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普现身英国! 与前妻"撕X"6年终胜诉! 这场家暴狗血大戏结束了?

英伦圈 2022-06-06 11:29:12
  • 0
  • 771
  • 0
  • 0
  • 0

英国时间6月1日晚8点整,德普赢得了和前妻Amber打了六年的官司


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与安柏·赫德(Amber Laura Heard )分别以《加勒比海盗》和《海王》被中国观众所熟知。








弗吉尼亚的陪审团宣判结果时,他正与英国吉他传奇杰夫·贝克、摇滚明星萨姆·芬德在英国巡演。


他在纽卡斯尔酒吧合影,给狂热粉丝签名,在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接受起立欢呼,他说:“陪审团给了我新生。”

图:每日邮报


作为败诉方,Amber来到了法庭,但面临着1500万美元的赔款,即便她在对德普的反诉中赢得了200万美元。


她说:“我今天感到的失望无法言喻。”

图:每日邮报


判决结果立即登上各大新闻头条,其实媒体早就开专栏梳理来龙去脉。


BBC:在英国败诉两年后,德普在美国获得平反

图:BBC


路透社:约翰尼·德普在诽谤案的审判中获得“响亮胜利”

图:路透社


金融时报:陪审团判决Amber向德普赔偿1500万美元

图:金融时报


这个案子在审判时还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在陪审团做出裁决三分钟后,法官告诉陪审团:你们并没有完成文书工作……



也就是说,陪审团提交的文书里未填写惩罚性损害赔偿金(punitive damages,即当被告恶意致原告受损时,原告可获得的除实际赔偿金外的损害赔偿金,这个数字可以为零)。


于是陪审团又在全网(TikTok)直播下,回到房间花了10分钟决定赔偿数字,最后他们决定为500万美元,但由于超过了弗吉尼亚州赔偿金最高限额35万美元,法官又将其调整至35万


在减掉Amber对德普反诉获赔的200万后(没有任何惩罚性损害赔偿金),最终,她需赔偿835万美元。


简而言之,陪审团认为双方互相诽谤,但Amber的问题更大。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德普和Amber的案子也持续六年之久,前后翻转不断;圈哥来给大家理清一下时间线:


事情要从2011年说起,两人因出演《莱姆酒日记》相识,相恋3年后结婚,15个月后就提出离婚。


2015年,Amber首次提出离婚,理由为德普有家暴行为,但由于没有证据,此事告一段落。


2016年5月,Amber再次提请离婚,并递交德普打砸东西的照片,获得了对德普的限制令。


2017年1月,在德普向Amber支付了700万美元和解金后,二人正式离婚。他们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的关系充满激情,时而不稳定,但总是被爱紧紧系在一起。”

图:每日邮报


然而,2018年,慈善组织 ACLU 为Amber代笔了一篇专栏文章——《我反对性暴力》,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该文将Amber描述为一个“代表遭受家暴的公众人物”,但并未提及德普名字。


之后,德普以5000万美元起前妻诽谤,而Amber也提出1亿美元的反诉,审判地点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就是这次判决的案子。

图:华盛顿邮报


其实早在2020年,德普指控英国报业《太阳报》诽谤,但遭到败诉,该报称有“压倒性的证据”表明他在婚姻期间曾多次袭击女演员艾梅柏·希尔德,英国法院裁定他“基本上真的”是打老婆的人(Wife Beater)。


英国法官安德鲁·尼科尔写道:“我承认德普先生让她担心自己的生命“,法官用129页的篇幅,确认Amber对德普14项暴力指控中的12项。

图:纽约时报


而在美国,德普的控诉核心是专栏文中的三句话,陪审团成员认为表述不实,且是恶意诽谤。


1. 安珀·赫德:我对性暴力发声,因而受到了文化之怒,这点需要改变;


2. 两年前,我成为了代表家暴的公共人物,我遭遇了文化对发声女性的全方位怒火;


3. 我得到了罕有的机会审视系统是如何保护权势男性的。

图:华盛顿邮报


对于这场大战,双方各有证词。


德普方:


《每日邮报》称,法庭上德普用一种断断续续、漫不经心的声音说话,把自己描绘为一个“南方绅士”,在他的成长中受到过母亲的虐待,而和Amber的相处让他想起曾经的经历。



虽然德普承认他体内确实有一个“怪物”,当他喝酒和吸毒时会显露出来,但他声称Amber是真正的施虐者,对他有种纯粹的仇恨。


他提交了Amber用卫生间的门撞击他头部的录像。


Amber还曾向他扔了一个酒瓶,导致他手指被割伤。


不过在法庭也审问了德普发送给朋友的信息,上面写着:“让我们把Amber烧了吧”,并扬言要送她一场全球羞辱、打算把她 X 了又 X、希望她“腐烂的身体烂在本田后备箱”。(本田连夜找律师...)


