侍从和其他管理人员组成的委员会,用以拟定菜单,并核对支出。
极简的早餐
每日用餐从上午九点的早餐开始,相比其他两餐,路易十四的早餐极为简单。冬季,他会喝一些清汤配面包,夏季则换成了果汁,没有咖啡也没有茶。

有时,路易十四会喝一些兑了水的葡萄酒。这时,膳食总管会向路易十四推荐当日最重要的两顿餐的菜单以及选择哪种规格的餐具。此外还需要商定菜肴和仆人的数量,以及用餐地点。
供朝臣“围观”的正餐
正餐(dîner,也就是现代意义上的午餐)于下午1点开始。路易十四在他的房间内,在朝臣的围绕和注视下用餐。自从王太子1686年身患疾病,路易十四独自在一个方型小桌上享用美食。

当着朝臣的面独自用餐在法国历史上并非什么新鲜事,瓦鲁瓦王朝即已采用这样的用餐方式。王室通过如舞台演出般供人“围观”的方式进餐来提醒人们,国家和朝廷所有一切都是以国王为中心运作。
整个用餐过程由3至5组菜构成,每组包括6至8道菜。由地位最高的侍从为国王端上菜。虽然每组菜之间并没有十分清晰的区别,但通常上菜的顺序是汤、前菜(包括剁碎的肉、鱼或蔬菜、热的肉酱、香肠、血肠、肉馅饼等)、炖肉、野味烤肉、甜食(包括奶油、奶酪、小杏仁饼、水果、果酱、糖衣杏仁、牛轧糖、马卡龙、蛋白小点心、冰激凌等)。

如此浩大的盘菜数量,难免剩菜的规模也相当庞大,不过对于偷窃食物的行为国王绝不宽容。有一次,一名侍从偷偷将一块饼干塞入口袋,不小心被旁人发现,恼怒的路易十四直接用手杖猛击他的背部,直打到手杖都断了。
正餐过后,是国王的打猎时间。侍从会为国王带上12个煮鸡蛋,以备不时之需。有时,路易十四会在花园内散步,那儿也会为国王准备精致的点心。

奢华宏大的宵夜盛典
晚上十点到了路易十四的宵夜时间(souper)。与宵夜相比,路易十四的正餐已显得较为简便。因此其正餐被称为“小食”(le petit couvert),宵夜被称为“大食”(le grand couvert)。路易十四的宵夜排场奢华宏大,简直就是一场围绕着餐桌的盛大礼拜仪式。
首先,宵夜从洪亮的呼喊声开场。“先生们,为国王送上餐具!”,传达员下楼到厨房向厨师们宣布“典礼”开始。接着,他举着烛台,带领一列队的官员直达卫士厅(La Salle des Gardes)。那里,由贵族担任的侍从正忙着做准备,尤其是用面包心摩擦餐具或将面包心浸在菜肴中来测试有没有毒。另一张桌子上摆放着餐具、盘子和玻璃杯。

18世纪时期,用黄金打造的餐具总共可达170公斤重,所有的盘子都是镀金或用白银打造。在前厅,朝臣们都已聚集在那里。有些朝臣甚至是从外省特地赶来,在宫殿入口租借帽子和佩剑,只为“瞻仰”国王用餐。屋子的壁炉前已摆放好餐桌。弗拉芒亚麻编织的缎纹桌布上摆放着镀金银盒子,其中装着国王用的餐具和国王专享面包,餐布优雅地折叠在一边。
一切准备就绪,传达员终于喊道,“先生们,给国王上肉了。”就好像剧院里戏剧舞台拉开了帷幕,屋子内的喧闹声消失殆尽。于是一场壮观的盛会开演。三名肩上扛着火枪的侍卫打头阵,紧随着传达员、膳食总管、由贵族侍从组成的大队、监管员和膳房重要工作人员,最后由饮食官员端着首轮菜肴静候国王。

