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片上映在即,却被曝更多性丑闻!这个法国导演会就此凉凉吗?

想法 2019-11-13 10:22:52
  • 0
  • 211
  • 0
  • 0
  • 0

2个月前,一张法国导演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坐在台阶上的照片在社交网站上曝光。他的新片《J'accuse/我控诉》获得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银狮奖,却因正躲避性侵13岁未成年少女所判的刑罚而无法到场领奖,波兰斯基只能独自坐在台阶上回复庆祝短信。(想看这位法国天才导演的复杂人生,请戳 《法国导演因性侵未成年少女被通缉40年,无法出国领奖竟被心疼?究竟是观众心太软还是他太有魅力?


©微博 @torovandarko


这部电影即将在11月13日于法国上映,波兰斯基却在这几天又被曝曾强暴18岁少女,受害者说他在自己的滑雪小木屋对她进行毒打并实施了兽行


有人说,波兰斯基在借新片暗示他在性侵未成年少女事件中自己的无辜;也有人说这部电影只是翻拍了真实的历史事件。那么《我控诉》究竟说了些什么?他受到的最新控诉又是怎么回事?下面就随小编一起往下看吧。



新片《我控诉》


波兰斯基可以说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导演,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曾经获得过各种大大小小的奖项,什么奥斯卡最佳导演奖、金棕榈奖、金熊奖,还有凯萨奖最佳影片奖,可以说拿奖拿到手软。


新片《我控诉》同样得到了业内认可,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银狮奖。它改编自法国历史上一个著名的冤案——“德莱弗斯案件”。



19世纪末,普鲁士为了统一德国,与法国争夺欧洲大陆霸权而爆发了战争。普鲁士大获全胜,法国却是惨败,它割让了阿尔萨斯洛林地区,使得德法关系相当紧张。


普法战争 @wikipedia


1894年9月,法国炮兵军官德雷福斯(Alfred Dreyfus)因为一封自称是德国间谍的匿名信被怀疑是写信者。尽管笔迹鉴定证据不足,德雷福斯仍然被判终身监禁。入狱期间,德雷福斯一直申诉自己无罪,他的家人也相信他并为此奔走。


《我控诉》剧照


后来,法国军方发现了真正的叛徒,却因不想承认自己的重大误判而把这件事的真相压了下去,甚至不惜造伪证嫁祸。


1898年,著名作家埃米尔·左拉(Emile Zola)从一位记者那里获悉了事情真相,并在《震旦报 /L'Aurore》发表了一篇致法国总统的长文《我控诉》。文中左拉以激烈的言辞,点名指控将军们精心策划了对德莱弗斯的陷害。


《我控诉》

至于我控诉的人,我并不认识他们,我从来见过他们,和他们没有恩怨或仇恨。对我来说,他们只是一种实体,只是社会胡作非为的化身。我在此采取的行动只不过是一种革命性的方法,用以催促真理和正义的显露。


我只有一个目的:以人类的名义让阳光普照在饱受折磨的人身上,人们有权享有幸福。我的激烈抗议只是从我灵魂中发出的呐喊,若胆敢传唤我上法庭,让他们这样做吧,让审讯在光天化日下举行!


《我控诉》剧照


可是在强权的统治下,伸张正义谈何容易。勇敢如左拉,也不得不流亡伦敦。回国之后,他死于了壁炉阻塞引发的中毒。很多人认为这是政治谋杀,但是他死亡的真相就此掩埋在了历史长河之中。1908年,左拉的骨灰被移往先贤祠,和伏尔泰、拉格朗日、雨果的骨灰并列放置,这也算是对左拉不畏强权、直言真相的宝贵品质给予的荣誉。


一直到了1906年,法国政治环境发生变化,德雷福斯的污名才终于被彻底洗刷,这是多少个正义之士奔走、游行、反抗得来的胜利啊。


在战争年代,真相被玩弄于掌权之人的股掌之间,可以扭曲成任何对自己有利的版本,追寻真相却成为了最艰辛的一条道路。但是好在,正义虽然会迟到,但绝不缺席。


《我控诉》剧照


这是一部令人深思的电影,片中充满了对军事系统和腐败法官的控诉。这不禁令人想到导演波兰斯基也曾对许诺他“只需接受90天精神治疗”实际上却判了他50年监禁的法官颇有怨怼。


前有13岁女童性侵案,现有他强暴18岁少女的控诉,逃脱法律制裁40多年的导演不免让这部电影蒙上了讽刺的意味。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这位著名导演所受到的控诉。



