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玲自导自演致命女人 | 爱谁谁,最难不过我能活出本心

爱Shopping巴黎 2019-09-15 05:25:48
  • 0
  • 658
  • 0
  • 0
  • 0


首先祝大家中秋快乐!
月饼吃了没出门玩了没?
巴黎地铁大罢工于是我的中秋节活动是家里蹲~
但是家里蹲可以刷剧呀!

最近我因为一部新推出的名叫《致命女人》(Why Women Kill)的美剧,被酷到飞起的飒爽女人们迷得五迷三道。
 


无论时代如何交替,说来说去也不过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
 
要知道这部黑色幽默的主创是《绝望主妇》的原班人马——深谙女人心的导演大卫·格罗斯曼 (DavidGrossman)和编剧马克·切利(Marc Cherry),而今年刚过五十岁的刘玉玲也参与执导此片,并成为三位主演之一。
 


和电影《时时刻刻》(The hours)的平行蒙太奇相似,
 


《致命女人》讲述的亦是跨越时空的三个女人,而这次她们被同一栋别墅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并不约而同在这栋别墅里,面对婚姻生活的颠覆而心生杀戮之心,推起了一番风起云涌。


 
 
60年代里一心照顾丈夫起居死心塌地的家庭主妇,年岁时光的打磨让她渐渐忘记了自我,甚至当丈夫在客人面前以敲击茶杯的方式让她沏茶的时候,还盲目把它理解为默契和爱意。
 
 
直到发现丈夫出轨女服务生,岁月静好轰然倒塌,但依旧没有给她离开的勇气。她隐藏身份找女服务生谈心,佯装着自己的体面和优雅,却从金发女郎口中听到了一个很久远的词“dream”。嗯,她的dream是真的dream,而不是男人。
 
 
80年代妖冶又多金、曾经有过两次婚史的社交名流,本以为现任丈夫的高大威猛和体恤绅士是自己中了头彩,却最终发现那个彼此相濡以沫的丈夫是深柜。


 
于是麻溜转身和年轻的小奶狗谈恋爱,戴小伙子送给自己的彩色运动手表,在亲密时刻不住感慨Ah, Youth。
 
太阳照常升起。
 
 
2019年独立自强的双性恋女律师,和吃软饭丈夫保持着open relationship,因为把自己的女友带回了家,三人的感情关系从此鸡飞蛋打一发不可收拾……


 
 
精彩跌宕毁三观的狗血故事看得上头,尤其是刘玉玲饰演的时尚名媛更是slay整部剧。
 
 
而这样酷拽的形象曾被她在各种影视作品中诠释,直到后来我甚至在怀疑,刘是否演得就是她自己,那种作品与现实浑然一体的自己。
 
 
千禧年她饰演《霹雳娇娃》,尽管和其她两位主演的戏份和能力不分伯仲,但片酬却只有另外两个白人女明星的十分之一。
 


好在票房大卖,自己渐渐通过实力打破了彼时西方演艺圈对亚裔演员的刻板印象,片酬也一涨再涨,直到如今成为好莱坞身价最高的华裔女星。



《艾莉的异想世界》(AllyMcBeal)里,她饰演的角色毕业于法学院,喜欢昂起高傲的头颅紧抓权益对人很拽地说我要告你(I'll sue)。但最终没有选择做执业律师,理由好笑却真实:“老娘不屑做执业律师,那样会长皱纹!(I never practice,practice makes wrinkles!)”
 
 
《欲望都市》第四季中,她饰演自己。公关翘楚Samantha想买爱马仕铂金包,一直买不到,情急之下不得不向销售报了刘玉玲的大名,对面的态度突然变得无比恭维,并双手送上那只梦寐以求的Birkin。
 
 
《基本演绎法》中,刘玉玲成了史上第一个女华生,也终于把身上“打女”的标签摘掉了一些些,那些随着二十年武打生涯锤炼的淤青与伤痛,也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今年五月,刘玉玲在好莱坞星光大道留星,并成为史上第二位留名的亚裔女性。第一位是曾经叱咤好莱坞的巨星黄柳霜。
 


