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兰·德龙被斥“直男癌”,戛纳回击:我们颁的不是诺贝尔和平奖

杨小木 2019-05-17 23:27:03
  • 0
  • 2155
  • 0
  • 0
  • 0

在刚刚开幕的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上,法兰西国宝级男演员阿兰·德龙(Alain Delon)将被授予荣誉金棕榈(Palme d‘or d’honneur)。这个奖项相当于终身成就奖,代表一个影人的最高成就。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60735000000_1_41634_1.jpg

© Festival de Cannes 2019

这对于曾经蜚声国际影坛的阿兰·德龙而言应该是实至名归的。但令人意外的是,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网民却发起联名请愿活动反对这一决定,并列出德龙的种种“罪证”,包括家暴、右倾、反同性恋等。事情一出,就引发了世界范围的热议。

曾经的影坛第一帅哥

说到阿兰·德龙,可能很多年轻的朋友不熟悉,但一定听过这个名字。

他曾是影坛公认的第一帅哥。凭借着深情的蓝眼睛、俊美无比的脸庞和玩世不恭的坏笑,俘获了万千女性的心。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61344000000_1_60240_81.jpg

Pinterest

1935年,阿兰·德龙出生在法国索城的一个普通家庭里。在德龙4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异了,只有他和母亲二人生活在一起。

德龙的童年因家庭的破裂而留下阴影,他经常被学校开除,先后换了十七所学校。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72110000000_1_52790_57.jpg

aste.catawiki.it

后来由于对工作不满,德龙又去参加了海军。但即便是在纪律严明的军队里,叛逆的德龙仍不甘约束,他偷了枪支和吉普车,并为此付出了代价——被军队除名。

1956年,这位前海军下士又过起了平民生活,他先后当过侍者、售货员和搬运工。但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他深谙自己的美貌所拥有的魔力。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72412000000_1_121875_79.jpg

ilprimatonazionale.it

“我一直都能意识到自己的容貌对各个地方、各种年龄的男人和女人所产生的作用。除非我是个傻瓜才会意识不到这一点。”

果不其然,他的美貌很快给他带来了机遇。1957年,22岁的德龙凭借电影《当女人卷入时》进入电影界。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61008000000_1_58900_88.jpg

Pinterest

时光流逝,在1975年,德龙在他40岁那年,迎来了事业的巅峰。他在电影《佐罗》中,以俊朗出众的外形、精湛潇洒的剑术和无可挑剔的演技完美演绎了一位惩奸除恶的“侠客”。

佐罗曾经令全世界影迷疯狂,也奠定了阿兰·德龙在中国观众心目中最难忘的银幕记忆。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61814000000_1_44075_30.jpg

电影《佐罗》剧照

2017年,阿兰·德龙宣布息影,在他60年的电影生涯中,他出演了90多部电影,曾先后斩获多个国际电影奖项——

1985年,德龙凭借在电影《我们的故事》中饰演的酒鬼罗伯特一角,获得法国凯撒奖最佳男演员奖。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72814000000_1_202530_48.png

电影《我们的故事》海报

1995年,在第四十五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得终身成就金熊奖。

而这一次,为了表彰阿兰·德龙“载入电影史册的辉煌生涯”,戛纳电影节组委会宣布,将在5月19日为阿兰·德龙颁发荣誉金棕榈奖(终身成就奖)。


戛纳终身成就奖引发争议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61606000000_1_50252_29.jpg

网页截图

这原本是一件实至名归、皆大欢喜的好事,但不曾想,却受到了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网民的反对。

一项以“女性和好莱坞协会”名义发起的网上签名请愿活动,明确反对戛纳电影节授予阿兰·德龙。这项请愿活动发起后迅速取得反响,在短短数小时内就征集到1.8万个网友签名。

这份用英语撰写的请愿书列出了阿兰·德龙的种种罪证,其中包括“蔑视女性、反对同性恋,以及种族主义”。


蔑视女性

关于阿兰·德龙蔑视女性的料是他儿子Alain-Fabien Delon爆出来的。

阿兰·德龙曾与荷兰模特Rosalie Van Breemen交往,两人从未结婚,但育有一双儿女,Alain-Fabien Delon就是他们的儿子。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62020000000_1_135850_87.jpg

