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有多缺抗生素?药房diy制药,病人跨国买药!药厂:不能赖中国,关键在此…

欧洲时报内参 2023-01-17 16:00:44
  • 0
  • 270
  • 0
  • 0
  • 0

从去年11月底起,小儿支气管炎、流感和新冠三重疫情席卷而来,法国药房多种药物库存告急。法国当局授权药房配制抗生素阿莫西林胶囊以解燃眉之急,但业界人士指出,药荒背后,除了来自地球另一边的新冠“蝴蝶效应”,法国政府应负上大部分责任。


综合《巴黎人报》、《20分钟报》和Franceinfo报道,法国国家医药安全局(ANSM)去年底曾警告,小儿用阿莫西林缺货可能会持续到2023年3月。西班牙和德国也一样缺少阿莫西林和其他抗生素,英国宣布三种主要成分为青霉素的药品“严重短缺”;美国去年10月就将阿莫西林列入“紧缺药品清单”……


01 药房DIY阿莫西林胶囊

居住在巴黎的Cécile跑了5家药房,才找到患咽峡炎的女儿所需的哮喘药Beclospin,而她买到的是药房仅存的最后一盒。“不可思议!”Cécile直呼,“在西方国家、在法国,居然闹药荒至这样的程度,这太疯狂了。” Cécile的情况不是个例,法媒报道,一些居住在边境的法国人,甚至专门跨境去意大利或比利时买药。


 网友分享在法国买药的“艰难”历程。(网络截图)


最近,法国有处方却无药可买的情况越来越普遍。7岁的小女孩Naëlya咳嗽严重,她的爸爸在95省Montmorency市跑了几家药房都买不到阿莫西林(amoxicilline)。最后还是在巴黎8区的欧洲药房(pharmacie de l’Europe)买到了——有些不同的是,药是药房的药剂师现场调配给她。


 法国媒体报道阿莫西林短缺:药剂师被召唤救援。(新闻报道截图)


为解燃眉之急,法国卫生当局授权药房自行配制阿莫西林胶囊。全国共40多家药房获得了授权,巴黎8区的欧洲药房就是其中一家。

老板Eric Myon表示,就在一个月前,他们也想象不到阿莫西林会缺货成这样。现在,药房的阁楼被专门用来配制阿莫西林。平常的周四是店长Jessica和药剂师Simion的休息日,但最近几周,他们都回来加班赶制阿莫西林。

戴上手套、护发帽和围裙,消毒台面后,他们分秒必争开始配药—— 药店每天都有800到1000名病人来取药。配药师首先准备好胶囊,把胶囊打开;然后精确称出白色粉状的阿莫西林,一份剂量为125毫克或250毫克;再用扑克牌把粉末装进胶囊里;最后包装15颗一瓶。


 药房制造阿莫西林胶囊的方式还是非常手工,使用扑克牌将白色药粉灌到在胶囊中。(《20分钟报》报道截图)


整个工序不算很复杂,但绝对需要耐心和细心;而且粉末容易扬起,既要保持通风又要防止造成配药师过敏或污染药粉。

但是,儿童用的通常是阿莫西林糖浆,因此,药剂师还需要解释给家长们听如何调配:把胶囊打开,倒出药粉,混到果酱、果泥(compote)或水里。

虽然增加了工作负担,但Eric Myon对此感到相当自豪,“这是一个很棒的协作方式,可以帮到病人……证明药房是值得人们信赖的。”

雷恩(Rennes)的一家药房从去年底就开始配制阿莫西林胶囊。药房负责人Gurvan解释,其实药房本身已有配药资格,他的团队不算是新手了。之前,他们平均每天制作“250颗胶囊”,但几天来,节奏翻倍至每天“1500颗”,以供应给西部地区其他没有获得授权的药房。


 有40家左右法国药店已获准生产阿莫西林胶囊。(《20分钟报》报道截图)


尽管“没有制药厂那样的工业生产能力”,Gurvan表示,他们愿意尽一份力,与他的同行Eric Myon一样,他为自己和员工、为能在社会有需要的时候“派上用场”感到骄傲。当然,他最希望的还是药荒“赶快结束”。

02 新冠“蝴蝶效应” 原材料或也将紧缺

药品政策观察站(Otmeds)的Pauline Londeix评价到,药房参与制药的确是个“不错的权宜之计”,但无法解决“实质问题”——药物主要成分的原材料匮乏。

