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输给00后,95后用“炒盲盒”扳回一城!

糯米团子 2019-09-25 18:54:24
  • 0
  • 1414
  • 0
  • 0
  • 0

如果要问2019年的年度热词都有什么,那么“炒”肯定位列其中。当下,炒鞋的泡沫还飘在空中,年轻人们又沉浸入另一个美梦中——“炒盲盒”。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72209000000_1_138078_94.jpg

盲盒玩家收藏。©新浪微博

如今“买够100个盲盒就收手”已经与“现在出门,马上到”“今天一定不熬夜”,一起成为当代社会三大经典谎言。媒体报道显示,盲盒俘获了大量“忠粉”的心,一对来自北京的夫妇4个月花了20万在盲盒潮玩上;某二手平台数据显示,盲盒交易已是一个千万级市场;过去一年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诸如此类的新闻屡屡被顶上热搜。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2627000000_1_39922_36.png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2637000000_1_34585_54.png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3/20190923150129000000_1_33085_98.png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3/20190923150113000000_1_22721_58.jpg

©网页截图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3539000000_1_6388_30.png

近20万人年均花2万买盲盒

盲盒,顾名思义,就是买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买完拆开后,才见“庐山真面目”的盒子,里面装的是呆萌可爱的人偶玩具,也就是手办。类似风靡日本的扭蛋,买盲盒如赌局下注,不看牌盲押翻番。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3/20190923150703000000_1_10977_79.jpg

盲盒最早起源于日本一款名叫SonnyAngel的超人气娃娃,这款娃娃到了第二代就有了盲盒的玩法,随后也被国内代理商引进国内。而如今,这些看起来呆萌可爱的玩偶也在公司的精心策划营销下变成了一种潮流玩具,甚至是一种时尚符号。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3800000000_1_88749_75.jpg

猫铃铛盲盒套装。©欧时代 糯米团子 摄

盲盒大多为成套销售的玩偶手办,可能是动漫、影视作品的周边,也可能是由设计师单独设计出来的角色,比如在盲盒中颇有人气的索尼天使、乐高小人、泡泡玛特等。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4133000000_1_80979_62.jpg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4123000000_1_279433_79.jpg

泡泡玛特系列产品。©欧时代 糯米团子 摄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72348000000_1_96687_71.jpg

泡泡玛特网络销售页面(玩家在购买链接中看不到盒内商品样式)。©淘宝截图

目前,盲盒两大品牌为泡泡玛特和IP小站 (IP Station)。泡泡玛特注册会员已超过50多万,活跃会员保持在20万人左右,共有100多家直营门店及300多家自动售卖店;IP小站(IP Station)目前已拥有包括Sonny Angel在内的700多家IP授权,并在商超院线及高校周边开设500多台终端机。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4151000000_1_69396_53.jpg

猫铃铛系列盲盒产品。©IP小站小程序

此外,盲盒还有固定款和隐藏款之分,隐藏款出现的概率极低。隐藏款的设定很好地抓住了消费者的心理,大家都想试试自己的运气,一旦抽中隐藏款,原本几十元的盲盒身价就会翻倍。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3/20190923152015000000_1_627250_3.jpg

手机小程序端购买时出现的商品介绍页面。©泡泡抽盒机小程序 欧时代制图

盲盒,俨然成为很多人戒不掉的“毒”。

不过想想也不难理解。多数盲盒价格就几十块钱,买得起;第一次买是出于好奇,因为不知道盒子里装的是啥,大大刺激了人们的好奇心。

而之后的继续购买,就是收藏癖和占有欲在起作用——为了凑齐一个系列或者想买到心爱款的“执念”。这不就是我们小时候收集的干脆面卡片的翻版吗?亦或是35年前马季先生那款总点不着的“宇宙牌香烟”的脑洞?

