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试验场、93省超高死亡率…把平等当格言的法国,疫情下却有这么多“不平等”!

想法 2020-04-08 09:43:55
  • 0
  • 2638
  • 0
  • 0
  • 0


自由、平等、博爱,法国的国家格言,也是不少法国人时常挂在嘴边,引以为傲的行为准则。然而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无论是媒体还是线下,相信大家都见证了不少“不平等”的事情在法国上演。


非洲成法国疫苗试验场?



4月1日,LCI电视台出现了一段丑闻式的对话:


来自巴黎Cochin医院的抢救处负责人Jean-Paul Mira在直播中向国家医学研究所(Inserm)的研究员Camille Locht问到:“我们应该在非洲进行疫苗测试吗?那里没有口罩、没有医学措施、没有重症抢救。” 他解释这就有点像在妓女身上进行艾滋病研究”。


对方则回答道:“对,您说的很有道理,事实上我们也正在考虑在非洲进行类似欧洲和澳大利亚的研究。”



这段谈话播出后,立刻在网上迅速传播,网友纷纷批评这两位专家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言论。眼看事情要闹大,两位专家赶紧发布道歉声明,称自己本意并非如此。Inserm也立刻做出回应,大喊冤枉,称这条视频是被断章取义的“假新闻”。


在回应中,Inserm官方表示,疫苗的测试已经在欧洲多国进行了,其中包括德国、荷兰、法国等地,并且取得了“有趣的结果”,并表示从来没有考虑推非洲人出去当第一批测试疫苗的“小白鼠”。在解释信中,Inserm称:“就算我们打算在非洲推进研究的话,也是和前面这些欧洲国家平行进行的。” 同时不忘强调各国团结,人类共命运:“我们的调查研究是不会忽略非洲的,因为这场大传染病是全球性的”。



4月6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发布会上表达了对两位法国医生不当言论的谴责,作为埃塞俄比亚人,总干事对此深有感触,他认为这一言论是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是一种殖民主义的遗留思维。21世纪听到这种言论,无疑是“令人恐怖并羞耻的”,他保证,不会让非洲作为疫苗试验场。


小编想起《动物庄园》里的一句话:“所有动物生而平等,但一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


而这本书发表在1945年。


这种不平等不仅仅存在于国家之间或是人种之间,在法国国内,一场疫情也揭露了这个平等国家的诸多不平等的问题。



性工作者呼吁马克龙设立紧急援助基金



还记得4月1日马克龙发过的推特吗?(戳这里回顾),那一天,马克龙用连着15条推特,给社会上各类受到疫情影响而无法正常工作的人提供了补偿办法,其中包括企业职员、自由职业者、个体经营户、季节工、签短期合同的演职人员……小编听说过的和没听说过的工作马总统都考虑到了,他贴心地告诉大家:“国家会为你们付钱!”



然而,有一批人,他们的工作受到了严重打击却补偿无门:这些人就是性工作者。


长住在法国的小伙伴们平日若是晚间出门,留心注意的话,可能会发现某些街区有不少穿着高跟鞋、化着妆的各个人种的女性在路口徘徊,像是等人又像是发呆,这些都是等生意的性工作者。2019年的数据显示,在法国有约3万-4.4万人从事这一行业


然而疫情爆发以来,政府为控制疫情蔓延下达戒严令,无论是性工作者还是他们的客人都失去了出门的合理理由。以此为生的人因此几乎失去了生活来源,收入锐减。甚至有人因无法支付房租或租住的酒店决定关门歇业而遭到驱逐,流离失所。


专门为性工作者提供医疗协助的“红雨伞”协会曾在网上发起过募捐活动筹得几千欧元,有的协会向部分性工作者每周发放30欧元的购物券,但这些钱在大批生活得不到保障的性工作者群体面前无异于杯水车薪。甚至有人为了维持生活选择冒险出门接客,增加了个人和嫖客被感染的风险同时,还带来了潜在的公共健康问题。


马克龙在4月1日曾经明确表示,个体户可以向国家申请一笔1500欧元的补助。然而,“红雨伞”协会指出,在庞大的性工作者群体中,极少有人能以“个体户”的职业身份进行工作。即便有个体户的职业身份,他们也不能申请这笔补助。


边缘化的特殊人群在疫情之下也需要得到国家的重视和基本的生活保障。因此,“红雨伞”协会呼吁法国政府设立紧急援助基金,帮助受疫情打击的性工作者度过难关。


93省死亡率飙升



在巴黎周边的塞纳-圣德尼省(93省),由于医疗条件、经济水平、生活环境等方面的诸多不平等,当地的死亡率着实触目惊心。


说起93省,身在法国的各位肯定都有耳闻,这里近邻巴黎,却是法国本土最贫穷也是最危险的省之一,若是去网上搜索,偷盗、抢劫等事件更是层出不穷。


疫情爆发以来,同属重灾区法兰西岛的93省情况也不容乐观。


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的数据表示,法国有几个省的新冠病毒疫情非常严重,死亡人数大幅增加。然而在93省,“大幅增加”已经不足以形容,当地的疫情现状是名副其实地暴增


在3月21日至27日期间,93省死亡人数比前一周增加了63%。就连卫生署署长萨洛蒙都强调这个数字“特别高”。与此同时,巴黎的增幅为32%,93省邻省瓦兹省(Val-Oise)为47%。



为何93省的死亡人数和增长速度如此之快?当地SAMU负责人Frédéric Adnet给出了解释:“原因很简单,这里死亡人数多是因为这里感染的人多”


当地的经济水平并不平等,情况复杂,有些街区是外来移民聚集区,收入水平也较低,SAMU负责人表示,像这样贫困的地区,住房十分复杂:有的是几个大家庭挤在一个小房子里,有住满了人的移民宿舍,还有贫民窟


除此之外,还有的居民因为生活困境不得不在戒严期间选择继续工作,比如说在疫情高发的养老院工作、当家庭帮佣等等,因此病毒传播也更快速,不少人也因此被感染。


当地医疗中心的医生承认,在低收入街区,医疗不平等的现象已经存在。来自社会党的Stéphane Troussel直指疫情在在低收入街区的爆发式增长,归根结底还是医疗水平不平等,当地医疗体系薄弱,医生和抢救床位的数量都不足,患者难以获得医疗服务。



“平等”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却是无数人为之奋斗了百年,并且还要继续坚持下去的目标。 环球同此凉热,人类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一场疫情揭露了法国诸多不平等,大家又有什么想法呢?欢迎在评论区讨论。



- END -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哟

↓↓↓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