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瑞典保持瑞典样”!瑞典极右翼上位,都怪移民?欧洲集体“向右转”,原因是…

欧洲时报内参 2022-09-16 10:44:55
  • 0
  • 249
  • 0
  • 0
  • 0
瑞典议会选举结果9月14日晚揭晓,右翼政党组成的反对党阵营以微弱优势获得多数选票支持,支持现任政府的党派阵营在选举中失利。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跃升为议会第二大党,成为大赢家。法国智库专家、巴黎政治学院政治学教授多米尼克·雷尼埃(Dominique Reynié)指出,瑞典极右翼政党在本次选举中大获成功,与该国近30年来失败的移民政策息息相关。瑞典极右派的胜利大大鼓舞了将在10天后迎来选举的意大利极右派。专家指出,在能源危机的背景下,欧洲人的经济不安全感与日俱增,这必将进一步在选票上体现出来。

01 极右党支持率从1%飙至20.5%

根据瑞典选举委员会14日晚公布的99%计票结果,由温和联合党、瑞典民主党、自由党和基督教民主党组成的反对党阵营共赢得176个议席,由社会民主党、环境党、左翼党和中间党组成的支持现任政府的党派阵营获173席。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极右翼的瑞典民主党和中右翼的温和联合党分别以107席、73席和68席成为议会三大政党。

瑞典首相安德松14日晚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在2022年议会选举中失利并宣布辞职。她对瑞典民主党成为第二大党表示不安。


反对阵营领导者、温和联合党党魁乌尔夫·克里斯特松则在稍晚表示,他将着手组建新一届政府。

而瑞典民主党领导人吉姆·奥克松(Jimmie Åkesson)则说:“我们已经受够了失败的社会民主主义政策,这些政策8年来一直在把国家引向错误的方向。现在是开始重建安全、福利和凝聚力的时候了,是把瑞典放在第一位的时候了。”


分析人士认为,瑞典民主党无疑是本次选举的大赢家。尽管安德松领导的社会民主党仍以30.3%的支持率高居首位,但极右翼瑞典民主党却以20.5%的支持率成为瑞典第二大党(2005年得票率仅为1%),同时也成为反对阵营第一大党。这意味着今后议会通过的每一项法案都需要获得该党支持才能实现超过半数赞成票,该党将会对政府决策产生重大影响。

02 “让瑞典保持瑞典样”

瑞典民主党源自法西斯政党,在1980年代末从瑞典的暴力新纳粹组织中脱颖而出,将自己标榜为一个社会保守派政党,口号是“让瑞典保持瑞典样”(Bevara Sverige Svenskt),捍卫瑞典的民族传统和文化。

拒绝来自非欧洲国家的移民是该党政治的一个核心纲领,也是选举成功的关键。有学者指出,尽管瑞典民主党“开放的瑞典”政策宣扬,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瑞典人,只要他们学习瑞典语言并接受瑞典文化,但穆斯林似乎并未被包含在其中。

在思想方面,瑞典民主党党魁奥克松和欧洲其他极右翼同僚一样疑欧、反移民。2009年,奥克松曾说穆斯林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外国威胁”;此外,他还多次讲述“儿时创伤”:被“难民”从自行车上推下来,并被骂“嗜血的瑞典人”。

另一边,奥克松又以为自己的政党“去妖魔化”而闻名。他将新纳粹分子和任何表露出种族主义倾向的人排除在政党之外,然后树立自己“普通瑞典人”的形象:爱吃披萨、爱读犯罪小说、承认曾沉迷赌博……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一个时代已经结束。”哥德堡大学政治学教授乔纳斯·欣福斯指出,新政府将为维护法律和治安投入更多的资金;在一段时期内,瑞典人的特性和对瑞典价值观的忠诚将成为中心思想,并渗透到学校和大学的课程、图书馆、文化和行政服务中。

03 专家:极右崛起是移民的“锅”

法国智库政治创新基金会(Fondapol)总裁、巴黎政治学院政治学教授多米尼克·雷尼埃(Dominique Reynié)在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表示,瑞典极右党派在本次选举中大获成功,与该国近30年来“不负责任的大规模移民政策”息息相关。

