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高圆圆的40岁 | 持续寻求自我价值的女人,不论何时都年轻得伐得了

爱Shopping巴黎 2019-08-12 16:25:12
  • 0
  • 928
  • 0
  • 0
  • 0


这年头明星不流行隐婚了,结婚怀孕生子一个个都坦荡荡,争霸微博热搜排行榜。


最近章子怡和张雪迎一起吃饭,被拍到小腹微凸,疑似怀二胎。


然后昨儿汪峰就回应个反问四连,没承认也没否认的态度很是耐人寻味。

为啥大家都这么关心娘娘是不是又怀孕?因为做了醒醒妈妈的章子怡,真的产生了很大的改变,比那个伴随我们成长的玉娇龙要温柔了很多,让爱她的人都心生安慰。

而且她在年初参加《妻子的浪漫旅行》综艺真人秀的时候,就曾坦诚自己的希冀:两个孩子,左右手各一个。


还有一位和章子怡同岁的女星,也在今年完成了人生状态的进阶。5月份高圆圆与丈夫赵又廷在微博大方公布自己女儿的出生,连女儿的英文名也一并上了热搜:Rhea。


网友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两位女神今年正好四十,而她们的故事已然在我们的青春里盘踞了近二十年。



1979年,北京,两个女娃呱呱落地。


追本溯源,谁也不会预见,后来的她们分别会被奉为国际章和国民女神,成为时代ICON。无独有偶,如今在迈入人生第四十个年头的时候,两者都在社交网络上呈现出静水深流的模样。


年岁的更迭里,她们不仅扮演着荧幕前头那些熠熠生辉的角色,也完成了生活中的太太和母亲的身份转变。


她们精明地把生活和工作细分得一清二楚,时而素面朝天时而淡妆浓抹裙角翻飞,荤素不忌地探索着人生百面,又自有章法。



章子怡被定为“谋女郎”主演荧幕处女作《我的父亲母亲》那一年,才19岁。


那年的章还有婴儿肥,影片中她扎着长长的麻花辫,穿着大粉棉袄和抿裆裤,在田野里羞涩狂奔。不久之后,这部影片在第五十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喜获银熊奖,彼时的章子怡青春少艾、笑容清朗,身着中国特色红肚兜手拿奖杯站在导演张艺谋身旁。


那会儿的章子怡,到哪里都绷得紧紧。同年她饰演李安执导的《卧虎藏龙》里的玉娇龙。每天开拍之时,李安都会主动去拥抱演员们告诉他们他们很好,唯独缺了章。李安的所作所为,唤起了章心里的那个倔强不服输的玉娇龙。为了得到导演的认可,她练打戏连到指甲劈掉,吊威压吊到拿脸去撞墙。


一直到影片拍摄工作收尾,章才收到导演的第一个拥抱,对她说,她很好。

就这样,章子怡进入国际大众视野,无论是日以继夜地学习英语参演好莱坞电影,凭借顶尖的专业素养在年仅26岁时成为奥斯卡终身评委,还是各种情感花边以及被央视盖章的负面新闻。


当今社会洗白的方式有很多,比如立人设或者打同情牌,骄傲的玉娇龙,得到认可的唯一方式,20年没有改变,章子怡最终靠着《一代宗师》里精湛的演技和勤力重回初生之犊。


也因为这部影片,她荣获第50届金马奖和第15届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女演员,并正式成为华语影坛第一位囊括华语电影五大奖最佳女主角奖的女演员。


这一切不过是工作上的事,很多年前章子怡接受《人物》周刊专访时说:“那个世界是假的,衣服是借来的,耳环、珠宝是珠宝商提供的,那只是一个活动,需要大家打扮得光鲜亮丽,那一天过去以后,一切都会回归到平常。


好一个把只敬罗衣不敬人看得通透。


然后她令人大跌眼镜地接受了“皮裤汪”的求婚,女神走下神坛,回归烟火红尘。在综艺节目里,无论是在某演员节目里率性当评委,还是在旅行真人秀里和一群艺人朋友谈天说地,她全然隐去了国际章属性。关于参加真人秀很掉价的争议,章子怡毫不避讳:“你在这里能看到一个真实的我,她不是玉娇龙,不是小百合,不是宫家二小姐。

是啊,更多时候,正如她微博所表现的那样,她骄傲为人母,并地把自己介绍为醒醒妈妈。


她变得柔软、变得放松,《妻子的浪漫旅行》里拍到她当场试穿汪峰送的搞笑直男开裆裤登山服,其放松的状态也让本来不看好他俩一对的人观念有所转变。


她会在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和孩子陪丈夫汪峰进行深圳的演唱会彩排。一家人运动休闲装扮,轻松欢快,其乐融融。


