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带头磕羟氯喹,跌落神坛的“法国神医”和“抗疫奇药”又要卷土重来了吗?

想法 2020-05-20 09:30:46
  • 0
  • 970
  • 0
  • 0
  • 0

今早起床,小编迷迷糊糊拿起手机,结果被一条新闻惊呆了……


特朗普在一周半以前开始服用羟氯喹,目的是预防新冠肺炎。


图源:微博


图源:Twitter


第一眼看上去小编还以为是假新闻,居然还有人把羟氯喹作为预防新冠肺炎特效药?


定睛一看,原来又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这条新闻瞬间登上中法美等多个国家的热搜,也不足为奇了。


作为美国版的Monsieur je-sais-tout(“啥都懂先生”),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出此番言论,实属常规操作了……


图源:BFMTV


先让小编带大家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吧!


5月18日,在例行发布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向记者们称自己最近一直在服用羟氯喹,虽然没有被确诊感染,但是他认为这样可以有效预防新冠肺炎。他还表示,这一决定并不是来自白宫医生的建议,而是自己的想法,在得到医生的许可后,他便开始每天服用羟氯喹


羟氯喹这种药物,对于身在法国的小伙伴们来说,应该不陌生了。毕竟这种药物,曾经随着法国马赛地中海传染病研究所的拉乌尔(Didier Raoult)教授掀起过滔天巨浪。


图源:AFP


拉乌尔教授曾带领研究所,对24名新冠肺炎感染者进行羟氯喹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六天后,接受羟氯喹治疗的患者病毒核酸转阴率超过70%,而未服用羟氯喹的患者转阴率为12.5%,差距明显,因此教授认为“羟氯喹在治疗新型冠状肺炎上有显著疗效”,随后他向公众宣布了这一实验结果,同时加大了羟氯喹临床试验的力度。


谁都没有想到,治疗风湿病和系统性红斑狼疮的药物居然还有这种奇效,拉乌尔教授本人也因为这一研究在法国“一战封神”,那时的社交网络上,一提起拉乌尔教授,网友总是把他比喻成“新时代救世主”。


图源:Twitter


在教授的大本营马赛,当地人还在研究所门口拉起横幅:“马赛与世界都和拉乌尔教授同在”!


图源:AFP


消息传到了千里之外的美国,3月19日, 特朗普就在白宫新闻简报会上向公众力荐氯喹。


除了特朗普之外,尼斯市长Estrosi也是拉乌尔的忠实粉丝,不仅公开表示支持,还在被确诊后主动接受教授的羟氯喹治疗。一周后,他就表示即将痊愈,感觉良好。就连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在百忙之中抽空,亲自到访拉乌尔教授所在的马赛地中海传染病研究所(点击下方图片了解详情


图源:BFMTV


然而,教授的实验在公布之后就立刻收到了来自法国业内同行的批评和抨击主要原因有三点:


一是专业人士认为实验的分组情况、统计方法和终点设置不适当,可能对试验结果产生影响;


二是羟氯喹的副作用明显,除了会造成头晕、呕吐等轻症之外,还有可能会对视力造成不可逆的损害


三是拉乌尔教授在研究院进行大规模的实验,让大家贸然服用效果尚不明确的药物,实在有违伦理道德


但是这些专家们的言论在网上却遭到各种反对,大家纷纷表示:“现在有一种药能救我们的命,你却跳出来阻拦我们,你就是恶魔!”


随着时间推移,来自全球的多个实验团队对羟氯喹的研究结果相继出炉,我们对于“抗疫神药”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入……


图源:NY1


 5月开始,全球著名的医学期刊上刊登了多项羟氯喹相关的实验研究,包括BMJ(英国医学杂志), NEJM(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等,而这些实验都证明了羟氯喹对治疗新型冠状肺炎的并没有明显效果。


 5月7日,NEJM(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羟氯喹大规模观察性研究的结果。这项设计1446个新冠患者的研究的结论是,没有发现羟氯喹对新冠的死亡率和插管率有任何显著的改善作用。


