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星座的巴黎故事——金牛座的黎别梦

想法 2018-05-16 00:45:28
  • 0
  • 892
  • 0
  • 0
  • 0

仅以此文献给我记忆里那个沉默而倔强的金牛座,那个曾在巴黎默默奋斗而又无声无息离开的她,还有那在我脑海中渐行渐远的倔强而坚强的身影......

五月的巴黎如同第一缕从春天穿越到夏季的阳光,温柔而和煦,热烈而不失婉约,洒在身上暖暖的,刚刚好,柔美的天气就如同金牛座温厚的性格令人暖洋洋的。对于生活在巴黎的人来说,五月算是一个轻松的月份,因为五月有四个法定假日,还包含母亲节和5月20号这些浪漫的日子,这似乎也契合了金牛座“爱与享受”的特质。


“我选择沉默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从话语中,你很少能学到人性,从沉默中却能。假如还想学得更多,那就要继续一声不吭。”——三岛由纪夫


在十二星座中凡是长角的都有个倔脾气,白羊如此,摩羯座如此,金牛更是如此,他们一旦拿定的注意,就会很快对自己的想法形成一套逻辑自洽,能够自圆其说,往往听不进别人的劝,有着即使撞南墙也要将一切进行到底的决心。这种特点往好里发展在事业上可以称之为“毅力”,在感情上可以称之为“长情”,在不理解他们的人的眼中则是“死心眼”“爱钻牛角尖”

姓名:牛儿

性别:女

星座:金牛座

学历:巴黎某公立大学

专业:艺术评论

 突然的离别 

2016年4月我从朋友圈得到的一个消息:牛儿离开了这个世界。而我看着朋友圈里她黑白的照片,实在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下个月就是她30岁的生日了,她说她毕业就要回国好好去生活,去恋爱,一切怎么这么突然?我翻看着我和牛儿最后发的微信,明明两个月前我们还相约有空出来喝杯咖啡。

 

我立马拨通发这条朋友圈的朋友的电话,朋友说她也是今天刚刚得到这个消息,我心中某个角落瞬间坍塌了,我讲不清楚,也无法描述那是怎样一个角落,总之塌落的碎石把我的心堵住了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直到如今也没缓过来 ……

 恍世如梦 

我认识牛儿那年,她17岁,我还在国内上高中,那年大街小巷都放着梁咏琪的短发,表妹介绍说她是我们班的梁咏琪,我还记得初次见面:她站在学校的阳台上神情带着几分懵懂,灿烂的笑着,高高的个子很瘦很白,留着一头短发,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很安静,阳光洒在她的脸庞,我觉得有些耀眼……



国内本科毕业后我想出国看看,因为学艺术便选择了法国,刚到法国被中介骗到法国南部的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城市,住在又脏又破满是蟑螂的小公寓里,小公寓地处小镇治安不好的小区,每天下课回家都会有一群无业小混混朝我们说脏话或吹口哨,有时他们看到落单的姑娘还会冲上来动手动脚,所以大家回家不得不结伴而行……


而这一切还不是最糟的,我最受不了的是这个人口不多的小城市每天7点以后所有的商店都关门,周末更是除了麦当劳连餐厅都关门,整个城市死一般得寂静,这种寂静在国内从未有过,在法国我才发现安静竟然会让人打心里的恐慌


那时我在国内也就突击学习了3个月法语,在法国算是半个哑巴,基本表达都是个问题,更没能力自己找房子离开那个小镇,有几个一起来的姑娘撑了不到一星期就哭着回国了,可我不甘心就这么回国。 



听表妹说牛儿也在法国,她已经来法国已经一年多了,我试着联系了她,竟然得到回复,她就住在旁边的城市,我决定去看看她,其实我只是想找个人聊聊。现实的法国和我想象中差距太大了,那不是香水的故乡吗?而我看到的却是满地狗屎,和死一般的寂静


牛儿在蒙彼利埃的火车站接我,她似乎又长个了,至少1米75了,她的头发已经由短发长至及肩,依旧不爱说话,腼腆地笑着,而她的眼神少了当初的懵懂,多了几分忧郁,虽说我们并不熟,但他乡遇故知也算是件幸事,那天牛儿带我去吃了顿法餐,那是我来法国第一次好好地吃顿饭,看着牛儿娴熟的用法语点菜,我还羡慕起来,心想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把法语讲好。



吃完饭后,她带我来到蒙彼利埃的海边,海边附近有一个酒吧,从酒吧传来一阵阵音乐,人们在酒吧的露台上跳着舞。夏季的海风温柔而又湿润,我摆脱了近日的紧张,深深的呼吸着海边微咸的空气,第一次感受着法国海岸的美,牛儿竟从包里取出一支烟,娴熟的点燃,默默的吸起来。

“你开始抽烟了?”

