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上可怕的大瘟疫,看新冠疫情最终走向!

维城 2022-01-11 11:43:10
  • 0
  • 486
  • 0
  • 0
  • 0


《维城》视频号 ↑ 期待您的关注



新冠未知何时休,瘟疫千年世间留

自2019年末开始,2020年初业已遍布全球的新冠大流行,至今不息。人们一次次地预言这一次疫情会很快结束,但是一次次地失望。本以为在大规模施打疫苗后可以很快地压制住疫情,但没想到由于新冠是RNA病毒,极不稳定,所以变异又多又快,疫苗也逐渐无法控制住新变种。而且疫苗施打极其不平衡,非洲等贫困地区接种率极低,也成为新变种出现的温床。至今疫情导致了全球三亿多人感染,五百多万人死亡。


但是不得不说新冠病毒在人类几千年的瘟疫历史上真的就只是个弟弟,不知道在奥地利的大家有没有留意到,奥地利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各大小村镇都会有一个东西,那就是黑死病纪念柱。奥地利曾是黑死病肆虐的重灾区,真的是伏尸千里,四野无人。



而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瘟疫,有比较清晰史料记载的可能是公元前429年的雅典鼠疫,当时正值斯巴达和雅典争霸。最后因此被称为是斯巴达击败了雅典的原因之一。而在中国最早清晰记载是西汉元始二年,史书写着青周大疫,汉平帝诏曰:“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药。”


而在中国出土的殷商甲骨文上有类似但不太清晰的记载。而在考古出土的骸骨上也发现传染病的痕迹,说明人类自出现后,瘟疫就一直伴随着我们,只是在人类文明诞生前没有人去记录罢了。


当然最让人觉得可怕就算黑死病了,黑死病在人们脑中一般指的是欧亚第二次鼠疫大流行。1347至1353年在欧洲大范围蔓延,但实际上黑死病并没有在1353年后彻底结束,只是大范围结束,之后在各地局部依旧不断爆发。在18世纪才算勉强结束。



最可怕的瘟疫:黑死病


黑死病,现在根据历史考究,是蒙古帝国长子系(成吉思汗之长子术赤及其后代)金帐汗国军队攻打克里米亚的卡法时,把带有鼠疫的死尸投入城中所造成的。之后带有鼠疫老鼠的船到达意大利等地的海岸进入欧洲腹地,而鼠疫随着商队和教士的不断转移也从陆路在欧洲各地扩散。这种鼠疫现在被认为是来自于蒙古帝国的宗主系(成吉思汗幼子托雷之子忽必烈)元朝的中国境内。实际上当时在中国也爆发了大瘟疫,但是和欧洲不一样是,中国因为历史上早已经出现过,无论是族群身体免疫、处理经验,还是中国文明在历史上是中央集权程度最强的文明,所以处理疫情地严厉且迅速,所以相对欧洲没有这么严重。


这次疫情造成的严重结果是欧洲直接有至少三成人口丧生,全世界则有1到2亿人死亡。最直接后果是,引发人们对中世纪基督教神权的怀疑和不满。“你们不是说信你们,我们就无病无痛,长命百岁?原来是假的!”。意大利此后进入了对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进行“复兴”的文艺复兴时期,实际上起到了破除中世纪对天主教权的迷信,恢复了古希腊罗马文明中的失落但光辉部分的作用,旧瓶装新酒,实际上促发欧洲文明进入快车道。此后的西欧封建王权确立并强化(打破教权控制,强化世俗君主中央集权)、大航海探索、宗教改革等,都和这次疫情摧毁旧制度的思想枷锁有关。不知道算不算因祸得福了,当然奥地利这样的传统天主教中心区受到重创,此后慢慢落后于西班牙、法国、荷兰和英吉利这样的原来的边缘地区。


