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失守全球最宜居城市!但奥地利上榜最幸福国家!回奥中国人为何被原机遣返?

维城 2021-06-10 10:32:20
  • 0
  • 280
  • 0
  • 0
  • 0



受新冠疫情影响,在连续多年蝉联各大榜单“全球最宜居城市”后,2021年维也纳不再是“经济学人智库”榜单(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Ranking:EIU)中位居第一的全球最宜居城市,甚至连入围前十的资格都没有,仅仅排名第十二。


今年,新西兰港口城市奥克兰成为“经济学人智库”榜单的“全球最宜居城市”,排名紧随其后的是日本大阪和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

榜单中,叙利亚大马士革的宜居水平依旧垫底。



分析称,新冠疫情的爆发导致全球很多城市生活质量崩溃。调查显示,城市生活质量平均比疫情爆发前低了近七个百分点,欧洲的大城市受影响尤其严重,因为封禁(Lockdown)形式的影响及大城市卫生系统的负担都比其他地方更大。奥克兰之所以可以成功夺冠,主要胜在它成功地控制了新冠疫情在当地的肆虐,使尽可能地保证城市生活质量成为了可能。



2021年“经济学人智库”榜单“全球最宜居城市”中排名降幅最大的10个城市中有8个是欧洲城市,其中汉堡的跌幅最大,从第34位跌至第47位。不过,尽管疫情肆虐,还是有两个欧洲城市入围前十名:其中苏黎世排名第七,日内瓦排名第八。



《经济学人》每年都会对140个城市进行比较,排列其宜居程度。2018年,维也纳成为第一个在“经济学人智库全球调查”的宜居城市中位居榜首的欧洲城市。该排行榜对城市的医疗卫生、教育、文化和基础设施……进行评估,同样会衡量社会保障、政治稳定及犯罪率,有评论指出,去年11月维也纳遭遇恐怖袭击也是这次维也纳排名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



奥地利“幸福指数”全球第五


聊以慰藉的是,波士顿咨询集团 (Boston Consulting Group:BCG)在调查全球各国“幸福指数”后公布2020年奥地利在全球被调查的141个国家中“幸福指数”排名第五。新冠疫情期间,奥地利人的幸福指数甚至提高了三个级别,主要归功于经济稳定和数字化的成功。



“幸福指数”领先奥地利的,分别是瑞士、挪威、芬兰和冰岛。除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外,排名前15位的都是欧洲国家。排在最后(第141位)的是中非的乍得共和国。


这一“幸福指数”评估了141个国家的经济(包括收入、经济稳定性和就业率)、投资(医疗卫生、教育和基础设施)和可持续性(环境、行政和收入分配)等40个指标。


2020年全球“幸福指数”前10名分别是:

  1. 瑞士 87.0

  2. 挪威 86.5

  3. 芬兰 84.2

  4. 冰岛 84.2

  5. 奥地利 83.9

  6. 丹麦 83.7

  7. 荷兰 83.5

  8. 瑞典 83.0

  9. 新加坡 82.3

  10. 卢森堡 81.4



持长居入境奥地利,为何被遣返


最近,《欧洲时报》得到消息称,数位持奥地利五年居留的中国人在搭乘航班从中国返回奥地利时,因为在中国居住时间超过一年,其奥地利“五年居留许可”因此作废,被拒绝入境奥地利,当场遣返回中国。这些中国旅客不得不搭乘同一飞机被“原机遣返”。



《欧洲时报》就此采访了多位奥地利律师,咨询相关法律规定及应对措施。


奥地利KAIBLINGER律师事务所曾在中国生活过3年、说一口流利中文的保罗·凯柏林格律师(Mag. Paul Kaiblinger )告诉《欧洲时报》记者,当谈及外国人在奥地利生活的“签证”或“居留权利”,一般我们彼此会问“你是几年的签证?一年签、三年签,还是五年/永居?”但奥地利的居留权,其实不是根据持有者允许在奥地利居留时间的长短来区分的,而是根据逗留目的(比如自雇、受雇、艺术家、工作有无薪酬等),目前其实共有12大类不同的居留许可。


曾在中国生活过3年、操一口流利中文的保罗·凯柏林格律师(Mag. Paul Kaiblinger )