图为Alain-Fabien Delon,能看出父亲阿兰·德龙的影子(Photo:Pinterest)

2013年,在意大利版的《名利场》中, Alain-Fabien Delon透露自己曾亲眼看过自己父亲家暴母亲的画面。

“我的母亲Rosalie Van Breemen曾被阿兰打断八根肋骨,鼻子也被打破两次,但这是她活该!每当我看到她被家暴时,我都认为上帝因她的邪恶而惩罚她。”

“阿兰他不仅对我的母亲使用暴力,我和我的兄弟安东尼都深切体会过他有多残忍。”

面对儿子家暴的指控,阿兰曾出面澄清:“我的儿子完全迷失了,他只是为了金钱而进行一些耸人听闻的采访而已,这些陈述完全没有任何依据可言。我不是一个打孩子的男人。”

但几年后,阿兰却改口承认了自己的家暴行为。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62429000000_1_140716_59.jpg

Thé ou Café节目视频截图

2018年,阿兰·德龙在法国节目Thé ou Café中承认,他和女性在一起时,经常表现地很糟糕。他不知道是否可以用“大男子主义”形容自己,但如果“打一巴掌就是大男子主义者的话,那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个大男子主义者。不过,我也被打过耳光,甚至被女人打过耳光!而且,我并不是那种,你知道,那种能把人打伤的人,尤其是对于一个我爱的女人。”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64101000000_1_32403_33.jpg

Pinterest

反同性恋

阿兰·德龙不仅被指控家暴,还被指控“反同性恋”。

2015年,他在接受电视采访时曾表示:“我并不是反对同志婚姻,但我反对同志伴侣收养小孩的做法。现在这个年代,大家都不拿这种反自然的事情当一回事了,这让我很难适应。

种族主义

除了以上传闻之外,阿兰·德龙偏向右倾的政治立场,也经常遭到左派媒体的诟病。

德龙与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现改名“国民联盟”)的创始人让·玛丽·勒庞有着多年交情——两人都是在西贡参加过印度支那战争的老兵。德龙曾多次表示,自己支持这支常因涉嫌反犹主义而登上媒体头条的极右翼政党。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73059000000_1_58462_32.jpg

posterlounge.it

女权组织公然反对

“女性与好莱坞”的创办人梅丽莎·西尔维斯坦看来,在经历过反性侵运动洗礼之后的今日全球影坛,戛纳一方面高举包容、多样性、尊重女性的旗帜,另一边却让大男子主义色彩浓重的阿兰·德龙获得今年的终身成就奖,是极其虚伪的做法。

紧接着,法国女权组织“女性主义站出来”(Osez Le Feminisme)也加入了抨击戛纳电影节的行列,该组织认为:“在阿兰·德龙承认过自己曾掌掴女性的情况下,戛纳仍决定授予他这个荣誉,这对于全世界的女性和暴力受害者来说,都有着很大的负面意义。”

戛纳力挺阿兰·德龙

面对网络社会的反对声浪,戛纳电影节主办方并不为之动摇

电影节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将这种来自英语世界的网络舆论斥为“政治警察”行径。他强调,出生于1935年的阿兰·德龙属于上一世代,但他有权表达自己的想法,“很难用今天的眼光去评判过去的事物或多年前发表的言论”。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62809000000_1_101087_19.jpg

Mtime时光网

福茂还强调:“戛纳不是颁发的诺贝尔和平奖,我们只是赞扬阿兰·德龙在电影业中的成就,他的政治观点和奖项无关。这个反对签名还是由美国人发起的,我们不需要达到美国人的政治完美要求。”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6/20190516162927000000_1_30384_0.jpg

artspecialday.com

阿兰·德龙的一生曾经风光无限。但晚年的他,却独自生活在一个位于瑞士山区的木屋里,陪伴他的是3条狗。

他曾感慨:“(认识的人中)只有我还活着。我真的感觉自己属于另一个时代,另一个世界。”

作为老一辈的艺术家,他生活过的年代与今天截然不同,他有着与我们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如果完全用今天“政治正确”的标准来评估一位老人的言行,似乎过于苛刻。

大家对于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呢?

- End -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