和黄柳霜的命运惊人的相似,西方人觉得她们是中国人,但中国人却认为她们来自西方价值观,尴尬的罅隙中进退维谷,凡为人心难免觉得沮丧。
 
赞誉掀起的是骂名,有人翻起她的“黑历史”和老梗,例如讲脏话:那个大名鼎鼎的Fxxk you money理论(努力赚钱,等到不愿意上班或者不开心的时候,可以说走就走)。
 
 
或者代孕生子,不要男人只要娃,
 
 
被英版夏洛克华生扮演者马丁·弗里曼在接受采访时评价长得“丑如狗”,
 
 
一切仿佛都成了原罪。
 
当外界不友善的时候,自己的方脸、吊梢眉、眯眯眼、高颧骨、布满脸颊的雀斑,统统成了原罪。
 
 
好在这个小个子的女人浑身散发了一股劲,她曾说“每一个自认为是outsider的人,也能在漫天星辰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是的,也许你并不知道,这个勇敢率性的女人,并非我们以为的大高个。她身高157厘米,身体里却徜徉着一个宇宙。
 
 
在维基百科上,有这样一则词条:美国对东亚人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s of East Asians in the United States)
 
 
里面描述着东亚女人诸如投机主义、顺从、虎妈、学习好(尤其数学)、体能差等特质。
 
无语的同时想拿起刘玉玲开怼,而细想来,如今那些混迹在西方社会的魅力的东方女性,大多早已打破了这些cliché,且不止有刘玉玲。
 
 
Comme Moi(似我)的创始人吕燕,也是出了名的艺高人胆大。
 
 
从小因为单眼皮和塌鼻梁的外貌,一直被周边人当成笑柄。好在这位江西妹子向来生性乐观,她坚信自己有自己的独特之处。而如被点了魔法般的,在伯乐挖掘之下一跃成了超模吕燕,走到了国际舞台。
 
 
如今的吕燕已嫁为人妇,丈夫是法国人,俩人还拥有一个活泼可爱的混血宝宝。许是受法国文化的影响深远,Comme Moi这个牌子的设计理念中,我们总能看到随性和简单。
 
剪裁干净的墨绿色连衣裙,双排扣修饰腰身,拉长了腿部优美线条。若隐若现的丝绒质地,突显高级尊贵感。
 
时尚主播Linda穿着

橄榄绿西装连衣裙,一改往日西装的中规中矩,却采用了潇洒的斜开襟设计理念,既突显完美腰型,又展现了随性之美。
 
李丹妮及吕燕演绎不同穿法


碎花牛仔总有着不出错的法兰西风情,柔美甜美不失率真。
 
刘雯穿着
 
的确,一个可以把自己品牌做得如此精彩的人,是完整个体的存在,真的不应该用“顺从”二字来形容。
 
 
除了性格能力上的误解,还有容貌方面的你来我往。
 
比较巧的是今天文里提到的两位主人公,都是小眼睛塌鼻子,完全满足了西方人眼中对东方人的固有印象。
 
但很多西方人实打实觉得她们是美的。同时一些东方人也真切认为她们身为尤物。
 
突然想起前阵子被老外写中文表白的巩俐,



以及因为卧虎藏龙而名声响彻好莱坞的章子怡。
 


面对双眼皮高鼻梁的她们,很多西方人亦会感慨她们的美貌。而东方人也不得不承认她们是真的漂亮。
 
具体于眼耳口鼻的鉴赏,是损坏个体差异的被限存在。
 
 
管它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塌鼻梁还是挺鼻梁,动起来的时候,才能觉察出灵魂所趋。
 
 
最近在重读汪曾祺,里面写道:“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这句话和刘玉玲的「Fxxk You Money」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最会玩挑逗概念的Tom Ford,在2018春夏季时装秀中也推出过一款限量版香水,名字和汪曾祺刘玉玲遥相呼应 —— Fucking Fabulous。
 
 
无论是文学、时尚、人物,最致命和具诱惑力的,往往就是「爱谁谁,去你妈的管不着」、不丢掉本心最直接的那类。

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不论高矮胖瘦是男是女,不论处于人生何种状态里,不论是否已经攒够了「Fxxk You Money」,都值得相信,
你是最美最好的,
你有自己的生活态度,
Fucking Fabulous,
就是每一天的你自己。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