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中心被毁,政府仍旧沉默,起义氛围浓厚,法国能否平稳度过12月?

想法 2018-12-03 21:48:40
  • 0
  • 157
  • 0
  • 0
  • 0


自“黄马甲”在整个法国发起堵路游行”(点击阅读)后,接连三个周六(11月17日,11月24日,12月1日)都成了黑色星期六”(点击阅读第二波游行)。2018年12月1日,“黄马甲起义”卷土重来,愈演愈烈。据内政部统计,截至当天午夜,全国约有7.5万人参加抗议,造成包括17名警察在内的110人受伤,1人死亡,并有至少378人被逮捕,其中有33名未成年人。


黄马甲大闹首都心脏地带


由于“黄马甲”(Gilets jaunes)们在脸书上提前预警了12月1日要进行“抗议游行第三弹”,政府在事发前早已在香街部署严密的预防措施:禁止机动车通行,只允许行人进入,同时加强“有系统的”身份检查。然而巴黎游行者的愤怒和冲动还是超出了人们的预期,“黄马甲”运动俨然成了一场暴徒式的打砸抢烧!烧车、袭警、堵路、登顶凯旋门示威,香街进不去,就把星形广场搞得一片狼藉……

凯旋门附近“怒火”冲天,场面混乱

© Yann Castanier - Libération

被烧毁的不仅有私家车,警车也未能幸免 © LE MONDE

烟雾弹弥漫星形广场 © Yann Castanier - Libération

警察被喷黄漆 © Yann Castanier - Libération

被“黄马甲”袭击的警察 © Yann Castanier - 

Libération

“黄马甲”登顶凯旋门示威 © TF1


“黄马甲”在凯旋门表凯旋决心:“黄马甲将凯旋”

© Le Point -Tweet

凯旋门地下被砸得体无完肤,部分黄马甲冲进纪念品店挑挑拣拣 © eha_news - Twitter

凯旋门下被敲坏的雕像。记者评论: 破坏的雕像是游行激化的象征,同时显露出游行的部分盲目 © jmsardo - Twitter

香街旁的商铺被打劫 © Yann Castanier - Libération


12月1日晚,黄马甲在强拆杜乐丽花园的栅栏时,将一名游行者砸伤,使之陷入昏迷,已被送医急诊。

强拆时误伤自己人的黄马甲 © LE MONDE


此外,巴黎“富人区”16区遭严重破坏,“黄马甲”在游行示威地段不断破坏公共财产、公司财产以及私人财产,打砸巴黎银行(BNP)、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 和Chaabi bank等多家银行机构,16区的香奈儿(Chanel) 新店橱窗也被砸毁强拆。

几个黄马甲闯入私宅放火 © LE MONDE

为了自保给橱窗模特穿上黄马甲的婚纱店 © eha_news -Twitter


外省黄马甲亦不消停


里尔第三轮示威人数达2500人,远超前两轮人数。

人群中的标语写道:“穿或不穿黄马甲,都事关所有人!” © 20 minutes Lille


马塞和艾克斯的黄马甲“堵路”热情丝毫不减。

两地抗议者 © La Provence


还有媒体拍到,小城Narbonne(纳博讷)的抗议者用吊车吊着烧着的汽车撞向收费站,旁边不时有叫好和欢呼声。

 © eha_news - Twitter


黄马甲引起政要高度重视



12月1日事发当天,多位法国政要在推特上纷纷表达了愤慨,并表示不可容忍暴力


当日还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参加G20峰会的总统马克龙,事发后立刻在推特上发视频表示了对今天巴黎“黄马甲”暴行的愤慨:“我始终尊重抗议,我一直倾听反对意见,但我从不接受暴力。

© Emmanuel Macron - Twitter


前总统奥朗德也于事发当日(12月1日)发声:“今天在巴黎发生的暴力行为是不可接受的,不可容忍的,卑鄙无耻的。他们必须受到严厉惩罚。 除了严重损害国家形象之外,他们无可辩白。

© François Hollande - Twitter


内阁部长Christophe Castaner与维护秩序的警察们一一握手:“我想向那些保护抗议者的警察致敬,并向他们表示感谢”。

© Christophe Castaner - Twitter


玛丽·勒庞当天则是发推文煽动法国女抗议者,拯救这些被剥削的人:“黄马甲运动中众多的法国的女性应该质问政府。为了拯救被降级和剥削的人民,我们,我们的母亲,我们的姐妹,我们的女儿,都站起来!

