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10岁学生遭校园霸凌3年反被劝转学?家长向第一夫人求救!学校最新回应

欧洲时报内参 2023-03-03 11:21:17
  • 0
  • 2328
  • 0
  • 0
  • 0

法国小学五年级男孩梅尔(Maël)经历了时间长达三年的校园霸凌,在其家长投诉后却被建议转校,但他们拒绝接受这个“不公平”的决定。最终,在父母的不懈努力之下,梅尔重新回到学校学习,两名施暴学生接受转校。


在得知男孩梅尔的遭遇后,一直致力于打击校园霸凌的法国第一夫人布丽吉特表示,将会见梅尔的父母。


01 法国10岁男孩遭遇校园霸凌

综合BFM新闻台、法国信息台Franceinfo报道,2021年,父亲高捷(Mickaël Gauthier)偶然发现儿子梅尔(Maël)遭遇校园霸凌,当时梅尔在索恩-卢瓦尔省(Saône-et-Loire)勒克勒佐(Le Creusot)附近的Bizots小学读二年级,霸凌者是梅尔的两名同班同学。

“他的姐姐告诉我,他在操场上很伤心。我们跟他沟通后发现,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他被羞辱、被嘲笑、甚至在课堂上被打”。梅尔表示,“我害怕欺负我的人”,他们说“我丑陋,我一无是处,我很蠢;之后还有更加嚣张的骚扰行为。他们有意为之,并且伤害性极强”。


 梅尔的父亲高捷(Mickaël Gauthier)接受媒体采访介绍儿子遭遇校园霸凌的情况。(BFM报道截图)


2021年12月,梅尔的父母向法国教育投诉说,儿子被两名同班同学霸凌,“我的儿子甚至出现了自杀的想法”,并且他们发现同校的其他学生也有类似的遭遇。

随后,教区区长向两名霸凌者的父母提出意见,希望借此保证梅尔的平静校园生活。为“阻止霸凌事件继续发生”,校方负责人举行会议,学校的心理医师也开始为梅尔提供服务。

但新学年的9月开学后,校园霸凌再次上演,梅尔继续遭受骚扰。这时,法国国家教育部向梅尔的父母提议说,给梅尔转学,让他重新开始学习生活。但父母拒绝了这个要求,并认为这“不公平”。

有关校园霸凌问题专家通过BFM电视台解释说,在法国,初中和高中可以开除霸凌者,但小学不能以该理由来要求学生离校,因此只能建议家长 做出选择。


 2023年1月7日,13岁法国男孩卢卡斯(Lucas)遭遇恐同骚扰、校园霸凌后在家中自杀身亡。此前,卢卡斯所在学校曾采取行动,并且卢卡斯的母亲曾表示儿子的状态有所好转。(法新社图)


02 教育部建议受害者转学,遭家长拒绝

但看着梅尔的状况越来越差,吃不好、睡不香,并忍受腹痛。父母为了防止情况进一步恶化,从去年12月1日起,梅尔不再去学校,学校建议父母居家教学,每周2小时。

但父母两人没有就此停下脚步,2022年12月,他们边通过地方媒体France 3 Bourgogne-Franche-Comté、Journal de Saône-et-Loire揭露儿子的遭遇,边“以骚扰罪名”提起上诉。

据两家当地媒体报道,自从梅尔离开学校后,他的同学也遭遇校园霸凌,梅尔的父亲表示,这证明有问题的人不是儿子;最糟糕的是,儿子是双重受害者,连学习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与此同时,索恩-卢瓦尔省(Saône-et-Loire)检察院办公室开始介入调查,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根据当地日报报道,去年12月30日,宪兵已通过梅尔及其家人了解情况。

终于在父母的努力下,第戎(DIjon)学区在本周三通过一份声明表示,一名霸凌者的家长接受建议给孩子转校,另一名霸凌事件的主角也不在这所学校继续读书。校长表示,经过在校方、法国国家教育部、以及多个家庭的多次协商之下,两名霸凌者转学,以保证梅尔返回学校、继续学习生活。


 梅尔和父亲高捷走向学校。(BFM报道截图)


声明还表示,第戎学区区长(Le rectorat de l’académie de Dijon)以及所有教职员都在与校园霸凌作斗争,并且希望Bizots小学重新恢复平静氛围。

对此,高捷表示,“儿子很高兴,他想回学校、找朋友,梅尔将回归正常的学习生活,并且不再提心吊胆、设法远离骚扰者”。“周三下午,我从校长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校长跟我确定梅尔将在3月6日星期一回归校园,并且我们将与校方开会协商,保证梅尔将在最舒适的环境下学习”。

父亲补充说,“在经历三个月的休学后,我们终于能喘口气!我们曾因求助无门而很受伤害,并且没有法律能够保护校园霸凌的受害者。所有人都劝我‘离开这所学校’,我们没法帮助你们,但我坚决说‘不’,因为对我来说,受害者不应继续放低姿态、不应该遭受这些。我告诉他们,我的儿子不会离开这所学校,因为他不想离开这里。我会坚持战斗,直到最后。这是一场斗争,是为了让法国国家教育部门重新了解校园霸凌,也是为其他已经选择转校的家庭。我们很难,因为我们担心不能引起关注,我们也担心以后可能出现其他情况。”

在梅尔返回校园后,将继续定期做心理咨询。梅尔的父母表示,自2022年4月到2023年1月,“我们一直承担着梅尔的心理咨询费用”。我们曾要求学区报销心理咨询费用,“但我们一无所获”。他们希望尽快得到理想的答复。


2020年12月,法国17岁跨性别女孩福阿德(Fouad)在寄养住所自杀身亡。有网友透露,教导顾问对跨性别女孩进行了“羞辱”、“心理攻击”,还有同学在校内张贴反同、恐同海报。根据福阿德生前拍摄并发布在网上的视频显示,教导顾问对她说,“我理解你对自由的渴望,我也理解你向往着做自己……而我做的一切,恰恰是为了尽可能地保护你,这是你所不了解的”。“在校园里,学生们的年龄不一样,对事物的敏感度也不一样,受教育程度也不一样。”这番言论,似乎是在指责她不该穿着裙子来上课。(法新社图)


03 霸凌受害者父亲向法国第一夫人求救

面对梅尔的遭遇,法国参议员麦赫斯(Marie Mercier)表态说,“我们应该在霸凌事件的初期采取行动”,并强调“离开学校的应该是两名霸凌者,而不是霸凌受害者”。她希望通过立法让霸凌者远离受害者。

此外,梅尔的遭遇也惊动了爱丽舍宫,曾身为教师的法国第一夫人布丽吉特(Brigitte Macron)将两周内与梅尔的父母在巴黎见面。梅尔的父亲表示,在他求助无门时,想到第一夫人说过要打击校园霸凌,是他主动要求见第一夫人。


 自从布丽吉特成为法国第一夫人后,一直致力于打击法国校园霸凌。(法新社图)


她曾在2023年1月通过《巴黎人报》表示,“我没有权力,但只要能帮助到孩子、青少年,我认为我不能保持沉默”。遭遇霸凌,轻则形成心灵伤痕,重则出现不可预见的后果。


 校园霸凌受害者及其家人可拨打3020求救;如果发生网络霸凌,可在周一至周六的上午9点至晚上8点拨打3018求救。


(欧洲时报/ 清清编译报道)


编辑:一然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