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说: 7万就7万,只要能回家"!

英伦圈 2022-05-10 15:51:50
  • 0
  • 187
  • 0
  • 0
  • 0


从新冠疫情出现,到今天已经快三年了。


三年来,对于海外留学生来说,公认最难的事情就是回国了(甚至连论文和变阳都要退避三尺)。


圈哥采访了几位小伙伴,他们的故事只是疫情期间回国难的冰山一角,希望大家能在这些故事中找到共鸣。♥️



01

爸爸说: 

“只要能回国,7万就7万”


“我已经在英国待了一年半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迷茫、绝望、彷徨过。


“自从知道回国机票熔断以后,这几天我甚至把一年的眼泪都哭完了。”


留学生小A说,自己提前两个月买好了回国的机票,从哥本哈根转机。票代说这是目前最稳的一班,熔断几率比其他航线要小得多。


买好票以后,她心里就像有根线拴着一个将掉不掉的破风筝,一面担心它掉下来,一面又想让它在天上多飞一会:


因为即使票代说这班稳,也不代表没有熔断的可能 – 她总担心自己的航班熔断。


第二天刚起床,小A就收到票代的通知:你的航班取消了。



开幕雷击,瞬间毫无睡意。


“你知道吗?这种感觉就像是你马上就可以拥有一个期待了很久很久的东西,但突然接到通知这个东西无论你花多少钱都再也买不到了。这种心理落差把我搞懵了,我宁愿从一开始就有人告诉我结果。


她开始寻找其他航班,但动辄五六万的机票让她退缩了。



“有这钱我干啥不好?买一张机票,我真的舍不得。”


小A说,“父母真的太想让我回去了,他们说只要十万以下能回家都可以接受。他们可以,但我不行,我不能再这么花他们的钱了。


(小A和爸爸的聊天记录)


小A说,在没买票之前她曾经听其他朋友吐槽过疫情期间回国有多么困难,但她从未放在心上,因为她一直觉得自己足够幸运。


但是,疫情、战争、政策、航司规定等这些不可抗力因素就像是一座座高耸在云间的大山,一眼都望不到山顶,更别说翻越它们了 - 这些都是她在没决定回国之前从未考虑过的。


她曾听说过回国转机做检测的时候难,因为怕假阳拿不到绿码;酒店隔离的时候难,因为怕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密接。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小A和她的男朋友已经填了国航直飞的预约表,但是否能抢得上票还是未知。


不过小A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一次她想顺其自然了。


02


“隔离酒店,

仿佛是上个世纪的”


成功回国的留学生小C在看到她隔离酒店的那一刻懵了,她从来没在条件这么差的房间里住过。


那地方给我的第一感觉比上世纪的招待所条件还差一点,因为招待所应该没有虫子。但我一进这个屋子就在床上发现了虫子”。


(小C在到达隔离酒店的第一天就在床上发现了虫子)


衣柜里全是霉味儿,墙也很老旧,都掉皮了,还有很多脏脏的印子。



她至今都不愿再回忆在那里住过的21天,因为那快要一个月的时间里,连洗澡都是个麻烦事。


小C住的房间热水最多只有10分钟,在向层管反映后,得到的解决办法是“节约用水”。


怎么节约呢?


洗澡的时候先不要冲水,而是用水把沐浴露和洗发水打湿直接用。


于是每天洗澡就变成了一场她和热水的战役:她还没洗完,热水先没了,那她就输了。


(小C隔离酒店的卫生间)


她在开始的几天无比悲愤,并曾向12345打电话求助过,虽然答复是“马上就会得到解决”,但直到第21天,隔离期满,也并没有实质性的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小C对此表示了理解,因为换房需要额外耗费国家的人力和物力,还要麻烦医护人员协调。


然而,还有少数和她情况一样的隔离者并不愿配合,他们先后向层管反映,甚至大吵大闹,但都于事无补。



在适应了几天后,小C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存环境,并开始专注于自己的毕业项目。“在忙起来之后也就没精力去想这些事情了”,她说。


