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政策反馈不佳,“黄马甲”并不买账,第五轮运动势在必行?

想法 2018-12-13 00:24:34
  • 0
  • 419
  • 0
  • 0
  • 0


2018年12月10日法国时间20:00,法国总统马克龙进行了13分钟的电视讲话,首次正式回应已持续4周的“黄马甲”运动。他推出了一系列具体政策,然而似乎还不能满足不满民众的普遍要求,很可能无法阻止黄马甲的第五轮游行。


马克龙的回应“黄马甲”要求的政策主要有三点:

 

1. 2019年(下个月)起,每一名员工的月最低工资(SMIC) 增加100欧元,且雇主无需为此付钱,由国家承担;

 

2. 2019年起,员工的加班费无需被扣税;同时马克龙希望所有有能力的公司为员工支付年终奖,且这笔奖金也无需被扣税

 

3. 对于月退休金低于2000€的退休人员,2019年将不再提高他们的社会普摊税(CSG)


但在宣布这些政策的实施细则的同时,对于黄马甲要求的恢复巨富税(ISF),马克龙没有让步

 

他认为如果大公司因此而离开法国,是对国家财力的削弱。对于那些投资国家经济并创造更多工作岗位的富人,这项税费被取消,而对拥有房产的富人保持税收。他还会在本周召集大公司高层,共同商议决策。

说到这些“利民政策”时,马克龙轻声细语咬字清晰,似乎极尽全力“安抚民众” © RTL


据统计,这次电视讲话共有2300万电视观众收看,比今年世界杯决赛的收视还高,这还没算上广播听众的数字。然而这次万众期待的讲话反馈却并不乐观,“黄马甲”们多数并不买账。



黄马甲回应:骗人的把戏


根据民意调查中心Odoxa今天的调查结果,这些政策还是获得了不少民心:55%的人支持免税年终奖,61%的人支持最低工资增加100€,70%的人支持取消低退休金人员的CSG,85%的人支持免税加班费。


不过还是有59%的民众并不信服总统,继续支持“黄马甲”,但支持率比起第一次黄马甲运动之前的66%降到了54%。

Odoxa的统计图例


根据《世界报》对一部分“黄马甲”的采访,大部分受访者都感到失望。

 

一位纪龙德地区46岁的“黄马甲”Lionel说:“这就是海里的一滴水。我们亲爱的总统想重建共和国秩序,但代价是多少?我们还会再见到战争的伤口,因为我们要表达不满!”

 

已参加两周游行的55岁自行车修理工Thierry评价:“虚张声势,广告效果,避重就轻,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挑衅。”

 

塞纳河畔伊夫里的邮政人员Nadine认为:“小‘马努’(马克龙的绰号)终于明白真正的生活,但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来理解和吸收,并给出真正的措施,才能让每个人都能从中获益……好吧,周六香街第五轮游行见!

马克龙发言前的讽刺画:对于长棍价格、油价和最低工资,马克龙表示“这些可笑的数字都那么接近” © Sanaga



黄马甲各自为战,

总统措施仍旧“脱靶”


上周六(2018年12月8日)的第四次黄马甲游行,规模与第三次相当。全法共有13.6万人参与,巴黎有近万人参与,全法共逮捕2000多人,其中1700人被拘留。而官方这次派出12万警力,采取了一系列提前控制可疑分子的“预防措施”,并首次动用了装甲车(VBRG)。全国共264人受伤,其中一名女孩在巴黎“混战”中失去一只眼睛,而波尔多激烈对抗中,一名记者被飞来的手榴弹炸掉一支手臂。

一位手无寸铁举着双臂的抗议者被闪光弹正中下腹


尽管“小马哥”在这次游行之后做出的反应对于法国政界来说已经是迅速切实了,但由油价上涨引发的黄马甲运动,游行目的早就不是针对某一项价格上涨,而是对马克龙“保护富人”,工资不涨税反增的社会现状导致的愤怒大爆发。昨晚马克龙宣布的政策在不满的人群看来,仍旧是用一点甜头来掩盖其不想触动富人阶级的本质。


一位接受采访的54岁残疾妇人SAMY哭诉:“我曾经给他投票,我相信他和他的计划,但我支持的不是他现在的这个阵营。选他不是为了让穷人更穷的,我们比以前的花销更多,汽油、电费,所有的税都涨了。”

