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暴涨,维也纳却花巨资给希特勒修房子!奥地利人已不再关心乌克兰!神秘肝炎现身维也纳?

维城 2022-04-27 15:26:43
  • 0
  • 834
  • 0
  • 0
  • 0


随着俄乌冲突步入僵局,奥地利民众对于冲突的关注度越来越低,但是对于物价的上涨越来越敏感。此前总理内哈默曾经前往乌克兰和俄罗斯进行斡旋,但是他的这一举动在国内引发了巨大的批判声,民众认为物价才是优先级,反对党也不买账,说奥地利的影响力无足轻重,去了只是丢脸。



据统计,大部分奥地利民众认为应该严守中立地位,不应该过度干涉。舆论研究所Unique research为当前新闻杂志《profile》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40%的奥地利人认为政府在乌克兰战争中的立场“总体上是正确的”,23%的受访者认为政府的态度“太亲乌克兰”,17%的人“太亲俄罗斯”,20% 没有提供任何信息。



满意度取决于受访者的政党偏好:ÖVP 为 78%,Neos 为 53%,绿党为 49%,SPÖ 为 41%。相比之下,只有 17% 的 FPÖ 选民对这一定位感到满意,其中57%的人认为奥地利政府的政策“过于亲乌克兰”。

 


外交部长亚历山大·沙伦伯格 (ÖVP) 将中立描述为“奥地利自我定义的一个要素”。奥地利可以成为欧洲防御系统的一部分,但不能“参加军队”。沙伦伯格特别提到乌克兰冲突时说,奥地利在军事上是中立的,但在政治上不是,“我们不属于任何军事联盟,我们也不想加入,”但是我们会为结束冲突做出努力,比如提供燃料和防弹背心。



外交部长多次强调,这是一个捍卫西方生活方式及其基本权利和自由的问题。在全球范围内,这些权利仅存在于 25% 的联合国家。沙伦贝格说,眼下支持乌克兰人民是当务之急,这一态度和奥地利的欧盟成员国身份,以及中立的立场并不相悖。不过另一方,沙伦贝格却明确指出,乌克兰原则上不应该成为欧盟成员国,即便在未来也是这样。



奥地利民众最关心燃料通胀


奥地利人现在担心的是如何支付越来越昂贵的燃料成本,通货膨胀,加上房租、能源和食品价格的上涨,使奥地利面临贫困风险的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糟,奥地利的通货膨胀率接近 7%,这是40年来的最高值,盖洛普调查显示,对于 10 个奥地利人中的 7 个来说,物价上涨是他们日常生活中最关心的话题,通货膨胀对那些已经陷入困境的人打击最大。



奥地利人在物价上涨的情况下正在改变他们的行为:超过一半的人更仔细地计划自己的支出,50% 的人在购物或节省家庭能源时会转向更便宜的替代品,42% 的人限制他们的休闲时间活动,最贫困的 30% 家庭无法支付当前的消费支出。但对于那些无论如何都没有多少收入可言的人来说,几乎没有回旋余地:你总是要生活——对于更高的租金、运营成本、电费和供暖成本,你几乎无能为力,支出在增加,但收入保持不变。


根据奥地利统计局的数据,燃料价格与上一年相比上涨了一半。家庭能源贵了三分之一,住房和水也比一年前贵了 10%,因此民众在所有通胀中最关心能源问题奥地利统计局解释说:“乌克兰战争爆发后,奥地利的生活变得比 40 多年来更加昂贵:2022 年 3 月的通货膨胀率为 6.8%,通货膨胀率上一次达到同样高的水平是在 1981 年 11 月,为 7.0%”。



3 月份价格上涨的决定性因素是燃料价格的上涨,而燃料价格此前一直是价格的强劲推动力。家庭能源价格也继续上涨,尤其是取暖油价格,与去年同月相比上涨了 118.5%。



食品和非酒精饮料的价格平均上涨 5.8%,略高于 2 月份(+4.3%)。其中决定性因素是水果(3 月:+4.7%,2 月-0.4%)和牛奶、奶酪和鸡蛋(3 月:+5.5%;2 月+3.0%)的价格上涨。服装和鞋子的价格在 2 月份上涨 5.8% 后几乎保持稳定(平均 0.1%)。服装的开支降低了 1.1%(2 月:+6.2%),但鞋子的开支增加了 3.8%。



