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攒够了失望,失去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感到极度悲伤”

想法 2020-06-11 09:41:40
  • 0
  • 1365
  • 0
  • 0
  • 0

2020年开年至今,影响全人类的大事件令人应接不暇,一次次打击人类对这一年的期待。在这些事件背后,世界格局的很多细节发生松动、改变。


二战后,美国一直扮演的“全球领导者”。而在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反种族歧视游行声浪日益高涨等事件后,美国“世界榜样”的角色或被影响。曾以“盟友”相称的欧美关系,也在德国总理默克尔拒绝参加今年的G7峰会后,显现出灾难冲击后的微痕。

默克尔:“不想和特朗普在一个房间”



在默克尔以疫情为由拒绝参加今年将在美国举行的G7峰会后,近日在一个电视节目中也谈到了同德国最重要的盟友——美国的关系。


据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德国电视二台(ZDF)总编辑彼得·弗雷(Peter Frey)在节目中问到:特朗普在当前美国发生的暴力骚乱中,负有多大责任?


默克尔的回答是,特朗普的执政风格“非常保守”。并明确表示,希望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能够在民主的框架内发展。


然而当ZDF另一位副总编辑,贝蒂娜·绍斯滕(Bettina Schausten)问到“您还信任这位美国总统吗?”。


默克尔稍一停顿后说,“我愿意和全世界代表民意的总统一起共事,自然也包括美国的总统。”


德媒纷纷报道称,这回答不就是“没有信任”的意思?



默克尔此话一出,也立刻引发国际关注。有人站出来说,其实默克尔与特朗普早就形同路人了。之前,她拒绝出席G7峰会的官方理由是新冠肺炎疫情,然而政府圈的人谁不知道,默克尔想避免的是卷入美国内部的意见斗争之中。此外,特朗普单方面邀请俄总统普京参加G7的“神操作”,也让默克尔一脸迷惑。


还有消息指出,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欧洲问题专家德罗兹迪克曾披露,默克尔近期在和马克龙打电话时说,“我不想和那个人待在同一个房间里”。前奥巴马政府官员朱利安尼·史密斯解读这句话暗示了“特朗普与德国这个盟友之间的脱节”。



美国“政治”网站更在3日刊登《特朗普与欧洲的关系跌至谷底》一文,开篇就写道:“距离美国大选还有五个月的时间,跨大西洋关系却处于新低点。”


美国《商业内幕》称,新冠暴发后,美国在全球的地位开始恶化,盟友国家的评价也开始渐渐反转。


另有媒体注意到,马克龙2月7日在视察军事院校时阐述了法国的核威慑战略,提出法国核力量应当在欧洲防务战略中发挥核心作用。还有分析文章特别指出,欧洲联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自去年12月当选以来也一直没有访问过美国。


“西方世界”对美国的失望

堆积已久



事实上,在美国和当时的全球疫情重灾区欧洲在机场抢口罩的事件频频发生之后,德国参议员安德烈亚斯·盖塞尔就曾讽刺其为“现代海盗行为”。而当特朗普挖德国疫苗公司的“墙角”,想要花重金购买德国药企科研成果专利权时,更是遭到了德国政府的强烈反对。



此外,特朗普此前将欧洲疫情当作是两党互相攻讦工具的行为,更是激怒了欧洲。媒体毫不留情的开启口诛笔伐,例如法国《世界报》5月31日就刊文称,健康危机、失业率飙升和种族主义的怒火,每一个危机都威胁美国人民的生命安全。但目前,特朗普政府并没有采取任何有效行动来安抚这个目前陷入动荡的国家



欧洲正在世界舞台上抛弃特朗普”。《商业内幕》网站称,自疫情暴发以来,欧洲人对美国的信心在下降。德国日前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76%的德国人表示,他们对美国的看法因疫情而恶化;而因为特朗普在疫情中的表现,法国最近的民调显示,只有2%的法国人相信特朗普能领导世界。随着全球经济走向深度衰退,欧洲各国政府、公共机构和企业越来越多地转向中国寻求支持和投资。


4月底,一段反映疫情下美国人满为患的医院病房和蜿蜒的失业者队伍的影片,在欧洲民众手中疯传。巴黎蒙泰涅研究所(Institut Montaigne)的政治学家和高级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说:“美国的(防疫)表现不是差,是指数级的差。”


牛津大学欧洲历史学教授、一生笃信大西洋主义的蒂莫西·加顿·阿什说:

我感到极度悲伤




文字:糯米团子

审编:想法哥&想法妹

参考资料:

欧洲时报网、BBC、《纽约时报》《世界报》《商业内幕》、观察者网、环球网、湖北广电等。



- END -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哟

↓↓↓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