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人挤爆伦敦,送女王最后一程!拜登坐专车,马克龙乘大巴?女王葬礼外交玄机多

欧洲时报内参 2022-09-20 11:06:39
  • 0
  • 202
  • 0
  • 0
  • 0
9月19日,英国为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举行国葬,包括美国总统拜登、法国总统马克龙等在内的近100位总统或政府首脑出席了葬礼。此外,日本天皇、皇后等20位外国王室成员也出席葬礼。应英国政府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特别代表、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了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葬礼。


01 名流政要齐聚伦敦

当天,许多英国民众也纷纷赶往伦敦,亦或通过英国媒体等观看现场直播,向女王作最后的道别。
当地时间19日早晨6时30分,在威斯敏斯特大厅举行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遗体瞻仰仪式结束。

查尔斯三世夫妇、安妮公主、爱德华王子、安德鲁王子,以及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等王室成员出席葬礼,神情肃穆。

英媒注意到,葬礼正式开始前,女王灵柩从威斯敏斯特大厅转至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时,走在母亲灵柩附近的查尔斯三世一度拭泪。

除英国王室成员外,近200个国家与地区的约500名代表也应邀出席伊丽莎白二世的葬礼,其中包括近100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和20多位王室成员。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法国总统马克龙也携妻子、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日本德仁天皇与雅子皇后美国总统乔·拜登比利时国王与王后、约旦国王与王后、瑞典国王与王后、爱尔兰总统、巴西总统、加拿大总理夫妇都出席了此次葬礼。

英国的首相、前首相和政界要员也都抵达了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上午11时,女王的灵柩抵达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当灵柩进入时,合唱团齐声唱响《启示录》的诗篇,教堂内的2000人全部起立,迎接女王灵柩。

在最前方引导队伍的是Wanamaker十字架,这是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四个游行十字架中最华丽的一个,由象牙和镀银制成,并装饰有黄金和蓝宝石。

随后,威斯敏斯特教务长大卫·霍伊尔博士发表了演讲。

他说:“怀着感激之情,我们记得她作为女王和英联邦元首这么多年来对崇高使命的坚定承诺。怀着钦佩之情,我们回忆起她毕生的责任感和对她的人民的奉献精神。”

他还指出,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也是女王1947年结婚、1953年加冕的地方。

随后,英联邦秘书长帕特里夏·苏格兰 (Patricia Scotland) 男爵夫人、英国现任首相丽兹·特拉斯分别朗读了祈祷文。

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 (Justin Welby) 为女王主持布道。他谈到女王如何在21岁生日时承诺终生为英国和英联邦服务,并表示“很少有这样的承诺能够得到如此良好的遵守”。

他总结称:“生命中的服务,死亡中的希望。”

合唱团演唱了众多经典歌曲,包括休伯特·帕里的《告别之歌》、为女王加冕所创作的歌曲等等。

最后,教堂内所有人起立,共同演唱了改变歌词的英国国歌:“天佑吾王 (God save the King)!”

11时55分左右,葬礼仪式进入尾声,军号手演奏《最后岗位》,英国全国默哀两分钟。在飘渺的风笛的音乐声中,女王的灵柩于12点08分离开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下午13时,在经过海德公园的惠灵顿拱门后,女王的灵柩被重新安放在国家灵车上,最后一次离开伦敦,驶向长眠之地——温莎。

02 安排座次“绞尽脑汁”

综合法新社及路透社报道,当天出席英国已故女王葬礼的有将近100位总统或政府首脑及20位外国王室成员。如何周到接待这大半个地球的重要人物,让伦敦方面费煞思量。



每个国家只有元首以及一至两位贵宾受到邀请,但是,安排座次让英方“绞尽脑汁”,比如“决不能让宾客因为被安排在柱子后面位置而不愉快”。


法新社称,受邀的还有一些“争议”人物,如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但后者选择派外交部长代表出席。沙特则由图尔基·本·萨勒曼王子代替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出席。


03 有人未获邀 有人受“特殊照顾”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未能抽身,由第一夫人代表出席。


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均不在受邀之列。让莫斯科尤其不悦的是,“连朝鲜也获邀”。不过,朝鲜和伊朗仅受邀派出大使级别代表出席。



此外,缅甸、阿富汗、叙利亚及委内瑞拉等国都未获邀。


为避免交通拥堵及缩短等待时间,当局安排大巴统一接送各国领导人。美国总统拜登获“特殊照顾”,乘坐其总统专车;而法国总统马克龙原本“拒绝”、但最后也“遵循官方建议”乘搭大巴。

http://www.oushidai.com/static/upload/2022/09/20/20220920110337000000_1_372112_40.png
04 英联邦“最后一次聚首”?

出席女王葬礼的还有英联邦56个成员国全体出席了女王的葬礼,以及主张公投独立的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大臣斯特金,和“出于象征式礼节”而来的爱尔兰总理米歇尔·马丁。

法媒称,这或许将是英联邦的“最后一次合体”。葬礼一结束,这“一团和气”的门面就很难撑下去。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IRIS)国际问题专家Ronuald Sciora评论说,“众所周知,有一部分的英国,一直等待着女王去世后便可把独立/共和的愿望付诸实践”。


(欧洲时报/ 实习记者徐欣然、徐蕊芯报道,夏洛特编译报道)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