奥地利居留许可的期限通常为12至36个月,如果申请人继续满足各类居留许可的要求,则可以申请延期。对居留许可持有人的限制取决于居留许可的目的。例如,在奥地利的逗留只能用于预期目的,例如“定居许可 - 不包括有薪酬工作”的持有人,不得在奥地利从事有酬劳的工作。但居留许可的用途可以被更改。为此,需要申请人向居住地的相关机构提出申请。


根据奥地利的居留法(Niederlassungs- und Aufenthaltsrecht:NAG)  第 10 (2) 条,如果当局认定居留许可持有人(“欧盟永久居留”持有人除外)的生活重心不再位于奥地利,则其居留许可会被认为失效,即无法继续在奥地利居住。尤其是,一年中在奥地利登记住所中的居住时间未满六个月,或者被认为生活重心已不在奥地利,则会被判定居留许可失效。



此外,奥地利的“配额移民”居留许可持有者,即允许他们在奥地利定居但不能从事有酬劳的工作,这类居留许可与大多数其他居留许可一样,每年在奥地利居住时间必须超过 6 个月或生活重心必须在奥地利。


当局判断居留持有者的生活重心是否在奥地利时,持有者在奥地利登记住址的居住时间是非常重要的决定因素。虽然这不是判断居住在奥地利的必要前提,也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


在奥地利外的短期逗留,不会中断居留持有者在奥地利的居住时间或成为生活重心改变的因素。如果因不可抗力(如疫情)或个人原因(必须暂时照顾生活在奥地利外的亲属)而必须在国外停留更长时间,是否等同于在奥地利的居住时间不够或生活重心转移而导致居留失效,必须基于每个不同的个案进行评估。



保罗·凯柏林格建议,如果持有奥地利长期居留者目前人还在中国,并打算回到奥地利,最近一年在奥地利生活时间不足6个月的,应提前联系奥地利当局说明自己不在奥地利的时间及原因。


如果居留持有人已经抵达奥地利而居留许可被宣布无效,他建议立即寻求法律帮助,并与自己的律师商议在自己目前的情况下是否可以对当局的决定提出上诉。



一旦您的奥地利居留许可被认定无效,可以申请新的居留许可,但必须满足与您的居留目的相对应的要求。如果是不能从事有薪酬工作的配额移民居留权,一旦被取消,则必须再次等待新的配额,由于这耗时很久且成本不菲,如果配额移民居留许可被认定无效,保罗·凯柏林格建议,如果有胜诉可能就应该向当局提出上诉。具体情况应由律师进行评估。



对此,奥地利太阳律师事务所的亚历山大·T·舒维默律师(Dr. Alexander T. Scheuwimmer)也向《欧洲时报》记者表示,由于各种原因持有人在奥地利的居留权可以被撤销,签证也可以被取消,但所有的撤销、取消决定,原则上都可以通过法律手段采取补救措施。为自己辩护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必须联系到相关当局,在维也纳就是MA35,可行的安全措施包括通过奥地利邮局寄出后续申请等。太阳律师事务所建议涉事者应该在离开奥地利前就联系相关当局,因为有些防范措施在您离开奥地利后就无法再实施。



一半奥地利人已接种疫苗


奥地利媒体报道,奥地利已有393万8390人接种了第一剂新冠疫苗,即超过50%的12岁及以上奥地利民众已经接种。


奥地利卫生部长沃尔夫冈·米克施坦因(Wolfgang Mückstein)也表示,要回归正常生活就需要接种疫苗。奥地利可以接种疫苗的人口中已经有一半得到了保护,这将进一步缓解感染情况,使下一步的解封政策成为可能。



奥地利卫生部报告说,奥地利共有 787万2174人可以接种疫苗。过去几周,疫苗接种速度从5月初的平均每天4.8万例提高到如今的每天8万多例。目前,奥地利大约每1.1秒就会进行一次新冠疫苗接种。


不过,辉瑞(BioNTech-Pfizer)新冠疫苗的到货困难,可能会对奥地利进一步的疫苗接种计划产生影响。


- THE END -


(以上内容由欧洲时报中东欧Tafart采访编译,部分内容参考自奥地利《信使报》《奥地利报》《今日报》等,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其他来自新华社、APA及网络,转载请注明《维城》EuroNews)

http://cdn.oushidai.com/static/upload/2021/06/10/20210610103132000000_1_68288_89.jpg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