“嗯,在法国太寂寞了。自然就学会了。”

“没找个男朋友吗?”

“最近刚散了,来法国后总有飘的感觉,不知道下一刻自己会在哪?自己不稳定,也不想太投入到一段感情里。”

“是啊,我也没想到法国的生活竟然是这样,我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

“刚开始都这样,熬过去就好了,我马上要去巴黎了,我被巴黎的一所大学入取了,那里热闹一些,那里才是法国。”


说到巴黎,她的眼神飘过一丝兴奋,我从那时起也对巴黎生出一丝好奇。短暂的相处后我便回到那个寂静的小城市,虽然和牛儿也没谈什么大道理,但我知道在这里有和我一样在努力生活的人,我便不再感到孤单,也安下心来,好好学法语争取离开这个僻静的小城。


后来我顺利考进了布列塔尼美术学院,虽然没去成巴黎,但2009年微博开始流行,我和牛儿在微博上保持联系,看着她拍摄巴黎的天空和美食,发表着对生活的小感触,只是从她的字里行间总感到一种莫名的孤独。金牛座性格温柔沉稳,被金星守护的他们大都有良好的审美和一颗文艺心,金牛座的感情虽然不如白羊座般强烈,但却细腻而长情,能够沉下心对生活进行更近一步的观察和理性的思考。

 相遇巴黎 

2013年底我毕业了,终于来到了巴黎,虽然拿了一纸文凭,但巴黎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但面对浪漫而艺术的巴黎却未曾感受到半分的浪漫,因为不想管爸妈伸手要钱,所以看着账户里的钱一点点消耗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我暂住在一朋友家,朋友家也就一间房,而朋友正处于热恋期,我的处境很是尴尬,当朋友和男友浓情蜜意时,我也就只能去街上溜达。



巴黎的房子,真心不好找,网上的房源不是贵就是位置差,要不就是要收高额的中介费,白天我焦头烂额的找工作找房子,晚上总也睡不好,我感觉自己在一点点接近崩溃的边缘。


为了能得到更多房源的消息,我把巴黎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联系了个遍,大部分人都敷衍地答应,我也明白大城市的时间生活成本,使人不得不渐渐麻木,非亲非故没有人有义务帮你。


知道牛儿也在巴黎,但看她的朋友圈最近的一条是:心情不好,消失几天。我还是硬着头皮给她发了条微信,几天后她联系我出来吃顿饭。

见到牛儿我有些认不出她了,毕竟我们自从蒙彼利埃那次见面后很再没见面,她已经长发及腰,一双大眼睛用眼线简单的勾勒,显得更加明亮深邃,她穿了件黑色大衣,披了条厚厚的围巾,一身颇有巴黎味道的搭配,唯独左手手腕缠着一串暗红色的佛珠。




聊了一下近况,她还再上学,我有点惊讶她比我早来法国两年,但她怎么还没毕业?她说因为一直打工,这些年她都是自给自足,几乎玩遍了欧洲,没向家里伸手要过钱,不过她晚上在餐馆打工白天上学,也确实有些影响学业,所以复读了几次,今年决心一定要毕业啦。一个女孩子靠自己在巴黎工作、学习、生活着,表面的潇洒和实际的艰辛我可以体会到。我自己也是身无居所,各种无奈,我便提了一下自己目前的情况,问她有没有合适的房源。 

“好的,我帮你问问我朋友们。” 牛儿眉头紧蹙。
“谢谢啦。”我的心里升起一丝暖意,却也没报太大希望。

接着又过了一个星期,我整天出去看房鞋子都快磨破了,巴黎的地铁图熟的都印在了脑子里,但依旧没找到合适的房子,就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接到了牛儿的电话,她说她问遍了自己所有的朋友,正巧有人要回国,她便帮我把房子定下,我立马约下时间看房,看了房子发现地点安全价钱合理,很快就租了下来。托牛儿的福,我也算在巴黎有了安身的角落。


从此我对牛儿便怀着一丝感激,在巴黎能陪你出来吃饭的酒肉朋友从来不缺,而走心的朋友却真不多,这种朋友往往可遇不可求。靠谱也是金牛座的一个特点,凡是金牛答应你的事,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做到,金牛座的朋友虽然不多,一旦被金牛座放到心坎上的,它将会用一生去证明值得。