而这一次疫情同样在中国有所用作,此时是元朝末年,1351年正是元末大瘟疫最为猖獗的时期,而蒙古人对中国汉人实施暴政,强征暴敛,甚至很多人还没得病死就已经饿死。其中有一个人全家都是因为瘟疫和饥饿死去,几乎只活下他一个,他随后参加了这一年开始的红巾军大起义。这个人叫朱重八,后来改名朱元璋。是中国历史上被称为开局起点最低最传奇的皇帝,从乞丐到皇帝,他用了十六年。汉民族得以重新夺回中国的统治权,明朝也被称为“远迈汉唐,治隆唐宋”的强盛帝国。


黑死病其实对欧洲人来说本来不是陌生事物,第一次鼠疫大流行早在541年的东罗马帝国时代便开始了,主要流行于地中海地区的西亚和南欧。造成了数千万人死亡,其中欧洲人口至少损失四分之一。也造成当时极盛的东罗马帝国,失去了恢复整个原罗马帝国的机会,迅速衰败。之后的阿拉伯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趁机崛起,欧洲基督文明从此彻底失去在北非和西亚的统治权,历史就是在一次次偶然中被不断地改变,或许真的有所谓的天意。不过欧洲特别是西欧此后进入文明衰败的黑暗中世纪,除了教士和部分贵族,识字率有限,历史纪录也逐渐散佚,最终忘了,直到八百年后黑死病重来。


而奥地利本地在第二次黑死病过后,在1670年代再次爆发,当然这次就基本没有大规模向外蔓延,就奥地利自己的基本盘损失惨重,劲敌法兰西和普鲁士趁机先后崛起、奥地利在接下来两百年里各种原因下不但失去欧陆霸权,还失去了大德意志的统治权。


当然鼠疫最后也没放过中国,明朝可能因为鼠疫催化蒙元的败亡而生,但自己也因为瘟疫催化而亡。明万历末年,东北满清崛起,不断攻占明朝关外领土。而此时全球气候的骤然降温也引发满人不断南下。西晋和北宋末也是类似原因,导致北方游牧民族入主中原。



此外气温变化加上中原地区在崇祯年间爆发的,从北京一直到陕西的大瘟疫,造成了北方大批军民死伤。明朝失去了兵员和财源收入,民众不堪剥削和饥饿疾病,纷纷加入李自成的起义军中。明朝在兵员病亡和税收缺少(农民不是病死就是投入义军)中,加速了灭亡。而神奇的是,疫情在清军入关占领北京后就迅速消散了。此后清军势如破竹全面攻占中原内地,剃发易服,比之明朝更为保守并因为恐惧于汉人占绝对优势的文化高度和人口数量而残酷压制被征服的汉地,故而终清一代在思想文化、科技、商业发展上停滞不前,中国完全失去了与西方争夺的能力。黑色病让西方浴火重生,但是却让中华堕入深渊。当然原因不止于此,但本文不会展开。


描述明末瘟疫的《大明劫》,建议大家去看看



天花:夺命第二


黑死病之外,最可怕应该就算是天花了。天花可能是人类最古老的瘟疫毒源,在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的木乃伊上就发现过天花的痕迹。所以《圣经旧约》里对古埃及等地的瘟疫等的记载不仅是”神话故事“,很可能是真有其事。毕竟中华以外的文明,比如印度、犹太、伊斯兰、基督等都有用宗教经典记叙历史的习惯。天花据说最早在五万年前就可以感染人类,而且死亡率极高,只有得过不死的人才能终身免疫。


直到1796年,英国人爱德华.詹纳发明了牛痘才有了有效遏制天花的办法。天花自身有个缺陷,那就是天花的DNA病毒,变异困难,一旦有了疫苗就可以通过大规模接种有效抑制,而不像流感和新冠这样的RNA病毒可以随意变异。1980年,天花被宣布彻底消灭,是人类第一种也是至今唯一被消灭的病毒。


