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国,每5天就有一个孩子被自己父母杀死?!

想法 2019-05-14 00:56:19
  • 0
  • 430
  • 0
  • 0
  • 0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4/20190514005313000000_1_15299_33.jpg


在大部分人的认知里,父母对孩子大多是默默付出和关怀,在灾难来临时,宁愿牺牲自己也会第一时间保全自己的孩子。

 

但近期,法媒披露了一则骇人听闻的消息——


在法国,每5天就有一个孩子被自己父母杀死!


©lefigaro


该信息来源于法国社会事务总监察局(IGAS)在2019年4月下旬向马克龙政府提交的一份社会调查报告,围绕的核心问题是:在法国,每年有多少孩子被其父母中的一方杀死?


据统计,2012年至2016年期间,有363名儿童在父母的暴力行为下死亡,即每年约有72个孩子被父母杀害,占法国凶杀案件的近10%。

 

©youtube



首要受害者和“刽子手”?


根据报告,年龄越小的孩子越容易受伤害,超过一半的受害儿童不满一岁,三分之一处于刚上学的年龄。

 

施害者大多数为孩子的亲生父母,尤其是父亲一方。其中,由父亲造成的摇晃婴儿综合症(syndrome du bébé secoué,简称SBS)是儿童死亡的重要原因。


摇晃婴儿综合症,也称虐待性头部创伤。与一般的轻轻摇晃不同,摇晃婴儿综合症指的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猛烈摇晃婴儿,使其出现脑出血、眼睛出血等情况,严重者可致死亡,即使存活下来,长大后也有可能存在智力低下、发育不良等问题,多见于6个月左右的婴儿。

 

由于哭闹等原因,婴儿父母或者看护者容易失去耐心,希望通过摇晃婴儿来阻止其哭泣,但此时婴儿的脑部发育尚未稳固,强力摇晃容易使其脑组织受到冲击,造成血管和脑神经受损,严重者当场死亡。

 

这一病症存在时间很久,但由于其从外表看并没有虐待的痕迹,因此直到1997年才引起大家的注意。


 漫画:我们可以摇晃奶瓶,但不能摇晃一个婴儿。

©eurelien.fr


报告也指出家庭暴力针对儿童的暴力之间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大部分施害者或本身患有精神疾病,或有毒瘾,或为单亲父母。

 

下面有两个著名案件——

 

1987年,23岁的Dominique Cottrez第一次分娩,但产房中的一切给她造成了巨大伤害。身高1米55,但体重在100多公斤浮动的她因为肥胖生产困难,更遭到接生护士的白眼,之后她断绝了和医院的一切联系,第二年甚至在丈夫的帮助下在家中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弗吉尼亚。

 

然而医院里的噩梦一直围绕着她。从1989年至2000年,她又相继生下8个孩子,但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将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任何人。她会在自家的浴室独自生产,然后用一条毛巾蒙住新生儿,使其窒息,再将尸体放进一个塑料垃圾袋。除了前两具尸体被埋在Dominique Cottrez搬家之前的花园里外,其他的均被放置在其新房子的车库或阁楼里。

 

2010年,有人搬进了Dominique Cottrez之前居住的房子,并在打理过程中发现了被埋藏的“孩子们”。警察立案调查后,发现这是一起连环的谋杀案,受害者总共为8名新生儿,而施害者则是他们的母亲!2015年,在企图以被父亲强奸来为自己杀害孩子寻找理由后,Dominique Cottrez承认了她的罪行,并接受9年有期徒刑的判决。


Dominique Cottrez ©rfi


与Dominique Cottrez不同,Véronique Courjault则是因为患有“否认怀孕”(Déni de Grossesse)的病症而无情杀害自己的孩子。据悉每500名孕妇便有至少一名罹患此症,她们可能在违反自身意愿的情况下怀孕,进而否认怀孕的事实,胎儿也会因为母体的这一心理变化而变得安静,因此丈夫等外人无法感知到该女性已经怀孕。

 

2006年,原本和家人的一起度假的丈夫Jean Louis Courjault因为公司临时有事返回家中,偶然发现冰箱中放着许多黑色塑料袋,打开后发现里面竟然是2具婴儿的尸体!他立马报警并接受调查,然而事实让人咋舌,死去的婴儿与他和他的妻子都存在亲子关系,而罪犯正是Véronique。“我无心再抚养小孩,所以把婴儿杀了。当时想要做堕胎手术,却已为时已晚”,面对事实,Véronique这样表示。


  右为Véronique Courjault ©nouvelobs.com


如何避免该类悲剧?


除了数据和案件调查,IGAS提交的报告也对如何保护和拯救孩子做出了建议。

 

首先,在医院和诊所中需要建立一个详细且合理的目录,其中包含一系列用以确认儿童受到虐待的指标。

 

再者,在国家教育体系中需要有一个更加完善的信息汇总和流通系统,不管是从一个学校转到另一个学校,或者从小学升入中学,校方都能第一时间且准确地得到学生的信息,尤其是那些需要特殊关注的学生。


当然,学校教师可能在此角色上有所顾忌,此时也可以委托国家教育观察员对那些疑似受虐的儿童进行观察,向社会服务部门进行报告,签署相关文件并进行必要的干预。

 

司法层面上,律法起草者、家庭事务方面的法官(负责监管分居条款相关内容)和儿童法官(负责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三者需要系统地交换他们对于某一家庭的看法,了解更多的情况。

 

 ©liberation.fr



法国网友评论

 

这一份耸人听闻的报告在网上引起了许多网友的思考与讨论:


这些数据让我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生孩子并不复杂,抚养和照料他们更困难。


这常常开始于“一个巴掌、“一记背后的拍打”······ 不管孩子哭泣与否,暴力在继续。


这个数据统计忘记了在出生前就被杀死的215000个孩子。


当卢梭说 "天生善良" 的人会被社会扭曲时, 他是错的。正好相反!亨利·贝克的说法更正确,  "很难说人是天生邪恶的, 还是他突然变成了邪恶的人······"事实上, 人类的 "邪恶" 植根于史前。


我们总谈论我们国家的荣耀——高出生率,但这个记录并不是那么出众。我们最大的国家财富是我们的孩子。 因此,应该优先保护儿童。 这个统计数据清楚地告诉我们,我们离目标还很远。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4/20190514005454000000_1_16816_92.png

©lefigaro


生命的无端逝去总让人惋惜,父母和孩子的关系也比我们认为的更加复杂。


大家是否见过孩子遭遇的暴力行为呢?针对这个问题,大家怎么看?可以留言告诉我们。



- END -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哟

↓↓↓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