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18岁就离开父母独立生活?男孩比女孩更易“啃老”?欧盟官方数据来了!

欧洲时报内参 2021-11-01 15:02:56
  • 0
  • 3474
  • 0
  • 0
  • 0


新冠疫情暴发近两年,各种封锁隔离措施对生产生活造成严重负面影响。法国一项调查报告显示,从经济层面上看,30岁以下年轻人是新冠危机的首要受害者。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由于学习培训遇阻、劳动力市场低迷导致就业难等多种原因,欧洲年轻人离开父母独立生活的时间变得越来越晚,而男性通常比女性与父母同住的时间更长。


法国《费加罗报》报道,由于新冠疫情,越来越多的欧洲年轻人选择留在父母家,推迟独立生活计划。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显示,2020年,欧盟年轻人“离巢”独居生活的平均年龄为26.4岁。


 《费加罗报》图。


在克罗地亚,25-34岁群体中有三分之二与父母一起生活,而瑞典这一比例仅有6%,为欧洲最低。

在法国,2019年25-34岁群体中有11%住在父母家,2020年增至16%;而葡萄牙25-34岁群体与父母同住的比例则从2019年的45%增加到2020年的52%。


 欧盟统计局图。


01 南北欧差异大

总体来看,北欧和西欧国家年轻人大多在二十岁出头就离开父母独立生活,而南欧和东欧国家年轻人则要等到三十岁左右。相对来说,地中海沿岸国家年轻人更“恋家”,“离巢”年龄均在30岁以上:葡萄牙30岁,马耳他、意大利30.2岁,斯洛伐克30.9岁,克罗地亚最高,为32.4岁。

而独立生活最早的三个国家分别为:瑞典17.5岁、卢森堡19.8岁和丹麦21.2岁。

为何南北欧差异如此巨大?欧盟统计局认为,这与情感生活、学业、经济独立水平、就业市场形势和房价等多个因素有关。此外,不同的家庭文化传统也是导致南北欧差异的原因之一:在南欧,结婚仍是孩子离开父母家开始独立生活的主要契机,而在整个欧洲尤其是西欧,结婚年龄中位数持续增加,这也在客观上推迟了年轻人“离巢”的年龄。

02 十年间“离巢”时间推迟

法国《费加罗报》报道,在2010年至2020年的十年间,约有十几个欧盟国家的年轻人“离巢”时间变晚了:爱尔兰青年离开父母独居生活的平均年龄从2010年的25岁推迟到了2020年的28岁,西班牙和克罗地亚的独立生活年龄增长了一岁,法国、荷兰和英国也略有推后。

而在卢森堡、瑞典和爱沙尼亚,年轻人离开父母生活的年龄提早幅度最大:卢森堡从2010年的26岁提前至2020年的20岁,瑞典从20岁提前到17.5岁,爱沙尼亚从24岁提前到22岁。


 欧洲各国年轻人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年龄对比图,黄色为2010年数据,蓝色为2020年数据。(费加罗报》


03 就业影响年轻人独立

在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年轻人想要离开父母独居,找到工作实现经济独立显得愈发重要。数据显示,在年轻人迟迟不离开父母家的国家,通常青年就业率也相对较低:比如在南欧国家意大利和希腊(独立生活年龄30岁),15至29岁年轻人就业率还不到30%。


 《费加罗报》图。


04 男性比女性更晚“离巢”

此外,欧盟统计局还发现,男性(27.4岁)通常比女性(25.4岁)更晚离开父母家,只有瑞典是个例外,男孩比女孩更早离开家(差0.1岁)。

不同性别独立年龄差距最大的是罗马尼亚:男性30岁,女性25.5岁,差4.5岁;其次是保加利亚:男性32岁,女性27.8岁,差4.2岁。克罗地亚年轻人是全欧盟最晚独立的:男性34岁,女性30.9岁,相差3.1岁。而瑞典、卢森堡和爱沙尼亚的性别差距最小,分别为0.1岁、0.4岁和0.5岁。


 欧盟统计局图。


研究指出,男女独立年龄差距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由于通常女性比男性更早成家(全球范围内男性比女性晚3.7岁结婚);二是男、女孩在家待遇不同:男孩通常会得到父母更多呵护,而女孩则更愿意离开父母迎接独立新生活。

05 政府出手帮助年轻人独立

01

西班牙要给年轻人每月发250欧元“住房支票”



《法兰西西部报》报道,西班牙将为18至35岁青年每月发放250欧元补助,为期两年,以帮助租不起房的年轻打工人离开父母家独立生活。


 《法兰西西部报》报道截图。


西班牙年轻人“离巢”平均年龄为29.5岁,远高出欧盟平均年龄26岁,而新冠疫情或让情况变得更糟。为帮助年轻人解决住房难问题,西班牙政府计划于2022年解冻2亿欧元,为18至35岁年收入低于23725欧元的年轻人每月发放250欧元的“住房支票”,为期两年。

西班牙30岁以下年轻人月平均收入为973欧元,25岁以下年轻人失业率高达33%,为欧洲最高。

02

法国扩大“青年保障计划”助年轻人就业



法国不平等现象观察所(Observatoire des inégalités)去年发布《贫困报告》显示,2018年,法国有530万贫困人口每月生活费低于885欧元,占总人口的8.3%,其中逾一半(52%)年龄不足30岁。观察所报告指出,年轻人群体的平均生活水准“比法国人生活水平低一半”,而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更有可能加剧30岁以下年轻人的生活困境。

为此,法国政府在今年初承诺降低“青年保障计划”标准,将有短期合同的青年也囊括进来;将一年期的工作延长,并扩展工种,让该计划受益人群扩展至20万人。

“青年保障计划”是奥朗德政府时期创立的一项制度。政府为“既无工作、又不读书、且未接受培训”的16岁到25岁年轻人提供每月最多497欧元的补助,条件是受益人须参加当地的社会融入计划。根据劳工部的数据,到2019年底,43%的受益人(其中75%没有学士学位)因此获得了工作、培训、半工半读合同或创业机会。

法国劳工部长博尔纳(Elisabeth Borne)强调说,对青年来说,该计划比单纯给他们发放“团结就业收入”(RSA)好,因为“青年保障计划”可以帮助他们进入工作轨道,而不是光发钱。



(欧洲时报/ 原野、来米 编译报道)


编辑:豆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