迟到的咖啡

随着在巴黎的生活稳定下来,在法国的这些年,每年都会送别回国的朋友,我和牛儿却在巴黎坚持下来,这些年忙碌的生活使我们见面不多,却依然保持联系。


有一次她说她痛经痛得很厉害,疼的站不起来,我说陪她去医院看看,她笑着说她感觉她病了,她会不会要死了,我说胡说,我们还这么年轻,别想太多。


后来她打电话说,去医院检查过是痛经,另外胃里有些小毛病。我想在国外一个人生活,胃多少都有些小毛病,我也没放在心上,劝她多家休养。

她依旧在微博和朋友圈发着略带忧伤的句子和色调偏冷的照片。牛儿是典型的金牛座喜欢旅行和美食,她去过那些美丽的欧洲城市,品尝过巴黎几乎所有知名的餐馆,她说她很感激在巴黎的这些年,那些孤独而又快乐的日子


2015年11月巴黎恐怖袭击,大家都在朋友圈,微博报着平安,接下来几次连续性恐袭让我们这些身处异国的华人与学生也时常感到紧张。牛儿学校附近也发生了袭击,我们互通电话,她说放心一切都好,改天出来喝咖啡,她听出我一直在咳嗽,她严肃地说“你一定要去看医生”,我笑着说“没事死不了”,她语气有些生气地说“我不会和对自己不负责的人交朋友”,我急忙说“一会去看病的”。



最后一次见面,我们相约去吃她最爱的抹茶蛋糕,再次见到她,她瘦了不少,我们聊起她最爱的日本文学,聊起她爱的村上春树,我说村上春树的文字总浸泡着压抑和忧伤,她说她就喜欢村上春树那略带悲凉而又积极的人生态度,她看村上春树的书感觉这个世界上有人能懂她,她拿出《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这本书,她说你拿去看看吧,这本书支持着我在困境中前进。她说今年毕业后她会回到中国,十年的法国生活她已经知足。


2016年春节,我看到牛儿在微博上发了一组独自在西安旅行的照片,一路上她似乎都开心而满足,我发微信给牛儿祝她新年快乐,她却一直没回,我想也许是回国太忙吧,也没在意,等回法国再相约去喝个咖啡。谁会知道这是我们最后的联系,4月便在朋友圈看到了她去世的消息。



我不知道,牛儿是从什么时候起就知道自己已经病重。她的不告而别对我来说是残忍的,我甚至有些自责没有从我们的联系中的蛛丝马迹中察觉到,她病了,病得那样重,就这样无声无息地从我的生活中消失,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我们这些朋友如此的决绝,不让我们陪伴她最后的时光。


难道是金牛座最后的深沉,这种沉默的力量太大了,我有些承受不起,从17岁留着短发眼中闪烁着迷茫到如今眼神忧郁长发及腰,从中国到法国,从青春到成熟,我们一路走来见证着彼此的成长,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命运无常,死亡是如此的突然而决绝,它没有给我丝毫的喘息和准备。




后来听国内的朋友说牛儿春节回国检查身体时发现已经是胃癌三期,她没有通知任何朋友,所以没有人知道她即将离开,如今翻开她最后一条微博,会看到下面有很多朋友的留言,是朋友们对她离开后迟到的告别。


听说在最后的阶段她只让妈妈陪着自己,也许她也想用最后的时间陪陪一直无法陪伴的妈妈。我翻着她的微博,她微博的签名改为“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最后的几条微博中有转发三岛由纪夫的句子“我选择沉默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从话语中,你很少能学到人性,从沉默中却能。假如还想学得更多,那就要继续一声不吭。


看似沉稳的金牛座内心大都有一丝叛逆。那种不容分辩的固执正是对人们眼中墨守成规的乖孩子形象的一种抗争,我想牛儿最后的沉默大概是一直温柔的她对无常命运的一次抗争,是她对生活最后的叛逆。



面对死亡,学会告别,是我们每一个人逃不过的一课,也是我们应该正视的生命课题,牛儿用她的方式向我告别,用她的生命给我上了一课,我想:不打扰,也许是她对朋友们最后的温柔。她借给我的那本书《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依旧躺在我的书桌上,我想也许她早做好告别的准备,她说过这本书支持着她在困境中前进,看着这本书,我不禁与不告而别的牛儿和解了,这也许便是最好的告别



2017年回国后我给牛儿写了一封长信,晚上在十字路口的路边朝她家的方向插了三炷香,划了根火柴把那封信连同纸钱一起点燃,火苗贪婪的舔舐着那些纸,一阵凉风袭来卷起那零星的燃烧着的纸屑,它们像红色的萤火虫在夜空中飘舞闪烁着,我伸出手撩开飞向我的纸屑,小小的火星燎到我的手指我感觉到一点刺痛,牛儿大概会收到信,我相信……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和牛儿进了一家咖啡馆,她依然美丽,长发及腰,我们各自点了咖啡,喝完咖啡后像往常一样笑着告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注:图片均由圆尔摩丝/脏儿拍摄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