巴黎欧洲药房店长Jessica表示,目前还能进到原材料,他们刚从中国购得25公斤未加工的阿莫西林粉末,够配成大约10万颗儿童剂量的胶囊,“勉强能撑一个月”。他们的胶囊同样要供给其他药房。让Jessica担心的是,再过一段时间恐怕连原材料都进不到货了。

事实上,法国80%的阿莫西林原材料依靠自中国和印度进口,而从去年底起,中国疫情反弹,制药厂工人请病假、工厂停产,可以预见“未来几个月将十分难熬”,Pauline Londeix分析说。她表示,法国必须“立即采取紧急预防措施”。

去年12月底,巴黎公立医院管理局(AP-HP)医疗委员会主席萨洛蒙(Rémi Salomon)已经警告说,法国将为药物进口原材料的依赖“付出大代价”。Global Virus Network主席、病毒学专家Christian Bréchot解释,这是新冠疫情造成的“蝴蝶效应”:一方面,因为中国疫情导致药厂停滞,国内库存减少;另一方面,随着生病人数暴增,中国必然减少出口优先满足国内药物需求。


 巴黎公立医院管理局(AP-HP)医疗委员会主席萨洛蒙发推文称法国八成阿莫西林原材料依靠中国和印度进口,而中国疫情反弹会加剧药品供应困难(推特截图)


03 法国药商:已全力以赴 是药物定价“不给力”

在这场药荒中,法国制药商成了众矢之的。在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间里,制药厂曾大量减产甚至停产阿莫西林,这被认为是导致库存不足的最主要原因。而今年冬季三重疫情同时暴发酿成药荒,一时间众多声音批评制药商“毫无远见”、忙着搞罢工“生产不给力”。

日前,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Sanofi)为Franceinfo打开其诺曼底工厂的大门,力证其已夜以继日开足马力,以缓解另一种药的需求压力——法国销量第一的退烧止痛药Doliprane。法国自1月份起已命药房限售该药,并暂时禁止网售。


 法国自1月份起已命药房限售退烧止痛药Doliprane。(图片来源:法新社)


Doliprane的主要成分扑热息痛(paracétamol)同样靠进口,暂时还不至于短缺,但问题出在后期加工跟不上,也就是把扑热息痛制成药丸、药片、冲剂、糖浆或肛塞露等成药。

赛诺菲方面称,2022年集团共生产和销售了4.2亿盒Doliprane,打破纪录。诺曼底工厂生产线负责人Aurelie Rouaux介绍说,他们的机器“一分钟制成5000颗,每小时出产34万颗”。

工业部门负责人Rafik Amrane表示,儿童Doliprane糖浆产量自2020年以来连年破纪录,去年比前年甚至大幅增加了50%。“自去年春天结束以来,工厂24小时不停运转,每一秒就有10到11盒Doliprane出厂。”

“我们是未雨绸缪的,但没预料到多重疫情肆虐。” Rafik Amrane解释说。

04 在制药商看来,“没有远见”的其实是法国政府。

据法新社报道,法国第二大制药商施维雅(Servier)集团旗下非专利药公司Biogaran,决定把900种药物的安全库存量提高到3个月甚至4个月,比卫生当局规定的2个月高出一倍。因为公司总裁Jérome Wirotius预测今年的情况将“很复杂”,需求和原材料供应都将“难以估计”。


 法国第二大制药商施维雅Servier集团旗下非专利药公司Biogaran,决定把900种药物的安全库存量提高一倍。(图片来源:法新社)


不过,制药商均表示,提高库存只是表面问题,更为关键的是国家对抗生素等非专利药物的定价“过低”,导致药厂不愿生产。Jérome Wirotius举例说,一瓶儿童阿莫西林卖0.76欧元,“算上通胀,我们就是在做亏本生意”。

研究显示,法国药业在欧洲主要市场上属于盈利最低的,远远落后于英国、西班牙和德国。

药品加工商Inpharmasci总裁Alexandre Williams认为,政府要管治药荒,首先要解决“源头的价格问题”,否则为了生存,药商只能选择出口。其公司承包加工的某种药,在法国只卖5欧元,但在美国“能卖50倍的价格”。

制药商建议,政府可以向邻居德国学习,在3个月时间内暂时提高180种药物的价格。

对此,法国卫生部表示已“全面动员起来”应对缺药。对于这一表态,药品化工企业Axyntis的总裁David Simonnet回应说,“亡羊补牢不如未雨绸缪”。


(欧洲时报/ 夏洛特编译报道)


编辑:一然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