法国导演“被控诉”


在之前的文章中,小编有详细给大家介绍过13岁女童性侵案是怎么一回事。


1977年,波兰斯基受一家时尚杂志的委托为世界各地的少女拍摄写真。在对一美国女孩单独拍摄的过程中,波兰斯基以一种引诱的方式让她喝下了香槟酒和一片安眠酮。接着,波兰斯基便与这名少女发生了关系。


波兰斯基 @medium


且不看女孩未成年的年纪,如果这次性侵尚且可以被称作“诱奸”,那么对他的最新控诉可就是实实在在的“强奸”了:


1975年,瓦伦蒂娜·蒙尼耶(Valentine Monnier)年仅18岁,刚刚毕业于巴黎一所私立高中,正值青春大好年华。瓦伦蒂娜应朋友之邀到瑞士的格斯塔德(Gstaad)滑雪,住在波兰斯基的木屋别墅。不料一次滑雪回来后,她在别墅楼上遭波兰斯基的毒打和强暴,同行的其他人也并没有前来劝阻,“像沉默的影子一样”。


@purepeople


她离开瑞士后,竭力把在木屋里发生的事情忘记。面容姣好、身姿优雅的她进入了演艺圈。1977年,她登上了杂志《Cosmopolitan》的9月封面,后来她又拍摄了一系列的电影和电视剧。



2017年好莱坞温斯坦丑闻爆发后,瓦伦蒂娜决定勇敢地站出来指控波兰斯基。她曾写信给洛杉矶警方、法国第一夫人布丽吉特以及法国男女平权国务秘书玛琳·席亚帕(Marlène Schiappa)陈述这段痛苦回忆,不过她特地指出玛琳·席亚帕当时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复。


@epochtimes


但是随着波兰斯基新片《我控诉》上映在即,瓦伦蒂娜实在忍不了了,这才将事情经过披露给媒体使得现在舆论四起。


她认为波兰斯基借新片粉饰其1977年在美国性侵未成年少女一案,这促使她于电影公映前将自身遭遇公诸媒体。


@leparisien


可是,波兰斯基的律师埃尔韦·特米姆(Hervé Temime)称,波兰斯基坚决否认这一事件。尽管瓦伦蒂娜愿意与其对簿公堂,但当时一起去滑雪的同行者编剧热拉尔·布拉什已于2006年去世,导演赫库勒斯·贝尔维尔也于2009年去世,强奸案的知情者所剩无多。


虽然波兰斯基对这次的控诉坚决否认,但是小编一查他的个人资料,才发现他曾被指控了数条罪状:


2010年戛纳电影节,英国女演员夏洛特·刘易斯(Charlotte Lewis)指控波兰斯基曾在1983年“性虐待”那时16岁的她。


第二位控诉人化名“罗宾”,在2017年8月指控波兰斯基在1973年性侵年仅16岁的她。


2017年9月,前女演员雷纳特·兰格(Rnate Langer)声称自己于1972年在格斯塔德(Gstaad)遭到波兰斯基侵犯,那年她15岁。 


从这些受害者的共同特征中不难看出,波兰斯基对16岁以下的女孩尤其感兴趣,即使犯案时间跨度十几年,他选择的下手对象依旧是初到青春期懵懂天真的花样少女。


然而,他直到现在也没有为性侵未成年少女付出相应的代价,而新片上映之前曝出的丑闻也没导致他的新片下映,说不定这次动静反而还会为他的电影增加票房。


如果受害者们的控诉都是真的,那么这样一个游走于花样少女之间趁机下手的“恶魔”这些年过得也未免太自由了,不仅不用承受牢狱之灾,还可以拍摄自己想拍的题材,获得全球知名的奖项,最大的烦恼恐怕就是有时无法到场领奖吧。不过一张坐在楼梯上的照片就可以让粉丝们大呼“心疼”,足证这名法国导演的“魅力”确实难以阻挡。



新片《我控诉》借历史事件宣扬了正义之士对真相的坚持以及人民对人间大义的渴求,再看导演却连自己犯下的性侵罪都没有承担对应的责任,这戏里戏外未免太过讽刺。


面对如此多的控诉,面对13岁女童一案的法官的“言而无信”,不知道在他的心里,是否也有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呐喊着“我控诉”?


 

作者:一颗小糯米

审编:享法妹

图片:均来自网络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