Amber方:

Amber称她从最初和德普见面时的“世界上最幸运的女人”,到几乎每天被叫做“c**t”。她将德普描述为一个暴力和嫉妒的男人,并指控其在澳大利亚用瓶子对她进行性侵犯。


她说德普伸手进入她的下体寻找可卡因,而当他用头撞她时,她的鼻子疑似骨折了。

图:每日邮报


Amber声称,在2015年的一次争吵中,德普用头撞了她,把她打得很厉害,并提交了脸部淤青的照片为证据。


她还控诉了网络上的喷子,他们说想把她的孩子放在微波炉里。


但她也承认,她并没有像之前承认的那样,将700万美元的离婚协议捐赠给慈善机构,她解释说已经花费了600万美元支付法律费用,已经无法履行承诺。


对于2017年两人通话音频的解释,Amber承认她打了(hitting)德普,但没有殴打(punching)。当时她在录音中说:“我只不过是扇了你一巴掌,那不是揍你,我只是打了你一下”。


还有一件离谱的事,便便事件。德普告诉法庭,他在和Amber的床上发现了一个便便,他感到很恶心。Amber辩解称是一只有肠道问题的狗拉到床上的。





此外,埃隆·马斯克和詹姆斯·弗兰科作为Amber的潜在证人(虽然并没有被法庭传唤),被Amber用以作为德普嫉妒的证明。

图:Amber和弗兰克曾一起出演电影


还有一件更神奇的事,在审判的一天(4月11日),德普身穿灰色西装,系Gucci领带,上有一只大黄蜂。

两天后(4月13日),Amber系了一条神似的领带,也有一个蜜蜂别针,并身穿同色西服。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以上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总之,双方都邀请了多位证人,德普依靠他的一些员工来证明自己的观点,而Amber则主要求助朋友来为其辩护。


被《每日邮报》称为“为数不多”的“公正观察者”之一劳雷尔·安德森博士告诉法庭:他们“互相虐待”,Amber的暴力行为“触发”了德普的虐待行为。她是二者的婚姻顾问。

图:TMZ


审判结果出来后,各界仍然看法不一,但德普的支持率高涨。他发表了一篇声明,获得了1850万点赞。


“陪审团将我的人生还给了我。我由衷地感到谦卑。”


“我希望我寻求真相被公布的努力会帮助其他人,不分男女,那些陷于我这般处境的人们,还有那些支持他们的人,永不放弃。”


他还用拉丁文写下:“真理永不消失。”


而Amber在一份声明表示,陪审团忽略了对她有利的证据。


“我为输掉这场官司而悲伤,但我更悲伤的是,我似乎失去了我作为一个美国人以为拥有的权利——自由和公开表达的权利。”


“我甚至更加失望的是,这场裁决对于其他女性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一次挫败。它将时钟倒回一个女性公开坦率发声就有可能被公开羞辱的时代。”


Amber同样在ins的声明只有39万点赞。

图:路透社

图:每日邮报


除了德普粉丝的狂欢,很多网友也纷纷表示对德普的支持,认为Amber的谎言是对Metoo运动和真正遭受家庭暴力男性和女性的伤害。


“人们反对Amber,不是因为德普是一个有权势的人或者知名演员,而是因为我们观看了审判,看到了谁说的是真话,谁不是。”







然而一些媒体开始谈及这场判决对厌女症的煽动,担忧仇女情绪正当化而丝毫不害怕责骂。


比如有人评论:她们毁了婚姻,就应该待在厨房或屋子里,而不是去发声。

图:每日邮报


《纽约时报》称,厌女症不是美国政治愤怒和社会功能障碍的潜台词,很多时候它只是文字。



BBC引用国际媒体律师斯蒂芬斯的话:“他们否认自己做过任何事情,否认自己是真正的肇事者,他们攻击称虐待行为的个人的可信度,然后颠倒受害者和犯罪者的角色。”


弗里曼女士则认为:“相信女人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卫报》记者直言不讳地写道:审判是厌女症的狂欢。



《纽约客》则评论:判决令人不寒而栗



《每日邮报》写道:“这是 Z世代的辛普森案:这一奇观被切碎,并在 TikTok 上被观看数千万次,被剪辑循环播放。 ”



对于与辛普森案件的比较,有人写道:


关于德普和Amber的事众说纷纭,大家怎么看呢?


欢迎小伙伴们来评论区畅所欲言~



(英伦圈综编,编辑:粥粥,参考来源:卫报,天空新闻,BBC,每日邮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纽约客,TMZ,推特,微信,图片除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


点亮“收藏”“点赞”“再看”三连~6月万事胜意!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