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350年前预言了“黄背心”和马克龙?!暗指法国人是蠢驴?

想法 2019-02-01 00:09:34
  • 0
  • 689
  • 0
  • 0
  • 0


因《乌鸦和狐狸》而闻名于世的让·德·拉封丹Jean de La Fontaine在350年前就预言到了如今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与马克龙之间的较量 ?!


听起来虽有些不可思议,这却是法国《观点报》(Le point)近日推出的一篇十分严肃的报道:于1668年首次面世的《拉封丹寓言》(Fables de La Fontaine)在其第11卷中讲述了一个《驴子和它的主人》L'Âne et ses maîtres的故事。其中,一直抱怨劳动条件太差的驴子总认为“别处的青草更绿”,不停要求更换主人,最后朱庇特神不得不出面干涉但也难以让驴子满意。


笔者读完故事一回味,发现三个多世纪前诗人笔下的驴子和朱庇特,当真与现在的“黄背心”和马克龙有着某种特别的“神似”。

 

让·德·拉封丹肖像



《驴子与它的主人》插画

 

自马克龙执政以来,他一直赋予自己“拯救世界”、“改天换地”的新总统形象。年轻的他也因为“缺乏经验、脱离民众”,被法国及世界媒体扣上了“朱庇特式”总统的标签。朱庇特是罗马神话的众神之神,在希腊神话中称为“宙斯”,高高在上,无人敢挑战。读完《驴子与它的主人》的故事,驴子、朱庇特和“黄背心”、马克龙之间的对应关系就分外直接明了。从萨科齐到奥朗德,再到马克龙,法国换了几届总统。2017年,受够了传统政党领导的法国人选出了非左也非右的“草根”马克龙,但这次他们还是不满意。《观点报》指出,拉封丹通过一个简洁的故事,让人在幽默与不恭的语言中读出了贪欲的可怕。诗人似乎在350年前预料到了眼下的“黄背心”危机和马克龙的无奈。这篇名为《马克龙、法国人与“黄背心”:拉封丹早已预见一切》Macron, les Français et les Gilets jaunes : La Fontaine avait tout vu的文章似乎暗指“黄背心”就是故事中那头贪心不足的“蠢驴”。

 

此文一出,法国网友立即炸了锅。有人在文后称赞《拉封丹寓言》精辟,预见了未来,并引用前总统蓬皮杜的名言“一切尽在拉封丹”来自嘲法国人“天生爱抱怨”的特性。也有人认为,说这个故事预言未来纯属“意淫”式的一派胡言,敢于革命的法国人还曾让国王上了断头台,“黄背心”的抗议并不过分。

 

法国媒体经常将马克龙神化为朱庇特


法国“黄背心”究竟是不是永不知足的“蠢驴”?我们无法让拉封丹穿越到今天给出他的观点。但是法国新近被两家权威机构评为“博爱冠军”以及“公平冠军”事实似乎也说明了法国其实已经做得很不错,有些人真是有点儿“太矫情”。

 

首先,跟据BFMTV电视台报道,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CDE1月23日公布一份研究报告指出,2018年法国在退休养老、卫生、家庭、就业方面的公共社保开支占法国国民生产总值的32%,这让法国连续5年在社保开支方面稳坐世界冠军宝座。


公共社保方面的毛开支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32%,让法国将传统“福利标杆”如瑞典(26.1%、)比利时(28.9%)和芬兰(28.7%)等国甩在后面。韩国(11.1%)、智利(10.9%)和墨西哥(7.5%)位于这个排行榜的最后。


诚然,法国并不是在所有的开支项目上都拿了第一。在卫生保健方面的开支占国民生产总值的8.8%,领先美国和德国。在退休养老方面的开支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3.9%,位居第三。在资助就业年龄人口(失业、无能力工作、家庭补助金)方面排名第七。但是如果把私人社保开支和各国的税务影响也纳入统计范围,法国的“明确社保开支”仍然是世界第一名。这充分体现了法国将税收用于社会保障的“博爱”共和精神价值。


各国社会公共社保开支比例排名

 

不光博爱,在打击社会财富差距领域中,法国其实也是个“优等生”。据英国《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周刊最新一期公布的数据来看,法国在打击社会不公方面的成绩比瑞典还突出,是欧洲的“公平冠军”《经济学人》周刊指出,虽然很多“黄背心”希望政府能够恢复“巨富税”。但目前最富有的1%的法国人在税前的总收入低于最贫穷的50%,这个数据自1995年起就几乎没有变化。而根据乐施会本月发布的报告来看,美国首富只需割舍其1%的个人财富,就能撑起埃塞俄比亚全国的公共卫生支出。美国最有钱的400名富豪比全国非裔家庭加在一起还要多。


另外,据《挑战》Challenges杂志报道称,法国对财富再分配一直实施更加平衡的政策。由于高税收和众多社会福利,法国是最能减少不平等的欧洲国家。据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统计,在征税以前,全国收入最高的10%的家庭比最低的10%要高出22倍,但借助税收和社会分配,这个差距减少到6倍。经济学家皮萨尼 - 费里指出,尽管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法国家庭的实际收入在2007年至2017年间增长了8%,比许多其他欧洲国家更多。因此“黄背心”的购买力压力原因不在于平均工资的停滞,而是法国社会流动性的缺乏和不灵活。


看了以上数据,您作何感想呢?法国人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的“驴子”吗?“黄背心”又是否“造反有理”?欢迎您留下您的意见和看法。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3/12/20190312005123000000_1_1248931_24.png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