反映每周购买并包含食品和服务以及燃料的迷你购物篮价格水平同比上涨 13.7%(2 月:+9.5%)。在餐馆和酒店消费,平均要多付 6.6%,酒店服务价格上涨 5.4%,住宿服务价格上涨 14.6%。休闲和文化的价格平均上涨了 5.3%。跟团旅游的费用要高出 11.3%,休闲文化服务业增长3.5%。


在通胀的巨大压力下,奥地利人希望政府不再关注遥远的俄乌冲突,而是应该放在国内的具体问题处理上,比起俄乌双方的对错问题,奥地利大多数人还是更关注自己的钱包和菜篮子。



政府花巨资给希特勒修房子


因河畔布劳瑙(Braunau am Inn)是奥地利一个古老的小镇,紧邻德奥边界。在这个被BBC记者描述为“好像是用姜汁饼干堆砌的童话小镇上”,很多老宅子粉刷成柔和的浅色,美丽雅致。但其中一座建筑不仅让奥地利人纠结不已,还受到世界各地的注意,这就是希特勒出生的故居。



2019年11月,奥地利官员终于宣布结束这个二战后持续了70多年的争议:这里将改建为一个警察局。奥地利内政部长沃尔夫冈·佩斯霍恩(Wolfgang Peschorn)表示,这将发出一个明确无误的信号,即该房产不是用来纪念纳粹主义的。2016年,奥地利政府根据强制购买令,以约81万欧元(约合89.7万美元)的价格接管了这栋房子



1889年4月20日希特勒出生在这里。当时他的父亲作为基层海关官员被派到这里工作,他的家庭租用这里几周后又搬到镇上别的居所。希特勒3岁时,他们一家离开了因河畔布劳瑙这个小镇。1938年,纳粹德国吞并奥地利后,希特勒在前往维也纳的途中曾短暂返回这里。德国纳粹党将其买下,改建成包括一个公共图书馆和艺术画廊的中心。



奥地利政府在买下后对它进行了整修,改造阿道夫·希特勒在奥地利的出生地的成本预计将是计划的两倍多。维也纳内政部上周四证实,现在预计的开支不是最初计算的 500 万欧元,而是 1100 万欧元(约合七千七百万人民币),超支的主要原因是建筑材料价格的上涨。



公共 ORF 此前曾报告过成本增加,Braunau am Inn 房屋的改建及其未来作为警察局的用途应防止与巴伐利亚州接壤的地区成为新纳粹分子的朝圣地,该项目应在今年完成。然而该部表示,由于目前建筑部门的局势紧张,这项工作要到明年才能开始,到 2025 年结束。翻修的大幅超支引发了各界批评,在当前的局势下,花费如此巨资给希特勒修房子,无疑是巨大的浪费。

维也纳出现疑似神秘肝炎


自英国本月初通报出现原因不明的急性小儿肝炎后,该国相关病例总数现已达上百例,其中8人需进行肝脏移植。随后,包括意大利在内的多个欧美国家均出现类似病例报告。15日,世卫组织发文称,鉴于近一个月相关病例不断增加以及病例搜寻工作的加强,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多病例报告。世卫强烈呼吁会员国识别、调查和报告相关潜在病例。



英国境内病例总数已升至108例,部分病例需转至专科儿童肝脏病房;同时已有8名儿童因病情严重,现已接受了肝脏移植手术。另一边,美国阿拉巴马州也报告9例1-6岁儿童急性肝炎病例,其中2人接受了肝脏移植;意大利、丹麦、爱尔兰、荷兰、西班牙等欧洲国家也相继报告出现肝炎病例。



英国卫生部门数据显示,77%病例的腺病毒检测呈阳性。有分析认为,此种肝炎或与过去两年的疫情封锁限制有关。由于普通人群接触最常见病毒的几率降低,导致儿童免疫力可能较过去变弱。英国公共卫生安全局感染部门主任Meera Chand认为,除上述推测外,还有一种可能是这属于一种新冠长期影响。


通常,儿童肝炎感染通常没有症状或只有轻微损伤,但现在受影响的人肝酶水平和黄疸大大增加。据《今日报》报道,17名儿童甚至需要进行肝移植,其中1人死亡。世界卫生组织将肝炎排除在 Covid 19 疫苗接种的副作用之外:绝大多数年轻肝炎患者没有接种疫苗。



