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性大审判:巴黎恐袭案终于尘埃落定,法庭祭出法国刑法最高量刑!

欧洲时报内参 2022-06-30 14:25:49
  • 0
  • 536
  • 0
  • 0
  • 0


法国6月29日疫情数据

法国新增124724例,累计确诊30860152例,新增死亡48例,累计死亡149491例;


更多欧洲疫情数据,请浏览文末疫情图。


经过10个月的庭审,法国2015年11月13日巴黎恐袭案在6月29日晚终于做出判决。2015年11月13日,一个恐怖小分队受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指使,同时在巴黎市区和郊区圣德尼市(Saint-Denis)发动恐怖袭击,造成130人死亡,是法国有史以来发生的死亡人数最多的恐怖袭击。

这场审判是法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刑事听证会,法国警方也处于最高警戒状态。有民众提问:可否在电视上观看判决直播?

法媒《世界报》对此的解答是,审判现场有摄影机,但只用于拍摄存档。这些图像资料将在判决后直接存档,只能在50 年后被查看——并且仅用于研究或记录等用途。

 律师 Me Marie Dosé 6月13日在巴黎特别巡回法庭开庭答辩的素描画像。(法新社图)。

终判决尘埃落定

当地时间20时左右,巴黎特别巡回法院院长让-路易·佩里埃(Jean-Louis Périès)开始宣读判决。 

20名被告中,除了名叫法里德·哈尔哈奇 (Farid Kharkhach)的被告外,其他19名被告均被判有罪。

其中,唯一幸存的恐袭小分队成员、此次最主要的出席被告——阿布德斯拉姆(Salah Abdeslam)被判犯有“参与恐怖犯罪组织”以及“恐怖主义犯罪团伙谋杀罪”,并被判处法国刑法规定的最高量刑—不可减刑的无期徒刑(perpétuité incompressible)。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阿布德斯拉姆声称放弃触发炸弹背心,然而,特别巡回法庭认为他的炸弹背心失效,因此对阿布德斯拉姆的说法提出质疑。

同样被判“不可减刑的无期徒刑”的还有缺席被告——亚辛·阿塔尔( Yassine Atar),他是袭击的发起人。

此外,缺席被告、被推定已于伊拉克-叙利亚地区死亡的克兰兄弟(frères Clain)也被判处不可减刑的无期徒刑。

而为阿布德斯拉姆提供住宿,并陪同恐袭队员前往巴黎、随后返回比利时的穆罕默德·阿布里尼 (Mohamed Abrini)被认定为恐袭案同谋。他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中22年内不得减刑假释。

奥萨马·克雷姆(Osama Krayem)和索菲恩·亚里( Sofien Ayari)皆被判处 30 年有期徒刑,并且三分之二刑期不得减刑假释。其中,在爆炸物方面有专业知识的奥萨马·克雷姆曾于2015 年 11 月 13 日与索菲恩·亚里一起前往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后者也“提供了后勤支持,协助 [恐袭小组] 其他成员执行任务”。

同样被判处 30 年有期徒刑、且三分之二刑期不得减刑假释的还有比利时人穆罕默德·巴卡利( Mohamed Bakkali):“巴卡利参与了武器搜寻。(...) 并且在 11 月 13 日的袭击的后勤工作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阿里·哈达德·阿苏菲(Ali El Haddad Asufi)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并且三分之二刑期不得减刑假释。 

阿德尔·哈达迪(Adel Haddadi )和穆罕默德·乌斯曼( Muhammad Usman)都被判处 18 年监禁、其中三分之二刑期不得减刑假释:他们被怀疑在奥萨马·阿塔 (Osama Atar) 的命令下,带着假身份证离开叙利亚。乌斯曼还负责巴基斯坦圣战组织的爆炸装置。

上文提到的法里德·哈尔哈奇被判犯有欺诈罪,而非恐怖主义犯罪。

历史性的审判

这个历史性的审判从去年9月初开始,在巴黎市中心的司法宫进行。

庭审持续了148天,6月29日最后一天特殊重罪法庭转移到秘密地点作出宣判。

此案还有6名被告是缺席审判,其中5人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高级干部,被认为已经死亡。


 参与2015年11 月 13 日袭击部分恐怖分子。(法新社图)

判决前一天:最后的发言机会


在判决前一天,法庭给14名出庭的被告最后一次发言机会。恐怖小分队中唯一活下来的成员阿布德斯拉姆反复对恐袭案的受害者表示“真诚的”的歉意,同时说“我不是谋杀者,不是杀人犯”:

“公共舆论认为我在咖啡馆的露天座上拿着卡拉尼什科夫冲锋枪朝人群射击,公众舆论说我在巴塔克兰剧场。要知道,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如果你们以谋杀罪判处我,这是不公正的”。

 阿布德斯拉姆。(法新社图)。

庭审期间,他一直试图避免被判不可减刑的无期徒刑


 阿布德斯拉姆在法庭上。(法新社图)

全国反恐检察院(Pnat)的代表认为,阿布德斯拉姆采取一种“持续弱化事实的策略”,但他在事发时,“确实试图引爆身上的炸弹背心”,他手上沾着所有受害人的血”。

为了避免被判无期徒刑,他还说法国司法仅仅判处过4次最高刑罚,都是涉及针对未成年人犯罪的罪犯,而且都是精神变态者。

阿布德斯拉姆坚称,自己出于“人性”,最终没有引爆身上的炸弹背心,自己“没有精神变态,也不反社会”。

此外,他是“没有执行命令的逃兵”,但司法部门对他的求刑像是“军事法庭”的求刑,是在宣判“敌人”,而不是“被告”。

“司法不是发泄愤怒的武器”

此案的原告有近2600人,其中近400名恐袭案的幸存者和受害人的亲属在庭审期间出庭作证,讲述了很多令人毛骨悚然的经历。


 2015年11月3日晚袭击发生后,巴塔克兰音乐厅被疏散。(法新社图)

辩护律师提出警告,要求法庭避免出于感情原因做出“特例判决”(justice d'exception)。

 恐袭幸存者在 2021 年9 月 8 日的审判中出庭作证素描。(法新社图)


去年9月8日开审的第一天,庭长也表示,这个“历史性的审判”将严格遵守司法规定。

包括辩护律师在内,有不少人提出,不要做出“报复性的”判罚,不要按照检方求刑那样,做出“具有象征意味的”判罚。有辩护律师说,“司法不是发泄愤怒的武器”。

检方的量刑要求

事实上,检方对20名被告(包括缺席审判的人)求刑分别为5年到不可缩短的无期徒刑不等的徒刑。

除阿布德斯拉姆外,阿达尔(Oussama Atar)也被要求判处不可缩短的无期徒刑,他是“伊斯兰国”的“高级干部”,是恐袭案的指使者,被认为已经在叙利亚死亡。

有3名辩护律师要求法庭无罪开释自己的委托人,因为他们是“无辜的”。其中一位委托人在最后发言时,反复说“我不是恐怖分子”,另一位委托人抽泣着说:“我害怕你们做出的判决”。

阿布德斯拉姆的一名辩护律师表示:“庭审的目的,就是厘清事情原委,做出最好的判决、确定每个人的责任,以使此类恐袭案不再发生。我希望法官们能搞清楚事情发生的前后过程,能恰当地运用法律规定做出最公正的判决”。

(欧洲时报/ 王简、靖树 编译报道)

编辑:一然、靖树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