她回国时落地北京,隔离政策是14+7,后七天的隔离费用由政府补贴,因此隔离期间总共花费了5700元,这样的价格对标这种住宿环境,小C多少觉得有些不值。


(小C所在隔离酒店的环境)


“不过伙食倒是荤素搭配的很好,是能把我喂饱的程度。相对于住宿而言,伙食真的很好了。”小C这么安慰自己。


(隔离期间小C的伙食)


隔离期满后,她甚至不愿再回想那21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过她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学会了自我满足和自我慰藉,这也算是一点收获。


毕竟酒店盲盒抽取失败,那运气一定会在生活的其他方面补足;世间万物守恒定律总不过如此,物极必反是真的,否极泰来也是真的。


“可能这也是人生成长的一部分吧”,小C平静地说。


03

“巴黎机场被遣返,

回伦敦端了几个月的盘子”


小D是所有受访者中经历最波折的,因为他曾感染过新冠,只能走康复者路线。


他选择从巴黎转机,但在机场中转检测的时候,igm检测假阳了 – 这意味着他将要被遣返回英国。


“我心态崩了呀”,小D说,“已经三年没回家了,你知道我有多期待这次回国吗?起飞前一天我兴奋的都睡不着,凌晨五点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会。”


晚上12点,在接到自己igm阳性报告后,蒙圈之余他开始着手买回英国的机票。他先买了第二天中午的英航飞往伦敦的航班,没想到机场的柜员拒绝让他上飞机,原因是他igm检测为阳性。



但实际上,到英国的旅客只要pcr检测为阴就行,其他指标都不会检查。


“这是赤裸裸的歧视啊!”小D愤慨地说,他有点后悔和那个柜员说实话,不过第二次买好票以后,另外一个柜员却对此表示了同情和尊重。


时间紧任务重,小D的绿码有效期只有48小时,这意味着他必须在48小时之内坐上回英国的飞机,否则等绿码失效,他连回英国的资格也没有了。


“从小到大都没插过队,但是为了能把行李从回中国的航班转到英国这趟航班上,我插队了。”


“你知道吗?插完队以后,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当你需要一些东西的需求和欲望高于你对道德的需求的时候,道德好像都变得不重要了。”


疫情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只听说过回中国困难,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在回英国也变成了一件难事。


不幸中的万幸,小D和他的行李一起在绿码有效期内顺利回到了英国。


返回伦敦后,他先寄住在了朋友家里,然后开始找短租房,并且在一家中餐馆找到了一份临时兼职,好歹能cover掉一部分他继续留在英国的费用。


(小D在兼职的餐厅与老板娘合照)


一切都安顿好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注册GP打疫苗,有了接种证明,他中转检测再变成假阳就好解释的多了。


没想到吧?哥在英国待了三年,都没注册过GP!”面对圈哥的目瞪口呆,小D哈哈大笑:“我一开始还特自豪,看到我朋友们出去吃个饭还要给店家展示疫苗接种证明,我总觉得‘我没有,我骄傲’...


“没想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该做的事你永远都不能偷懒,否则这件事就会带着成百倍的代价席卷重来,我的经历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经历了起起伏伏波折后,小D终于在去年12月份回国。他在谈及这件事的时候,觉得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强了很多,“可能短期内不会再遇到这种能让人大起大落的神奇经历了吧。”


疫情仍未结束,回国之路尤为漫长。

在大家感到艰难的同时,大使馆、海关、各级医护人员和防疫工作人员其实也都为此付出很多努力。



圈哥采访的许多小伙伴都无一例外地提到了在一次次回国遇到的降维打击中自己心态的变化,他们从焦虑、崩溃、愤慨中学会了如何放平心态。


这种磨练对于即将要脱离父母怀抱、遭受社会毒打的他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在困难中学会自我救赎,总比消极堕落要好得多。


希望归心似箭的海外游子都能早日回家。

(英伦圈原创,作者:欧洲时报实习记者/张子薇,编辑:桃桃,全文内容与图片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转载请注明。)


点亮“收藏”“点赞”“再看”三连~愿5月疫情结束!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