如今,售卖盲盒的机器已开到了北上广深的地铁站、商场,方便玩家随时购买。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3/20190923150840000000_1_119509_30.jpg

抽盲盒机器。©中新经纬

同样,拆盲盒也成了短视频、直播平台上的热门话题。众多网友在网上“云拆盲盒”,最火的一定是拆到了“隐藏款”。

抖音平台上一个1分钟的短视频记录了玩家拆到隐藏款的过程。拍摄者首先打开纸盒拿出塑料包装,捏一捏塑料包装感受一下里面的款式,拆到一半时突然倒吸一口气,高声喊“不会吧,是隐藏!”最后是停不下来的笑声。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5120000000_1_5057566_58.png

抖音拆盲盒视频。©视频截图

这条抖音获得了36.2万的点赞,网民们在评论中热议身边的“盲盒”现象。而这样的讨论早已不是新鲜话题。

有网友曾很苦恼地上网求救,声称自己的老婆已经深陷泡泡玛特了。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70124000000_1_39087_41.jpg

©网页截图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3539000000_1_6388_30.png

"95后"最"烧钱"的爱好中,潮玩手办排名第一

“爆火”的盲盒背后是“95后”广阔的“爱好”消费市场。

盲盒收藏已成为硬核玩家数量增长最快的领域——天猫2019年8月发布的《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显示,“95后”最“烧钱”的爱好中,潮玩手办排名第一。单是在天猫上,就有近20万消费者每年花费2万余元收集盲盒,其中购买力最强的消费者一年购买盲盒甚至耗资百万,这里面“95后”占了大多数。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5635000000_1_91081_37.jpg

泡泡玛特店内玩家拆盲盒。©泡泡玛特官网

从泡泡玛特官方提供的用户数据看,盲盒玩家素描如下:年龄方面,18至24岁的占32%,25到29岁的占26%,30至34岁的占20%,其他的占22%;性别方面,女性占75%,男性占25%;职业方面,白领占33.2%,学生占25.2%,个体经营占8.7%,教职人员占12%,其他的占20.9%;收入方面,8000元至20000元的占90%,其他占10%。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5711000000_1_110211_30.jpg

泡泡玛特实体店内排队结账的玩家。©泡泡玛特官网

在闲鱼上有许多盲盒鱼塘,主要话题是换娃和改款,不少鱼塘都已经满员,发帖热烈。盲盒俨然成为了年轻人的新型社交货币,闲鱼上的盲盒爱好者年龄在18至35岁,主要集中在上海、北京、广州、天津、杭州年轻女性。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71048000000_1_2657345_100.png

闲鱼盲盒商品。©闲鱼截图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3539000000_1_6388_30.png

一入盲盒深似海 二手平台交易已形成千万级市场

“盲盒这种收智商税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买呢?真香!”这是入坑玩家心里话,“但既然开始玩儿了,就一定要享受集齐的满足感。”商家也是把握这种心理,开始各种撩拨利诱,比如隐藏款、特殊版本,引得玩家欲罢不能。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5409000000_1_42079_68.jpg

©微博截图

同时在购买过程中,玩家还会出现“控制错觉”,坚信自己会被幸运之神眷顾。这些操作,简直和二十年前疯狂吃干脆面集齐水浒卡,是同样的配方。

抽盲盒是为了成套,但在商家的设定中,一套玩偶分为固定款和隐藏款,隐藏款又分稀少的“隐藏”和更稀少的“大隐藏”,这意味着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才能集齐一套。

比如一套Molly系列盲盒通常有12个常规造型,加上1个隐藏款造型,隐藏款抽中的概率约为1/144。而“大隐藏”Molly的西游金色特别款,出现概率仅为1/720。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72502000000_1_101619_36.jpg

Molly系列与大热IP选秀节目《明日之子》联名限量款。©网页截图

就这样,很多玩家为了抽到隐藏款,会不停地买买买。

因此,催生出一个巨大的二手交易市场也不足为奇。闲鱼数据显示,盲盒交易已是一个千万级的市场。

过去一年,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每月发布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一位上海闲鱼用户转卖盲盒一年就赚10万元之多。

