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你每抹一次口红,就是在亲吻上万只昆虫尸体!

英伦圈 2019-04-15 14:24:51
  • 0
  • 84
  • 0
  • 0
  • 0

口红一直是深受女性欢迎的化妆品。

不谈色号品牌……相信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只必败的口红。

但是,当你知道你最爱的口红,是虫子的尸体做成的。你还会爱它吗?

胭脂红是众多口红含有的成分,是一种广泛使用的可食用红色色素。它被添加到从酸奶和冰淇淋到软饮料、蛋糕和甜甜圈等各种食品中。

图:BBC News

它利用血液制造,其血液来自胭脂虫(学名:Dactylopius coccus)

胭脂虫是一种小小的,外表白得像雪一样,靠吃仙人掌而活的虫子,它的体内充满了胭脂色的血液。

图:BBC News

每到收割时人们会用空气压缩机把它们从仙人掌上吸走,压碎,过滤,最后生产出美丽又血腥的胭脂红

在含有它的食品上寻找“胭脂红”(carmine)一词,你可能并找不到。

相反,它可能会说“天然红四”(natural red four),“深红色的湖”(crimson lake)或E120(一种食品添加剂分类号)。

哇。也就是说,每涂一次口红,都意味着亲吻胭脂虫的尸体呢

要说替代品,也是有的。

合成胭脂红,又名食用赤色102号、食用红色7号、丽春红4R、大红、亮猩红,为水溶液偶氮类着色剂。分子式为C20H11N2Na3O10S3。

然而,有毒。致癌

2007年9月,英国食品标准局委托南安普顿大学进行的食用人工色素对儿童发育影响的研究,发现柠檬黄、日落黄、偶氮玉红、合成胭脂红、喹啉黄、诱惑红六种色素会影响儿童的智力,亦会导致儿童多动症等行为障碍。

这样一比较,除了恶心之外,胭脂虫还是挺友好的,纯天然无污染~

它也给主要生产地秘鲁带来了经济发展:据秘鲁驻英国大使馆介绍,该国在国际市场上占有95%的份额。这为不少于32600名的农民创造了工作机会。

胭脂红的需求正持续上升。据报道,7万只昆虫才能生产出500克染料。由于供应量有限,近年来价格飙升。

去年秘鲁出口了647吨胭脂红,总价值达4640万美元(合3300万英镑)。2013年则是531吨价值2200万美元。这意味着,在过去的四年里,胭脂红每吨价格上涨了73%。

这大概就是,你嫌弃吃虫子恶心,哪天虫子还贵得你买不起。

虽然关于口红的恶心原料、致癌物质等等新闻层出不穷,但女人还是难以放弃口红。

口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早以前。

虽然第一支口红是在苏美尔文明发现的,但最热爱口红的古老民族肯定是古埃及人。

古埃及人超爱化妆——不分男女,天天上妆。口红的颜色也是十分广泛:黑色紫色蓝色都有。

而克利奥帕特拉七世,也就是埃及艳后,是相当有名的带货王。她特别偏爱的洋红色,至今都是口红中的经典色系。

另一位有名的带货王则是英国的伊丽莎白一世,她喜欢深红色。她深信口红的治愈魔力,生病或萎靡时就涂大量的口红。

去世那天她用掉了约1.25厘米长的口红

口红的地位一直起起落落。

在希腊文明早期,口红被视为妓女的用品。

罗马帝国时期,口红又变成了精英贵族阶层的新宠

欧洲中世纪,宗教指出“一个化妆的女人是撒旦的化身”,口红又带上了邪恶巫术的神秘色彩。

口红稳定下来大概是1867年。史上第一家销售化妆品的百货公司——纽约B.Altman百货公司开业,一种可以上腮和唇上红色的化妆品获得了发明专利。

而1912年纽约市妇女参政权论者的示威活动中,口红和香烟成为妇女解放的象征。

口红的巅峰时期是二战期间。

1940年代,口红制造销售商想出了一个逆天的宣传策略——把口红和战争联系在一起:女性涂上口红能为士兵带来巨大的正能量,所以口红被重塑成鼓舞士气的爱国主义符号。

而中国女性这边,便不得不提口红控的张爱玲。她中学时代赚取的第一份稿费,便是拿去买了丹祺唇膏。

图为丹祺唇膏1950年款

战乱时期,她写香港沦陷之后和炎樱那些古怪的行为:“我记得香港陷落后,我们怎样满街的找寻冰淇淋和唇膏。

听起来似乎很难理解,但正如法国人民对抗暴恐分子的方式是继续在露天咖啡厅闲坐,而不是躲在家中瑟瑟发抖一样,张爱玲对抗战争的方式,就是用对口红和冰淇淋的渴望来消解对横飞的炮弹的恐惧。

总的来说,从古至今,口红一直是带给女性气势和力量的武器

那么也不难理解女性为什么对口红爱得深沉了。

亲吻昆虫的尸体又如何?重点是涂了口红的自己美就行了。

据说好看的人

“在看~

(英伦圈综编,编辑:Erin,内容参考BBC News、维基百科、知乎等,图片均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