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13岁女孩死于“儿童乳腺癌”,是无意的错判还是故意的种族忽略?

想法 2022-08-05 11:49:09
  • 0
  • 239
  • 0
  • 0
  • 0

希洛(Shiloh)的名字来自圣经,意思是“来自上帝的礼物”。葬礼弥撒后,Shiloh的母亲说:“我们没有为她的死做好准备,她没有接受到临终关怀,因为这之前,我们被告知她的‘预期寿命为五年’。六个月后,我们仍然不知道女儿死于什么。我实在不忍心将她挖出来进行尸检。”


13岁法国少女的父母为我们讲述他们的“十字架之路”。


图源:Claire Delfino / Paris Match


希洛的母亲戴安·迪亚基特(Modibo Diakité):“每个夜晚,当我闭上眼睛后,我就如在地狱一般痛苦。每个清晨,让我起床的动力,只有我要起来维护女儿的坟墓。”


希洛是一名13岁的女孩,于2021年12月死于左侧乳腺癌。她的父母指出,一连串的误诊导致他们的孩子死亡。


图源:gettotext.com


“她遭受了殉难,经历了一场暴行”,她的母亲黛安在欧洲法庭上作证。小希洛的案例提醒了人们儿童癌症的存在。


“世界上不存在13岁的乳腺癌”。2021年12月,13岁时死于乳腺癌的希洛的母亲戴安在经历了几个月的医疗痛苦之后,又听到了这句话。



“如果她做了检测,是能生还的”


希洛自2020年底,胸部开始有膨胀的痛感,并伴有排便异常的现象。2021年3月,希洛洗澡时发现自己的左乳房发红并伴有条状纹路。戴安通过网上搜索,认为这是癌症,但希洛就诊医院的放射科医生却铁定的说:“女士,乳腺癌在儿童中不存在。”


图源:gratisography


超声波检查后,希洛的医生开了抗生素和消炎药。但是病情并没有什么好转。


4月6日,戴安带着女儿又去了欧博讷的儿科急诊室。但是这里的放射科医生倾向于过敏,他询问家里是否有动物:“她会被抓伤,她会被撞到吗?”


“儿童不存在乳腺癌!” 戴安说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但我认为希洛13岁不再是个孩子”。


图源:PORNPAK KHUNATORN/ISTOCK


直到4个月后,看到紫色的乳房完全变形,医生才开了为她进行活组织检查。最终结果为:左乳患有乳房血管肉瘤。


“一夜之间,我们看到她的胸部有一个红点,一侧中长出粉刺,有各种条纹,静脉,就像橘子皮一样。她在屋子里已经无法走路了。” 希洛的母亲说。


年轻的希洛是乳腺癌的受害者,她的母亲计划对所有没有为她的女儿进行检查的医生提出投诉。



法国儿童癌症增加 18%


13 岁的小希洛的案例提醒我们注意许多儿童癌症,有统计称440名儿童中就有1名在15岁之前患上癌症。在法国,每年总共有2500名新患癌症的儿童,500名死于癌症。此外,国家健康保险基金的统计数据显示,在2003年至 2019 年期间,儿童癌症增加了18% 。由于普查方法上的偏差,这一数字在很大程度上被低估了。


图源:资料图


在南特附近的圣帕赞,自2015年以来已有25名儿童患癌症,其中7人死亡,人口基数约为30000人。


在圣罗加蒂安,拉罗谢尔附近的2200名居民,在2008年至2019年期间,已发现至少6名患者,其中1人死亡。2011年至2020年,在上汝拉的四个市Les Rousses、Prémanon、Morez和Longchaumois共有16起病例。因此,可以得出结论:这种流行病的发生率正在悄悄地加大,其中90%与环境因素有关,即农药、电磁波等对细胞致癌性有影响的因素。


图源:marieclaire.fr


国际与战略关系研究所研究员让-弗朗索瓦•科尔蒂(Jean François Corty)谈到儿童癌症的流行时提醒道:“所有医生都应该在他们所在地区出现癌症症状有所警示,为了保险,他们应该开具检查以寻找肿瘤。”


戴安除了控诉化疗不及时,还提到一个更让人揪心的层面——医疗歧视。



“希洛受到轻视和虐待”


“我们在一个拥有良好卫生系统的国家,为什么我的女儿没有从中受益?”


一天早上,戴安听到护士们惊呼:“你怎么能呆在里面?你必须打开窗户!”这是因为希洛的感染闻起来很臭。


突然之间,戴安的脑子中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些医学怠慢可能源于歧视,但她无法证明这一点。


图源:Claire Delfino / Paris Match


她是马里人,带有浓重的口音。医生说她法语说得不好,他们甚至纠正了戴安的发音。“我在想如果我是法国人,我就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所以戴安经常选择沉默。但是孩子去世后,她却勇敢站出来讲述实情。


她回忆道,曾经有医生拿着病历,尴尬地走到她面前:“他们怎么把抗生素换了这么多次?”在阿让特伊,一名医生在电话中承认了他的同事的不当行为。


图源:santemagazine.fr


“如果及时化疗,她有可能摆脱死亡的命运。即使这场官司需要十年,我也会坚持下去,” 戴安说。



律师Me Sabine Doucinaud表示:“这场官司是个持久战,因为法国在近四十年的时间里,实际上仅发现了八例乳腺血管肉瘤,并且所有病例集中在32 岁以上的成年人中,在儿童或青少年中几乎没有。所以医生经验上无法判断此疾病也是情有可原。”



这场官司引起了很多法国人的关注,他们一起等待着真相与结果,你认为希洛的医生们是否失职?你又有没有惊讶于“儿童乳腺癌” 呢?


不管怎样,希望法院给死者和医生一个公道的结果……


// End // 


向上滑动预览

文字:汩桥
审编:Léa
参考资料:
https://www.parismatch.com/Actu/Societe/Cancer-du-sein-de-l-enfant-le-calvaire-de-Shiloh-13-ans-1811092


本文为想法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如需转载,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转载须知。


http://www.oushidai.com/static/upload/2022/08/05/20220805114802000000_1_362546_14.jpg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