最近维也纳也发现了两例疑似感染的儿童患者,卫生部周一应 APA 的要求宣布,两名正在维也纳圣安娜儿童医院接受治疗的儿童受到影响。进一步的细节正在澄清中,暂时还没有公布,据报道,这两个孩子都没有处于危急状态。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截至 4 月 21 日,在十几个西方国家,至少有 169 名儿童感染了原因不明的肝炎。自 4 月初以来,英国报告了三分之二的肝脏感染,其余的分布在从挪威到罗马尼亚和美国的几个欧洲国家。奥地利卫生部周一报告说,上周奥地利的医生主动提供了信息,并报告了疑似病例,未来奥地利医生应该继续搜寻可疑病例并上报。




欧洲多国发“战争财”


德国《每日镜报》网站报道,挪威首相斯特勒(Jonas Gahr Störe)20日在议会宣布向乌克兰提供新武器。挪威政府表示,100枚法国制“西北风”(Mistral)防空导弹已移交给乌克兰。斯特勒还承诺,将继续提供武器。这些武器交付是挪威对乌克兰广泛军事援助计划的一部分。据报道,过去几周内,挪威已决定向乌克兰提供4000枚反坦克导弹和防护装备等。


然而,具有爆炸性的是,挪威2021年对俄进口额约为218亿克朗(约21亿欧元),与2020年同比增长58.9%。而今年3月的进口额更高,同比增幅接近90%。更讽刺的是,乌克兰战争爆发后的前几周,挪威对俄进口额还创下历史新高。


另据法新社此前报道,俄乌战争让一些能源生产国获得了一笔“令人不安”的意外之财。挪威的原油生产占全球市场约2%,为欧洲国家提供20%至25%的天然气,是该地区仅次于俄罗斯的第二大出口国。随着能源出口,挪威已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由于多国对俄制裁减少了供应推高了价格,挪威今年有望在能源上获得更丰厚的利润。


不过,挪威政府对这些指控进行了辩护。该国石油和能源部长亚斯兰(Terje Aasland)说,“有时候赚钱并不有趣,比如现在。”挪威外交部发言人则称,“政府实施的制裁是严厉和非常广泛的。”他表示,制裁在获得广泛的国际支持时最为有效,欧盟对俄罗斯的限制性措施也得到挪威法律的支持和实施,现在正在实施欧盟对俄第五轮制裁措施。


如果说挪威还是顺势而为,部分欧洲公司就是有意打擦边球了。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欧盟一直高呼要禁运俄罗斯能源,不断放话称其正在制定制裁措施。但数据显示,欧洲国家虽然天天把制裁挂在嘴边,俄罗斯石油的进口量却持续反弹,不少交易商甚至还通过“灰色渠道”偷买石油。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21日报道,为维持经济运转、防止燃料价格进一步飙升,欧盟的俄石油进口量不减反增。船舶追踪机构数据显示,4月迄今,从俄罗斯港口出发运往欧盟成员国的石油出口量为平均每天160万桶,较3月的平均每天130万桶有明显上涨。其中罗马尼亚、爱沙尼亚、希腊等国的进口量甚至较上月翻了一倍。



尽管欧盟嘴上嚷嚷着要制裁俄罗斯能源,但欧洲各国也迫切需要进口原油维持经济运转、防止燃料价格进一步飙升。交易商称,俄罗斯乌拉尔原油平均价格比布伦特基准价格要低20至30美元,俄罗斯石油的折扣对买家而言也非常具有吸引力。



为规避可能出现的新限制措施,不少西方石油买家还加快了俄石油进口业务的进程。报道援引船舶追踪数据称,荷兰壳牌公司、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西班牙雷普索尔公司等跨国石油巨头和大宗商品贸易公司,都在租用船只从波罗的海和黑海的俄罗斯石油出口终端运往欧盟。



《华尔街日报》称,4月从俄罗斯港口运往“不明目的地”的石油数量正在变多。与那些在运输文件上有明确目的地标记的石油不同,超过1100万桶石油被一反常态地装载到了没有预定航线的油轮上。通过这种“瞒天过海”的转运操作,俄罗斯石油可以与船上装载的其他石油混合,从而“模糊”石油的来源以避开制裁。一些交易员还透露,市场上供应的不少“拉脱维亚混合油”、“土库曼斯坦混合油”等精炼产品,很可能就含有大量俄罗斯石油。



一些西方能源公司也借用类似的手段“钻空子”,试图在交易中规避制裁。如欧洲能源巨头壳牌公司4月7日宣布,将停止在现货市场购买俄罗斯石油。但该公司规定,如果混合的俄罗斯石油含量不超过49.9%,就可以视作非俄罗斯产的石油并进行交易。