闲鱼上交易最热门的十大盲盒产品分别是:Molly、独角兽、L.O.L、sonyangle、毕奇、littleamber、吾皇万睡、actoys猫铃铛、lego迷你人仔、sml盲盒。其中,泡泡玛特出品的Molly成为名副其实的盲盒代表,过去一年,闲鱼上的Molly娃娃交易超过23万单,均价270元。

涨价榜上,第一名要数泡泡玛特的潘神圣诞隐藏款,原价59元,现在在闲鱼已经卖到2350元的高价,狂涨39倍。

在市场的引导下,交易、投资盲盒成了常态。但对于媒体将“炒盲盒”和“炒鞋”的同化报道,有的盲盒玩家并不同意。一位盲盒玩家豆豆认为,高价卖盲盒和炒鞋并不一样,不存在“买就是为了卖”:“我觉得这个圈子还是比较干净的,和之前的炒鞋不一样,‘炒盲盒’没有成为风气。鞋不具备长久保存的特性,所以我认为炒鞋的基础不是收藏,而是再次卖出去。炒鞋圈所形成的所谓指数、K线,都是为了这个目的服务的。盲盒对我们来说,只是一种消费,或者说是卖家的一种营销手段。疯狂的买家只是少数,而某些炒出来的价格看似夸张,实际上也并没有很多人真的去买。”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3539000000_1_6388_30.png

所以炒鞋和炒盲盒到底谁更烧钱?

我们知道“|炒鞋”最终获利的是球鞋贩,但盲盒的最终获利却是生产盲盒的泡泡玛特们。

数据显示,Molly在2018年的销量突破了500万个,若以均价59元计算,去年一年泡泡玛特的收入就在2亿9千万左右。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71231000000_1_97056_22.jpg

泡泡玛特实体店。©泡泡玛特官网

相较于鞋子,炒盲盒可能更是一个细水长流的花钱项目,由于它的单价不高,使得他的购买频率很高,消费者便会在不知不觉中花费了巨额财产。

但无论是炒鞋还是炒盲盒,都是利用物品的稀缺性,运作模式和股市殊途同归。就好像一个击鼓传花的陷阱,当炒鞋和炒盲盒的泡沫破灭的时候,最后一个接棒的一定会血本无归,而在最后脱手的人一定会赚的盆丰钵满。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63539000000_1_6388_30.png

从"鞋"到"盒",投机游戏影射出的潮玩悲哀

盲盒能够大火,除了人们天生的一种收集欲之外,还有受到日益强劲的影视动漫文化的熏陶。在体量巨大的年轻人中,二次元十分火爆,足以撑起盲盒经济。同样,炒鞋的兴起,也是体育精神和球鞋文化逐渐被大众熟知的另一种表现。

其实不论是盲盒中的手办、小众球鞋,还是近年来不断翻红的“国潮”文化和IP跨界等亚文化,这些小众而神秘的“玩物”产品,因为其满足玩家对于个性和爱好的追求而成为潮玩。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9/20/20190920172837000000_1_796191_73.png

优衣库遭到哄抢的KAWS联名款,也是潮玩IP跨界出圈的成功案例。©uniqlo

但在潮玩爱好圈中,以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溢价得到收藏品似乎已成定律,这对于“球鞋”与“盲盒”的“出圈方式”不无影响。

虽然在“资本+潮玩+网红”的合力下,球鞋与盲盒形成了大众级别的影响力,但其火爆与商品本身的内含文化并没多大关系,众人热衷的唯一动因只在于:它们可能能够像炒房一样,给投机者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

也许在投机行为和网络炒作的加持下,球鞋和手办等潮玩产业关注度急速提升,但这种方式对潮玩文化和其产业发展,没有好处。毕竟,脱离了设计、工艺、文化的潮玩产业“赌”不出行业未来。

(资料来源:《中国证券报》、《每日经济新闻》,《人民日报》,AI财经社,中国日报网,北京环球网,旧书旧闻,《武汉晚报》,澎湃新闻网,新京报网,中国青年报网等。)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