在侍卫长的通知下,国王伴随着其家庭成员终于登场了。国王身后站立着十多位人士,其中有王宫总管、医生、外科医生、音乐大师等。这些人一举一动都极其小心,尤其是负责搬动座椅者责任重大,国王的座椅究竟该靠前点还是靠后点,这可是门技术活。
餐前祝福经念诵完毕,宵夜终于开始。桌上餐盘的摆设如同凡尔赛宫的花圃那样规整有秩。在那个时代,视觉上的精致被放在了首位,宴会必须优雅,浓汤必须散发着光泽,即使是色拉也要修饰美化一番。不过,这样一场美食盛典只持续不到45分钟。

午夜梦回也不怕肚子饿
从1670年起流行的半夜餐(médianoche)对于朝臣们来说也十分重要。这一优雅的点心餐,标志着从守斋日(jour maigre)进入不忌斋的日子(jour gras)。在当时,差不多有一半的日子属于守斋日。
半夜餐过后,国王终于可以睡觉了。寝宫的侍童会为国王准备备用的饭菜,以防国王深夜饿醒。

拥有好胃口是国王应尽的义务
如果国王骨瘦如柴,那以美食展示王权的战略就无法实现。因此,拥有一副好胃口成了国王应尽的义务,以显示国王强壮的体魄。当时,人们普遍认为王权与国王本人的身体息息相关。如果国王身体强健,则国家也会一片欣欣向荣。

留存至今的许多文献记载了当时王室成员暴饮暴食的一面,甚至对食物呈现一种几近病态的狂热迷恋。

亨利四世每年“吃掉”的食物达到50万斤,他的孙子——路易十四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每年要浪费超过200万斤食物。想成为太阳王,首先得做个“大胃王”

路易十四的弟媳伊丽莎白-夏洛特(Elisabeth-Charlotte de Bavière)称曾见到路易十四吃下四盘浓汤、一整只野鸡、一只山鹑、一大盘色拉、一些羊肉、两大块火腿、一盘甜点和一些水果和果酱。

凡尔赛宫记录官圣-西蒙公爵(Duc Saint-Simon)认为,贪吃是波旁王朝家族的特征。他曾目睹路易十四的弟弟大口吞下一个火腿、十二只山鹬、一大锅白煮肉,以及果酱和蛋糕。

路易十四的儿子也喜欢狼吞虎咽地大吃大喝,最终死于消化不良,享年50岁。至于路易十四的侄子,也就是伊丽莎白-夏洛特的女儿,更是吃货中的吃货。她曾因大口吞下过多甜食以至于昏厥。
记录官留下的这些拉伯雷式的描写起到了一定的宣传作用。其实,王室成员的大胃口可能部分是由于猖獗的肠虫在作祟。

没胃口也要继续扮演“大胃王”
路易十四到了后期几乎不喝酒,即使喝葡萄酒也需要掺很多水。至于国王的牙齿更是惨不忍睹。1685年,也就是路易十四47岁时,他拔去了上颚的所有牙齿。到了50岁,他口中的牙齿所剩无几。因此,国王特别钟爱容易吞咽的色拉、蔬菜和水果,如豌豆、芦笋、草莓等。
国王还特别要求凡尔赛宫菜园和果园的总管拉坎蒂尼(Jean-Baptiste La Quintinie)想办法,保证一年四季都可吃到他钟爱的蔬果。这种对时令蔬果的追求与斋戒日禁止肉类并不违背,但这与苦修精神相去甚远。

不过路易十四所剩无几的牙齿对消化的帮助并不大。即使通过通便、灌肠、放血和禁食等方式也没法阻止国王患上糖尿病。

在Marly城堡,路易十四终于可以在朝臣的限制下喘口气,用餐仪式被减轻,同时,路易十四的胃口也变小。王室开始不再向公众公开用餐。路易十四的弟媳伊丽莎白-夏洛特写道,“晚上,我和国王一起吃夜宵:我们一共5到6人在餐桌边,每个人自顾自吃着自己餐盘里的食物,没人说话,像在修道院里一样。” 

圣-西蒙公爵也写道,“国王极尽所能表现出很有胃口的样子,也极力展现自己正在吃东西。”到了1715年,路易十四已几乎没什么食欲,直到离开人世。

(英伦圈推荐,刊载自圈哥小伙伴“欧时大餐”oushi1983,作者:子正,编辑:靖树,转载请注明)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