牛痘被质疑效力


而来自西班牙的殖民者有意无意地使用天花病毒去消灭美洲大陆的印第安原住民。毫无抗体的印第安人被消灭了九成,毕竟西班牙人不可能凭着铁制武器和火药就杀死这么多原住民。西班牙人在新大陆烧杀抢掠,但他们在带给原住民旧大陆的病毒时,也把梅毒等病毒带回了旧大陆,真的可以说是礼尚往来。




1918西班牙大流感


18、19世纪随着两次工业革命的进行,医学在内的人类科学迅速发展,许多传染病被遏制。之后人类就专注于自相残杀,一战就是人类对工业科技杀人效率的第一次检验。一战战死1500万人,已经是一个悲剧。但是双方不知道的是,武器杀人比疾病低效。就在双方杀不停时,1918年刚加入协约国的美国开始爆发了一种传染很快酷似感冒的疾病。当时美国正派军进入欧洲帮法国攻打德军,没有留意这样的”小事“。结果流感感染了五亿多人,五千万人病亡,一直延续到1920年才基本结束。而由于战时管制,双方媒体被限制报道,反而是法国邻居西班牙因为是中立国,大规模报道此事,所以后来被误传为西班牙大流感。


当然这事也没有就此结束,在二战后再次在1957年的中国大陆和1968年的仍是英国殖民地的中国香港爆发。而这两次正是西班牙大流感的变种所致,分别造成了200万和100万人死亡,但比西班牙大流感的死亡率已经低了很多。病毒为了适应人体在不断地变异,变得更具传染性和致命性更低,以可以更好地传播给人类。2009年时,发源墨西哥的猪流感也是最厉害的一次,当时也是封航,但是因为后来发现致死率很低,最后就群体免疫了事。


不过西班牙大流感应该不是流感病毒的第一次感染,至少在1889年在德国等地就已经出现了一次,但是当时传播力不足很快就被平息。也因此在后来西班牙大流感爆发时,三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反而得病后存活率比年轻人更高,据科学家估计就是因为中老年人中很多已经因这次预先感染而有了抗体。


而西班牙大流感和黑死病一样,也很快地改变了世界。德法英等因为大规模传染,士兵死伤无数,很多阵地甚至死得没人了,直接迫使双方希望尽快停战,特别是在经济上被封锁已久,损失更大的德国不得不请求投降。德国原本预计在1918年美军到达前抢占巴黎,但是由于武器跟不上战术以及疫情导致前线部队兵力不足,最终失败,大流感让一战加快结束,历史似乎因为疾病又一次被改写了。




希望在何处?


而除了黑死病、天花和流感三种最为著名的人类传染病之外,霍乱、麻疹、伤寒、梅毒、艾滋等都是让人觉得不寒而栗的魔鬼。人类一次次因为得到救治方法和预防方法放纵自己。比如说各种抗生素的出现遏制了大多数性病的传播,导致二战后1960到1980年代的西方性放纵时代。但之后的艾滋病让他们不得不又勒紧了裤子,有时候疾病或许会让人理智些和聪明些。




无论是之前黑死病、流感还是现在的新冠,都毫无疑问地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这一次新冠蔓延迫使冷战结束后这二十多年的全球化踩了大刹车,还让地缘政治冲突、全球金融问题、各国财政弊病等问题被集中引爆,各国为了自保不得不撕破脸,蛋糕变小了,得把对手赶走才能吃得饱。


人类诞生之日,各种传染疾病就伴随而生,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会离去。只能希望于人类尽量团结一致、科技进步、洁身自好等逐渐战胜这些传染型疾病。新冠蔓延让许多人许久没能回到故乡,与父母亲友相见,但也让我们更珍惜我们爱的人,因为只有在大灾大难面前,我们才知道谁是值得我们去守护着,谁才是真正关心和爱护我们的人。新冠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向来如此。





- THE END -

(以上内容由欧洲时报中东欧版顺锋山人原创,转载请注明《维城》EuroNews)

http://cdn.oushidai.com/static/upload/2022/01/11/20220111114151000000_1_68288_32.jpg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