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完房租只剩100欧”法国大学生陷入危机,留学生尤为严重!

想法 2022-11-09 14:27:01
  • 0
  • 660
  • 0
  • 0
  • 0


昏暗的楼道里,几十名学生排成长队领取学校分发的免费食品。十几秒后,又一波儿学生涌来,继续排成两行长队……


图源:《欧洲时报》


法国孔泰区贝桑松(Besancon)的一所学校里,类似的场景每周五都会发生,每个月出现两次。中午下课铃声响起后,学生们便熙熙攘攘地来到教学大厅领取他们的救济粮。当然,也有一些卫生用品、定期防护用品和二手衣服。


图源:Laurie Henriet - France Télévisions


“现在大约有60名需要救济的学生”,当地非营利组织les Josettes Bisontines的志愿者阿克塞尔·巴博萨(Axelle Barbosa)说,“在新冠肺炎集中爆发的几年里,我们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来帮助困难学生。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停止。”


Les Josettes Bisontines 协会的志愿者 Axelle Barbosa 

确保分发的定期保护满足学生的需求。 

图源:Laurie Henriet - France Télévisions


“当我付清房租时,兜里只剩下 100 欧元。”

10月3日,法国学生援助协会COP1-Solidarités Étudiants公布了一项研究:在法国,贫困学生的食品危机一直“增加”并“持续存在”。


学生们为何频频陷入食品危机?


一个字:



报告里提到,大多数(67%)的被救助学生月收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大约是635欧元/月。为了维持生计,减少食品预算成为他们的首选。


COP1-Solidarités Étudiantes 的研究表明,“当你是学生时,这种不稳定性会更加严重,其中74% 的援助接受者是女性”。


图源:Laurie Henriet - France Télévisions


Daniela是一名社会学专业的硕士在读生,她现在每月的生活费是350—400欧之间。


“每次我付清房租后,一个月的生活费只剩下100欧元。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想要体面地活着,这些钱真的非常非常少。”


 Daniela试图掩盖自己的焦虑情绪。


疫情之后,法国留学生更“穷”了

实际上,法国学生的经济状况一直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尤其受到疫情的冲击,让学生们本不富裕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据国家学生生活观察研究所在2021年做的调查统计,法国大约有40%大学生在疫情前通过打工增加收入。但在疫情后,他们每月收入平均减少274欧元。



对此,全国大学生联合会(UNEF)表示:“如果说大学生贫困在法国是一个长期老大难问题,那么疫情则是压垮大学生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政府对大学生的补贴完全不够,很多年轻人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尤其对于外国留学生、没能拿到奖学金且没有父母资助的大学生来说,疫情对他们的经济状况影响更大。从INSEE数据来看,2021 年接受食物救济的学生中有 80% 是外国国籍。


2021年,一名学生展示自己领取到的救济品,其中有一盒清洁用品,

包括洗发水、沐浴露等。


为了渡过难关,这些留学生只能依靠社会救助协会。



今9月,从塞内加尔来到法国求学的Daniela就是这种情况。


“我现在还没有社保号码,也无法找到正式工作。现在为了生存,我不得不接受慈善机构的救助。当然,如果我找到工作就会自食其力,不再依靠救助站。我相信,只要我坚持到这个月底,就会迎来好消息!”


学业和赚钱难以兼顾

Camille是一名攻读社会学专业的二年级硕士生,她表示自己的“财务问题很复杂”。


“尽管我有一份辅导小学生的兼职和不到300欧元的奖学金,但依旧不够我生活。最难的是兼顾学业和赚钱,我既要保证自己成绩不能下滑(意味着丢失一笔奖学金),还要通过兼职来维持生计。”


说起奖学金,Camille更是一言难尽。


“奖学金会考虑学生的家庭状况和父母薪水。虽然我的父母有稳定工作,但不意味着他们会帮助我。这也是我今天来这里接受救济的原因之一。因为杂货店的商品价格太贵,我只能在那里买一些必需品。”


看到学生们的不易,志愿者们也很不是滋味。


“今天几乎没有什么好东西。”一名志愿者遗憾地说。但是在分发台上,捐赠的物资依旧被抢空。


图源:Laurie Henriet - France Télévisions


在Camille的包里,只有一块肥皂、一盒番茄酱和一包蜜饯。她没有从救济站带走很多东西。


还有其他需要救济的同学,每个人都应该拿一些回家。”Camille说道。


图源:《欧洲时报》


在大学里负责贫困学生问题的老师Murielle Ruffier感叹道,“这些学生本可以拿走更多,但他们总会留一些给其他人。


分发的物资主要来自个人(学生或大学员工)、其他协会或商店的捐赠。

图源:Laurie Henriet - France Télévisions


“作为一名正在读书的学生,本不应该受到生存压力的困扰。” Murielle Ruffier遗憾地说,“然而,这里的学生不得不以这种方式讨食。”



为了帮助在法国生活读书的贫困青年,政府也曾推出过不同程度的经济援助。


2021年,法国政府一份专家报告建议向18至24岁的贫困青年提供每月564欧元的“基本收入”,且应尽快施行试验。据悉,这份报告是在总理府智库“法国战略”(France Stratégie)指导下,由雷诺前董事史怀哲(Louis Schweitzer)领衔的专家委员会作出。





报告指出,法国将获取社会补助金的最低年龄设定在25岁,这在欧洲国家中很“罕见”。现在,疫情更凸显了25岁以下贫困青年的窘况,他们不符合领取积极互助收入津贴(RSA)的资格,只能依靠打零工或家庭补助金维持生活,同时,他们父母的工作和收入又因疫情受到极大影响。


在你周围是否也有类似接受救助的同学呢?疫情之后,我们要如何保持体面的生活?或许,这是每位“法漂”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注:文中所有采访者均为化名)



END


文字:开心妹

审编:五更长旺

资料来源:

https://france3-regions.francetvinfo.fr/bourgogne-franche-comte/doubs/besancon/temoignage-quand-j-ai-paye-mon-loyer-il-me-reste-100-euros-pour-le-mois-la-precarite-alimentaire-des-etudiants-s-aggrave-2645836.html
http://www.oushinet.com/static/content/france/2021-04-11/831008897505697792.html

本文为想法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如需转载,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转载须知。

http://www.oushidai.com/static/upload/2022/11/09/20221109142508000000_1_362546_2.jpg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