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宣!回国入境隔离调整为“7+3”!维也纳市长被假乌克兰市长骗了!奥地利版“淘宝”关闭!

维城 2022-06-28 19:19:58
  • 0
  • 562
  • 0
  • 0
  • 0


近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组织修订形成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版)》,全面落实“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总策略和“动态清零”总方针,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最大限度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将密切接触者、入境人员隔离管控时间从“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7天居家健康监测”调整为“7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3天居家健康监测”,即从14+7调整为7+3。



维也纳市长被假基辅市长“克利钦科”骗了


一周之内,一名假的基辅市长“克利钦科”骗了柏林市长、维也纳市长、马德里市长,与他们三人分别进行了一段视频通话,柏林市长发现不对后掐断了通话,维也纳市长全程没发现,还在结束通话后在个人社交媒体官宣两人通话一事,被发现受骗后他删除了帖子。目前,尚不清楚究竟是谁策划了该起事件,但真的基辅市长克利钦科将此事算在了俄罗斯头上,认为俄罗斯正在“通过假消息诋毁乌克兰政客”。



据德国之声报道,柏林市长弗兰齐丝卡·吉费的发言人介绍,事发当日,双方的谈话一开始中规中矩,“克利钦科”问了德国对难民的处理方案,但他忽然谈起了部分乌克兰人试图在柏林取得社会福利一事,还希望德国警方能够立即采取行动,要求乌克兰年轻难民回到乌克兰参战,谈到这里,吉费起了疑心。



当地时间25日,柏林官方发布了一张事发当日“克利钦科”与吉费通话的图片,指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视频会议不是在与真人进行,并且,对方和克利钦科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显然,这是一次深度伪造(Deepfake,也代指深度换脸技术)事件,当地警方已针对此事展开调查。



上周三,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市市长路德维格(Michael Ludwig)曾与这个冒名顶替的“克利钦科”通话,但他没有中断通话,因为他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当日,他还在两人通话结束后专门发帖,称自己和克利钦科通话,并介绍对方曾是一名职业拳击运动员,后来,他又将帖子删除了。不久,维也纳官方通报称,市长似乎是一起“严重的网络犯罪”的受害者。



目前,尚不清楚究竟是谁操纵了该起冒名顶替事件,但真正的基辅市长克利钦科暗示是俄罗斯操纵了这起事件。他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道,“朋友们,为了让乌克兰与欧洲伙伴争吵,然后得不到帮助,敌人没有松懈,正在所有方面发动战争,尤其是通过假消息去诋毁乌克兰政客。”



热浪席卷奥地利


接下来的一周奥地利将迎来持续的高温,大家要过一段高温的苦日子了。未来一段时间奥地利多地的气温都将稳定在30度以上,由于低压的持续影响,出现雷暴的风险将保持高位,预计直到周末,天气才会再次平静下来。



到目前为止,6 月的气温比 1991 年至 2020 年的长期平均温度高 2 度,接下来的几天维也纳人会大汗淋漓,本周维也纳的气温将高达 35 度,目前还看不到冷却的迹象。 专家指出,尽管天气炎热,啤酒只能在有限程度上支持身体维持身体机能,多喝水最重要,每天至少需要四升。



奥地利版“亚马逊”关闭


以亚马逊为目标的奥地利网上商店Kaufhaus Österreich最终不得不关闭该项目由前经济部长玛格丽特·施兰博克 (ÖVP) 发起,最初它是一个在线经销商目录,本应在大流行期间为国内公司带来业务。然后由于运营失败,该页面被改造成交易者的信息平台,与此同时,关于成本的争议也随之展开。



Kaufhaus Österreich曾经被拿来和亚马逊、淘宝进行对标,奥地利希望借此让更多奥地利人能够在本土的电子平台上进行消费,从而把利润留在国内。现在负责该平台的数字国家秘书处向 APA 提供的项目总成本为 946,068.54 欧元,而就在几天前,经济事务部前秘书长迈克尔·埃斯特尔(Michael Esterl)在 ÖVP U-Committee 估计成本为 120 万欧元,甚至有消息称该项目总共花了180万欧元。


该平台于 7 月 1 日关闭,据称,该项目迄今尚未实现经济效益,关闭后每月近 2,200 欧元(每年 26,235.40 欧元)的最后维护费用将节省下来。这个平台在2020年圣诞节前开业,对于在冠状病毒封锁期间没有电子商务经验的小型贸易公司来说,这应该可以缓解圣诞节业务的损失,正如现在负责的政客所承认的那样,它只是没有用,但是初衷是好的。