© Marine Le Pen - Twitter


事态持续发酵,马克龙政府陷入危机


马克龙结束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行程,于“黄马甲起义”次日(12月2日)回到巴黎后,便即刻赶往凯旋门所在的星形广场进行视察,此时的首都已是满目疮痍。马克龙对此次事件中维持秩序的警察致以敬意,并对遭到破环的商家表示遗憾。但这并不能减弱黄马甲们的怨愤,周围不断响起口哨声和让马克龙下台的呼声。

© LE MONDE

马克龙向警察和消防员致谢:“谢谢。” © Emmanuel Macron - Twitter


黄马甲被法媒成为“革命者”,此次暴动的情形让人想到了1968年春天法国发生的学生运动——五月风暴


马克龙在ins上表示:这次时间与和平表达合理愤怒毫无关系,暴力犯罪者并未希望有任何改善,他们只想制造混乱。

© emmanuelmacron - instagram


马克龙政府12月2日周日于爱丽舍宫紧急召开政府紧急会议。马克龙表示希望Christophe Castaner进一步思考未来几天需要维持社会秩序的必要性。他还请总理爱德华·菲利普接见“议会中的党派领袖和抗议者代表”。

© HuffPost


面对黄马甲“马克龙下台”的呼声愈演愈烈,2016年大选落选的勒庞和梅朗雄又再次被民众期望参与竞选。

© franceinfo - Twitter


勒庞亦有蠢蠢欲动之心,发推文称马克龙是个固执的小屁孩(gamin buté),说他不听取人民的声音。

© Marine Le Pen - Twitter


黄马甲底要什么?


黄马甲的怨愤不止在于燃油税和环保税,而是他们认为马克龙在竞选期间并未将提税的事情列入总统计划,马克龙的提税政策让法国民众感觉受到了深深的欺骗

© Liération - Twitter


然而由于“黄马甲”行动没有明确的领袖和组织,任何人穿上车上必备的安全背心就可以参与,因此运动从带有明确政治目的的和平游行,逐渐开始失控。他们当中有些人站在路上却不知道要干什么,还有一些则披上“黄马甲”就开始肆无忌惮施行暴力。

法国媒体捕捉到当天香街一头举横幅和平抗议的黄马甲,和香街另一头凯旋门附近暴力横行间的反差 © BFMTV

在凯旋门下无名军人墓周围合唱法国国歌《马赛曲》的和平派黄马甲们,他们以这种方式保护火焰和墓碑不被打砸分子破坏 © LE MONDE


让一些当地媒体担心的是,这次运动已经形成一种起义暴动的氛围,而原本不是"casseur"(破坏者)的一部分黄马甲,也开始在这种气氛下开始使用暴力了。

墙上出现了无政府暴力集团“黑块”❤黄马甲的涂鸦 © ferrerbartomeu - Twitter


黄马甲运动很可能还会持续下去,目前已有许多组织者在脸书上继续发起第四波运动,声称:“革命!

黄马甲组织者脸书截图


脸书上已各种名号发起本周六12月8日的游行,甚至已经有“行动5:圣诞黄马甲”出现了


据报道称,受法国黄马甲运动的影响,隔壁的比利时和荷兰也发起了黄马甲运动,整个欧洲的黄马甲们都蓄势待发了吗?



事情将会如何演变下去?马克龙政府是否能够度过此次危机? 恐怕黄马甲自己也未必猜得中结局。


参考来源:

https://www.lemonde.fr/societe/article/2018/12/02/gilets-jaunes-apres-les-violences-du-1er-decembre-le-gouvernement-face-a-une-crise-majeure_5391627_3224.html

https://www.liberation.fr/checknews/2018/12/02/le-gros-mensonge-de-wauquiez-a-propos-du-programme-de-macron_1695540?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Twitter#Echobox=1543763057

https://www.20minutes.fr/societe/2385687-20181202-blocage-gilets-jaunes-emmanuel-macron-arc-triomphe-reunion-crise-elysee-suivez-journee

封面图 © yahoo news

文章头图 © LCI



- END -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