 5月14日,上海瑞金医院的团队在BMJ发表了羟氯喹在轻重症的随机临床研究结果。该团队对150名成年的轻度及中度患者进行研究,一半使用羟氯喹,另一半则不使用。4周治疗之后的结论是:没有发现羟氯喹治疗比常规治疗显现出更快的病毒清除作用,但使用羟氯喹的实验组中有30%出现了明显的不良反应(最常见为腹泻),未使用羟氯喹的对照组中只有9%出现了不良反应。


 BMJ还刊登了另一篇法国的羟氯喹研究,结论依旧是羟氯喹对这些无效。巴黎十二大的研究人员把181名需要供氧的确诊患者分为两组,实验组中有84人服用羟氯喹进行治疗,对照组则不服用羟氯喹。21天内两组的存活率分别为89%和91%,除此之外,接受羟氯喹治疗组中有10%的人出现了心电图异常


 而曾经发表过拉乌尔团队研究结果的ISAC(国际抗微生物化学治疗学会,拉乌尔团队的论文发表在ISAC的期刊IJAA中)也在其官网发表声明,表示拉乌尔团队的论文没有达到学会期待的标准,实验本身不够规范,并且难以确保患者的安全。


图源:ISAC


拉乌尔教授本人因为实验身陷争议之中,法国的“拉乌尔热”和“羟氯喹热”也暂告一段落。


谁料到在5月18日,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居然公然宣称自己在服用羟氯喹预防新冠肺炎。


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推特治国”之外,这位总统疫情期间还培养出了两项新的爱好:医学和带货


因为经常拿来怼人的口头禅“没有人比我更懂(Nobody knows better than me),特朗普在中国还有“懂王”的称号。



毕竟是懂王,医学对他来说也是小case:所以在4月23日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懂王曾向全国民众宣布自己的“研究成果”:“我注意到了消毒剂在短短一分钟时间内就能杀死病毒,有没有办法能够通过人体注射达到类似效果?”


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甚至看上去让人啼笑皆非的言论,居然导致了悲剧的接连发生:根据外媒报道,美国有超过100人因为注射或口服消毒水被送去医院接受治疗



前美国副总统拜登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认真地劝美国民众不要喝漂白剂……

图源:Twitter


几家消毒剂公司也连忙发布声明,告诉消费者:任何情况下,都不要饮用或者注射我们公司的消毒剂!

图源:Lysol官网


一呼百应的影响力,特朗普真是可谓“带货大佬


5月18日特朗普向公众“安利”羟氯喹预防新冠肺炎之后,美国各界人士也议论纷纷。


曾经在奥巴马政府研究埃博拉病毒的医生Matthew Heinz表示,鼓励大家服用羟氯喹或其他任何效果没有得到证明的药物都是十分不理智的行为。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 (Nancy Pelosi)在接受采访时“委婉”地称:“他(特朗普)是我们的总统,我并不希望他吃一些没有被科学家批准的药。特别是对他这种年龄和身材他这种身材叫做病态肥胖(morbidly obese),所以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图源:Huffingtonpost


“病态肥胖”这个词用得很精妙,佩洛西对特朗普造成会心一击。



“带货大佬”特朗普这番言论,不知道又会在美国的民众之中造成怎样的后果呢?


对此,小编只想说一句话。


话不能乱说,药也不能乱吃。







文字:想法哥

策划审编:想法哥&享法妹

Ref:

https://www.closermag.fr/politique/didier-raoult-sa-reaction-ironique-apres-la-revelation-de-donald-trump-sur-l-hyd-1115507

https://www.francetvinfo.fr/sante/maladie/coronavirus/coronavirus-l-hydroxychloroquine-n-est-pas-efficace-selon-deux-etudes_3965293.html

https://en.as.com/en/2020/04/25/other_sports/1587834179_103339.html

https://www.lefigaro.fr/international/covid-19-donald-trump-annonce-qu-il-prend-de-la-chloroquine-depuis-une-semaine-et-demie-20200518

https://www.huffingtonpost.fr/entry/donald-trump-prend-de-la-chloroquine-mais-il-ne-devrait-pas-juge-nancy-pelosi_fr_5ec38004c5b6e78e4f75462f?ncid=tweetlnkfrhpmg00000001

https://zhuanlan.zhihu.com/p/139217951


- END -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哟

↓↓↓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