通胀数据持续增长带来的经济压力,更是让欧洲国家迫切寻求石油进口以维持经济运转。欧盟统计局2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消费者价格同比通胀率达到7.4%,其中能源价格同比上涨44.7%,是推升通胀数据的主要原因。



绿色和平把自己拴在俄油轮上


为了抗议从俄罗斯进口石油,挪威的绿色和平组织活动人士将他们的船用链子拴在一艘俄罗斯油轮上。环保组织周一报道,他们希望阻止这艘船将数千吨石油运往挪威斯兰坦根港,这艘油轮位于奥斯陆以南约 70 公里处的埃克森美孚石油码头前。



这四名活动人士在三艘小船和皮划艇上举着“停止为战争加油”和“石油燃料战争”的标语,呼吁挪威政府停止从俄罗斯进口化石燃料。由于乌克兰的战争,埃克森美孚应该终止与俄罗斯的合同,“我对挪威作为俄罗斯石油的自由港运作感到震惊,我们知道这正在资助普京的战争,”绿色和平组织挪威负责人弗罗德·普莱姆说。



普莱姆是在奥斯陆峡湾码头前将船拴在俄罗斯油轮锚上的活动人士之一,警方此前曾阻止其他三名激进分子接近油轮。埃克森美孚公司的一位女发言人告诉挪威报纸Børsen ,与俄罗斯的购买协议是在入侵乌克兰之前签订的,目前的制裁不影响交付,埃克森美孚挪威公司没有进一步的俄罗斯产品销售合同。



欧盟无法执行能源禁令


自俄乌冲突升级以来,欧盟已对俄祭出5轮制裁方案,“第6轮制裁”计划正在酝酿中。这一次,欧盟“最严厉的”制裁武器——能源禁令,预计将再次隐身德国《世界报》4月25日援引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即“欧盟外长”)博雷利的话称,实施对俄能源禁令或征收惩罚性关税很重要,但截至目前,“欧盟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统一的立场”。



他透露,该问题将在下届欧盟首脑峰会上再次讨论,在此之前,他不期待就此事做出任何决定。下届峰会将在5周后(即5月30日和31日)举行。欧盟国家一半以上的能源产品依赖进口,其中俄罗斯提供了41%的天然气、46%的煤炭和27%的石油。其中,意大利95%的天然气需求需要进口,俄罗斯是其最大的供应国(占总量的38%)。



德国、奥地利和匈牙利等成员国的态度让博雷利很沮丧。“一些成员国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他们不会支持对俄石油或天然气实施禁运或惩罚性关税。这意味着我们还没有在欧盟内部就禁运或关税问题达成一致。”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兼贸易专员东布罗夫斯基斯25日向英国《泰晤士报》证实,欧盟正在制定对俄“第6轮制裁”方案。他透露,其中包括“某种形式”的石油禁运。



相较之下,对于欧盟成员国来说,实施石油禁运比禁止天然气进口更有可能。因为欧盟国家更容易找到替代供应商,且管道输送的基础设施更加灵活。但任何对俄罗斯石油出口的制裁措施均需要欧盟27个成员国的一致同意,而匈牙利的态度也意味着这一想法已被“有效否决”。



马斯克正式收购推特


综合路透社和BBC报道,当地时间4月25日,推特公司接受了全球首富埃隆·马斯克的收购协议。根据协议,马斯克将以每股54.2美元,总计约4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推特,与其初始报价相同。此前被推特永久封禁的特朗普对此表示祝贺,但表示自己不会回到该平台,“我不会用推特,我会继续用TRUTH”



马斯克当天在推特上表示,希望推特能够成为继续为人们提供表达不同意见的平台。此外,马斯克还表示希望将推特公司的算法进行公开,以透明化内容推荐和屏蔽的具体逻辑。坐拥超过8000万关注的马斯克一直是推特的活跃用户。近几年来,自诩“言论自由绝对主义者”的他对推特的“言论不自由”多有批评,并表达过改进推特或创建新交流平台的想法。



- THE END -


(以上内容由欧洲时报中东欧judy原创编译,部分内容参考自ORF、奥地利《新闻报》《信使报》《奥地利报》《今日报》等,部分图片来自新华社、APA及网络,转载请注明《维城》EuroNews)

http://cdn.oushidai.com/static/upload/2022/04/27/20220427152539000000_1_68288_4.jpg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