也会因为看了《哪吒》,把曾经那个执拗的自己唤出来。


会穿流苏牛仔上衣搭配黑色短裙,去看周杰伦演唱会,跳脱感跃然纸上。镶钻的黑色鸭舌率性摩登,个性昭彰。


出门旅游,也逃不了「中国阿姨拍照魔咒」,把爱马仕丝巾做饰物拍照,但在章子怡的演绎下,丝巾海风照愣是拍出了大片的味道。



但这样好状态的章子怡,背后其实是常年的节制,今年戛纳电影节后台,她泡面只吃四口就让工作人员拿走的vlog,才让我们更直接地认识到她的毅力一面。



当然也因此,也才成就了她作为一个亲力亲为带娃的母亲、一个妻子、一个明星、一个中年女性,在多重身份和重重压力围绕下,依然完美的状态。


渐渐的,愈发多的人已然忘了章在刚出道时被媒体称为“小巩俐”,而这个标签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俨然悄悄被撕去,很少有人再提及。


章子怡最终成了章子怡。




作家苏青曾在《我的女友们》里写道:
“女子是不够朋友的。无论两个女人好到怎样程度,要是其中一个结了婚的话,‘友谊’就进了坟墓,我以前有许多好友,现在都貌合神离,有些且音讯杳然了,原因是我已结了婚,而且有了孩子,不复是‘伟大女性’,够不上同前程远大的她们谈交情。而我呢,委实也没有想过将要离异了丈夫,抛弃了婴儿,去享受和这些女伴们一同研究皮鞋式样之类的乐趣。”


这段话的杀伤力在于,把天下的女子简单粗暴地分为已婚未婚两类,从自我价值体系的判断中剥离出来,着实忽略了女性本身的状态是相通于自己,而非被婚姻关系所构架。


譬如国民女神高圆圆。


女神结婚时,大批直男洒泪挥手,想不明白赵又廷如何搞定她。


确实,高圆圆已然成为一个符号,不是当今街上一大把整容网红脸,也不是那种骨相清冽的冰山美人,一颦一笑都不带丝毫侵略性,温润、恬淡自然似邻家女孩。


已为人母的她前几天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少女感满点如往初。谁说,做了母亲之后,不能继续美到爆炸呢?


2000年,高圆圆因为一则清新动人的“清嘴“广告,被推到大众面前。


之后她参演了一系列电影,无论是《十七岁的单车》里娇羞道出那句“我车链子掉了”的穿校服的敏感女孩,


《青红》里满怀心事的青红,


还是《南京!南京!》里勇敢坚毅的女教师姜淑云,


但似乎都在角色特点呈现中显得单薄。

2012年,高圆圆从参演陈凯歌执导的《搜索》开始转型,发型从短发变成了齐肩偏分中发,妆容也成熟自然了许多。


也从这个时候起,称她为女神的人越来越多。众所周知,托这部电影的福,男女主在现实生活中终成眷属。


对待感情的态度,女神总是全情投入。网上一度流传她给前任张亚东写的信。


“对了,今天是情人节吗?你肯定不知道,我想应该是的,我突然觉得好笑,我想不起过去的五个情人节我们都在做什么,不过没关系,我记得你平时的每一刻,你的每个样子,你知道我最最喜欢的是什么吗?我喜欢你躲在围巾里昂着头的样子,你弹琴的样子,你走路的样子(我想模仿你),你给我读《我们仨》的样子......” 


文艺女青年面对能够摘到星星的少年,谈起情来,细腻得如流水,是攥在手心里却抓不到的。


去年,她在与新世相合作的视频节目《我,39》里,开始对自己的心路历程婉婉道来。


她说自己度过了很长一段胡思乱想的岁月,直到越来越大的时候才想脱离虚幻,开始懂得体悟生活。好几年没有接戏,只为了开拓自己的更多可能。

她说自己曾经一直是个交流困难症患者,在照料母亲生病期间,才渐渐地懂得与人面对面。与此同时,慢慢接受自己是个平凡人的事实,演技一般,曾经被导演无数次喊卡……


状态自然松弛,一点也不端着,对于美女这种生物来说,算属难得。


39岁,高圆圆重新理回了花季时的短发。脚着咖啡色踝靴,身穿中长连衣裙,引无数网友点赞折腰。


穿中性的西装,搭配红色运动长T恤和小白鞋,帅气却不乏柔美。


简单的亮黄色毛衣和牛仔裤,就可以在冬日里升起一缕暖阳。


黑白搭配永不出错,线条利落清爽。


“我有两道法令纹,这本来是困扰我的地方,但我每次照镜子看到它,我会心里一暖。
这让我看起来很像妈妈,真好。” 

面对岁月爬上脸庞的痕迹,高圆圆曾这样写道。



法国女作家波伏娃曾经写过:
“成人啊,只不过是个被年龄吹涨的孩子”。

我们常常拿法国的中年甚至老年女星出来做例子,比如之前写过的苏菲玛索、于佩尔、Ines de la Fressange ……


但如今我们家自己的女星也已经踏入不惑大关,而她们表现出来的状态,和波伏娃所说其实也并无分别。

超嗲。


所以,什么是变老呢?


渐渐地对自我失去管束,放弃追求,放纵麻木,自我封闭,无所事事才是变老。


那些无论在家庭、工作、还是生活中翻山越岭寻求自我价值的女人,不用计较出生于何时,都年轻得伐得了。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