ÖVP 经济和劳工部长 Martin Kocher说:Kaufhaus Österreich是一个意图非常好的项目,但从成本效益的角度来看并没有真正发挥作用, 由于持续的运营成本和目标无法实现”,纳税人的浪费应该停止。” 


Neos 秘书长兼数字化发言人 Douglas Hoyos评论说:“纳税人再次不得不为这个联邦政府的资本投资付出高昂的代价,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但 ÖVP 和商会却坚持这样做。”



项目一开始由经济商会(WKÖ)负责,随后由于网站搜索功能缺失无法运营,国营的奥地利经济服务中心 (aws) 代表经济事务部接管了该网站,作为经销商平台运营,在该平台上介绍补贴并提供有关数字化的建议,商会退出了该项目。



奥地利恐无法喝上啤酒?


由于乌克兰战争,谷物和淀粉,以及玻璃和罐头都供不应求。对于奥地利啤酒厂来说,啤酒生产变得越来越困难平均而言,每个奥地利人每年喝大约 100 升啤酒,选择范围很广,有 Zwickl、Lager、Pils & Co.,而 Radler 等混合饮料也很受欢迎,尤其是在夏季。


但奥地利啤酒厂目前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乌克兰的战争使得原材料的获取变得极其困难。包装材料的供应情况,如玻璃、罐头和产品包装的纸盘配料,货源不仅不稳定而且紧张。乌克兰一直是玻璃瓶的主要供应国,也是淀粉和谷物的主要供应国。



例如,乌克兰的一家大型玻璃工厂就被战争摧毁了。“如果供应突然减少,价格将相应上涨,”啤酒厂表示,啤酒的生产、产品的装瓶和包装的制造都是能源密集型的。


下奥地利啤酒制造商也在与货运能力作斗争。“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能够通过员工的大量额外努力和额外成本来维持供应。不幸的是,如果原材料或包装迟到,我们可能不得不推迟向我们的贸易伙伴交货或没有可用的运输能力,我们竭尽所能保持成熟的交付可靠性,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Egger 销售和营销董事总经理 Frank van der Heijden 解释道。


22人死在酒吧原因不明


在南非东伦敦市的一家夜总会举行派对后,至少有 20 名年轻人死于不明原因。当地官员周日首先向法新社证实,在夜总会内发现了 17 具尸体。省政府安全部门负责人 Weziwe Tikana-Gxothiwe 后来对当地电视台说:“三名伤者在医院死亡,两人仍处于非常危急的状态,”迄今已有22人死亡。



南非当地报纸《每日快报》(Daily Dispatch)报道称,死者的尸体分散在桌子和椅子上,但没有明显的受伤迹象。《每日快报》的记者已到达现场,但表示现场图片不适合公开发布。


据警方发言人称,死者年龄在18至20岁之间。死因最初尚不清楚,但尸体显然没有外伤,目击者表示怀疑受害者可能是被毒死的。据美联社报道,死者们参加了一场为庆祝冬季学校考试结束的派对,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导致了这些年轻人的死亡。据《每日快报》报道,有猜测称,这些顾客可能是接触了某种毒药,或者可能发生了踩踏事故。



这家酒馆外,停着大量的警车和救护车。死者和失踪者的父母和家人呼喊着他们的名字并恳求进入室内,但无人回应。据美联社报道,当地卫生部们发言人希杨达·玛纳纳(Siyanda Manana)表示:“目前我们还无法确认(这些人的)死亡原因。”希杨达·玛纳纳还表示:“我们将尽快进行尸检,以确定可能的死亡原因。死者已被送往国家停尸房。”



当地报纸 DispatchLive 报道说:“尸体躺在桌子、椅子和地板上,没有明显的受伤迹象。” 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一开始无法证实其真实性,显示的尸体躺在酒吧的地板上,没有明显的受伤迹象。


当地电视台可以看到警察试图安抚夜总会外的人群。“孩子没有在家睡觉的父母都聚集在这里,”显然,这是一场毕业考试后的庆祝活动,东伦敦位于印度洋约翰内斯堡以南近 1,000 公里处。


http://cdn.oushidai.com/static/upload/2022/06/28/20220628191856000000_1_68288_59.jpg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