© Le Média


接着她又慷慨陈词:“最低工资就应该升到2000欧!无论是什么学历,什么社会状态,只有这些钱才够我们好好生活。我们支持环保,但穷人没办法再为环保掏钱了。”

© Le Média


除了SAMY,Le Média 还采访了不少黄马甲,可以发现他们来自不同阶级,但对于马克龙这种“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模式感到不满,认为最该、最有能力为社会出力的富人没能尽到对社会应尽的责任。


一位5个孩子的妈妈说:“我不担心油价,我都没有车。每到月末我们就为吃的发愁。有一天,我儿子对我说,‘马克龙是个坏人,我们没法出去吃饭是因为他把钱拿走了。’这很可怕。有5个孩子的家庭没法找廉租房,我们每个月要付800多欧房租,还不含杂费,我们怎么活?”

© Le Média


一位中层阶级的先生说:“我不是很有钱,但我也不穷,我过得很好,不用为工资担心,但我要为了所有人出来游行。我们社会未来的不确定性让人担心,而现在这种偏袒巨富阶层的政策是不行的。”

© Le Média


另外,许多人认为马克龙如今的政策和上台时的宣言有出入,“受骗上当”的心情更是导致民愤。


最近推特上被转发许多次的“黄马甲官方宪章”中包含25条具体诉求他们要求提高至少40%的最低工资;增加公务员职位,用于提高交通、医院、学校等公共服务质量;增加500万廉租房;立刻停止私有化和回收高速公路等公共设施;立刻退出“北约”并停止派兵参与侵略战争;停止侵略非洲,以及对其政治、军事干涉;停止接待移民潮,等等。相较之下,马克龙的政策可谓是杯水车薪

他们在经济、政治、健康、环保、地缘政治上有非常具体的要求



各界反应不乐观


而各政党对这次发言的表态也都比较负面。

无论左派右派,都不满意 © Lemonde.fr


右派认为马克龙这次的“判断正确”,但可惜他并没能降低人民的消费,提高最低工资反而是让法国社会收入水平向最低工资靠拢,还有右派发言人比喻他“就是乐于给生气的法国人民撒点面包屑”。

 

左派则批评马克龙保护富人,左派代表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 仍旧称他为“富人的总统”,指出“他所宣布的所有措施,都是由纳税人和上了社会保险的人来支付,而大财团和获利者却无需承担这些责任。” 因为“上涨的最低工资全部来自税收,却不恢复巨富税”。同时他确定国会支持抗议者,且部分抗议者提议本周六再次游行。

《解放报》头条讽刺:“我有点懂你们了。” © Libération


另外,德国和比利时对马克龙这次的“妥协政策”表示担心,因为最低工资的上涨由国家负责,而这笔费用很可能超过超过《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3%国家赤字到时法国将和意大利一样,不再是能拯救欧洲和欧元区经济的一份子,而成为一个经济威胁



或许对于马克龙来说,这次政策已经是他极大程度做出的努力,如同政府发言人本杰明·格里沃(Benjamin Griveaux) 所说:“全国和解不可能在几个月间就实现。”


面对愈发难以控制且“劳民伤财”的“黄马甲”游行中迫切而又繁杂的各项要求,为了安抚民众情绪而推出政策却引发的“威胁性”赤字,以及保住能为国家经济带来贡献的大财团而爆发的巨大负面舆论,被多方牵制施压的马克龙总统,想要在其中做出平衡也确实不是易事。

前前任总统萨科齐:我可能得回来。 © BFMTV - Twitter


参考来源:

http://www.lefigaro.fr/politique/le-scan/2018/12/11/25001-20181211ARTFIG00094-macron-n-a-pas-seduit-une-majorite-des-francais-mais-le-soutien-aux-gilets-jaunes-s-effrite.php

https://www.lemonde.fr/politique/article/2018/12/10/discours-de-macron-des-mesures-jugees-insuffisantes-a-droite-comme-a-gauche_5395544_823448.html

https://www.lemonde.fr/politique/article/2018/12/11/gilets-jaunes-les-choix-de-macron-inquietent-berlin-et-bruxelles_5395713_823448.html



- END -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