雷尼埃指出,上世纪90年代以来,瑞典开始迎来大规模非欧洲移民潮,导致本国文化受到冲击。尽管近年来,瑞典政府在移民问题上的态度出现180度大转弯,但为时已晚。

“融合难主要是因为新移民大多来自贫困国家,且普遍学历较低。”雷尼埃表示,2005年巴黎郊区爆发骚乱时,瑞典人并不能理解;但如今,瑞典本国也遭遇了严重的贩毒问题,局部地区治安痼疾难除,黑帮火拼使用手榴弹司空见惯。结果就是,虽然绝大多数瑞典人嘴上会夸赞多元文化,但实际上并不会和非欧洲移民“混合”——不会生活在一起,更不愿意与之通婚,仿佛两个平行世界。



 为了抗议极右团体烧毁《古兰经》,抵制反移民、反伊斯兰的丹麦极右“强硬路线”党领袖Rasmus Paludan在瑞典举行集会,4月14日,斯德哥尔摩西南部Linköping爆发示威,抗议人群向警方投掷燃烧瓶,两辆警车被烧毁;4月15日,斯德哥尔摩西部城市Örebro再发生骚乱,四辆警车被烧毁。(瑞典《快报》Expressen视频截图)

雷尼埃注意到,与不少欧洲国家一样,瑞典的温和中右翼支持率也被极右翼超越。另外,左翼社民党在首都斯德哥尔摩及各大城市获得历史性大胜,与其他地区成鲜明对比,而这一现象在其他西方国家也得到印证:比如英国脱欧投票,美国特朗普的支持者,奥地利、意大利和荷兰的民粹主义势力等。

04 能源危机恐推动欧洲极右势力进一步上升?

瑞典民主党的胜利大大鼓舞了正在为9月25日提前选举做准备的意大利极右派。

意大利极右翼政党联盟党魁萨尔维尼发推文调侃说:“连在美丽的民主瑞典,左派都被赶回家了。现在轮到我们了,(9月)25日我们必将胜利!”


意媒指出,意大利兄弟党党魁、45岁的梅洛尼(Giorgia Meloni)极可能成为意大利第一位女总理。梅洛尼出生在罗马工人阶级聚居的加尔巴泰拉,自2020年9月担任欧洲保守派和改革派政党主席以来,一直致力于将意大利兄弟党塑造成爱国主义的保守派捍卫者。实际上,意大利兄弟党是由墨索里尼独裁时期的部长阿尔米朗特创建的意大利社会运动”(MSI)的后裔,是不折不扣的“后法西斯主义“极右党派。

梅洛尼在移民问题上态度十分强硬,将移民形容为“种族替换”,反对一切有利于移民获取居留或意大利公民身份的改革举措;在家庭政策上,她的座右铭是“上帝、祖国、家庭”,她誓言鼓励生育,将堕胎形容为“失败”,并反对同性婚姻和同性抚养子女。

在法国,马克龙在今年4月的总统选举中击败呼声颇高的极右国民联盟候选人勒庞,成功连任法国总统,让欧盟松了一口气,但极右翼势力的上升说明当前欧洲仍面临严峻挑战。

分析人士认为,极右翼政党崛起的背后是反全球化思潮与民粹主义在欧洲的兴起,更反映了欧洲部分民众当下对传统政党不信任与排外交织的情绪。

21世纪以来,全球化的深入为欧洲国家带来了产业结构变化,服务业与高新技术行业逐渐取代了农业与传统制造业的地位。与此同时,由于大量外来移民迁入与本地居民竞争低技术就业岗位,大量本土中低收入群体失去工作机会,产生了“被剥夺感”。

另一方面,难民危机又给欧洲带来进一步冲击,加剧了欧洲经济困境。支持全球化与欧盟一体化的欧洲主流政党往往无法提供很好的解决策略,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主张则呼应了部分民众的呼声。   

从长远来看,如果欧洲国家的政治精英们无法有效解决中下层民众的困境,极右翼势力的扩张将难以遏制。

此外,瑞典和意大利的例子也充分体现了欧洲极右派“去妖魔化”的成功。事实上,极右翼近年来与保守共和右派在移民和治安问题上拥有越来越多的共同点,界限越来越模糊,奥地利、意大利、芬兰、波兰和匈牙利多国政坛都能观察到这一趋势。尤其是在能源危机的背景下,欧洲人的经济不安全感与日俱增,这必将进一步在选票上体现出来。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