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女歌手台上“竖中指”,引起全欧狂喷!法国网友:我们只是受了诅咒……

想法 2023-05-17 14:13:54
  • 0
  • 1890
  • 0
  • 0
  • 0

被誉为“欧洲春晚”的欧洲歌唱大赛虽已落幕,但作为“世界上最受关注的非体育类比赛”人们的关注热度不减。看着冠军再次被瑞典歌手摘走,法国歌手因成绩在台上气的竖中指,引起了全欧网友的“口诛笔伐”……法国网友愤愤不平地讨论时,不少人开始相信“诅咒”又应验了……


第67届最终成绩排名。图源:欧歌赛推特


♪ 拉扎拉竖中指:

对朋友表示失望 ♫

歌词滚动丨移出+展开动画


众所周知,欧洲歌唱大赛(Eurovision Song Contest,简称“欧歌赛”)是欧洲广播联盟(EBU)主办的一项歌唱比赛,自1956年开始举办,是世界上已知最大的歌唱类比赛,2023年共37个国家和地区参赛。


图源:Eurovision 2023截图


比赛中,每个国家和地区派出一个歌手或一个乐团演唱一首自选的歌曲,之后观众通过电话、短信或网络投选最喜欢的歌手,再统计各国的票数间接选出优胜者。而胜出者所代表的国家自动成为下年赛事的东道主。在历届优胜者中,不乏日后的国际巨星。


例如在1988年的欧歌赛上,席琳•迪翁(Céline Dion)以一首《莫弃我而去》("Ne partez pas sans moi"),代表瑞士斩获了当年的冠军。   



瑞典歌手夺冠。图源:欧歌赛推特


13日在英国利物浦落幕的第67届欧歌赛上,瑞典歌手罗琳(Loreen)凭借歌曲《纹身(Tattoo)》夺魁,让瑞典赢得第7次举办歌唱大赛的机会。法国代表歌手拉扎拉(LA ZARRA)则排在第16名。


法国歌手拉扎拉。图源:推特


在唱票环节,拉扎拉疑似因不满低分成绩而竖起中指。随后,这个画面很快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争议。下台后,拉扎拉称“大家误解了她的手势。”


现场画面


她说:“虽然我代表法国参赛,但我也有双重文化背景。这不是一种消极的含义,恰恰相反,这只是我们在朋友之间使用的一种表示‘失望’的手势。我在事件发酵之后才明白,原来‘竖中指’在其他地方也有另一种含义。”



场画面


拉扎拉的失望似乎也是情有可原的。根据现场直播画面来看,拉扎拉的观众评分仅有50分,这让她非常可惜地排到了第10名。最终分数算完后,法国队只获得了第16名的成绩。这是一个令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排名,因为在决赛前几天,拉扎拉在大众预测中排名第三。(往期内容回顾:“我不可能输掉比赛!” 来自魁北克的她,凭什么代表法国乐坛?)


法国代表团团长亚历山德拉•雷德-阿米尔(Alexandra Redde-Amiel)回应道:“这是非常有文化意义的动作,正如拉扎拉解释的那样——这是一种表示‘没关系’的姿态,媒体总是迫切制造舆论话题。”


(不是这个没关系)


除了竖中指事件,决赛现场的另一个片段也在推特上引起网友质疑。大家注意到,在芬兰和瑞典选手们一起等待冠军揭晓时,拉扎拉离场的背影在画面中闪现。而这时其它国家代表团都在继续等待最终结果揭晓。


网友对拉扎拉离场的讨论。图源:推特截图



♪ “诅咒论”再应验? ♫

歌词滚动丨移出+展开动画


拉扎拉受到的争议也侧面表现出法国对欧歌赛的“看重”。但法国人为何会对这个成绩如此执着?原来自1977年玛丽·米利亚姆(Marie Myriam)夺魁后,法国再未赢得过欧歌赛冠军。最近几年的最好成绩停留在2021年的第65届时,法国女歌手Barbara Pravi遗憾获得了第二名。


此外,法国候选人在比赛中常常运气不佳,则是“诅咒论”产生的直接原因。


图源:欧歌赛推特


“背运”最早发生在1974年。当时,冉冉升起的法国歌手达尼(Dani)和她的歌曲《25岁的生活》被寄予厚望。但因为决赛日和蓬皮杜的葬礼撞在了一起,法国无奈退出了比赛。


更可惜的是1991年。阿米娜(Amina)以歌曲《最后一个发言的人是对》大放异彩,但因为她与瑞典代表歌手的成绩打平,评委最终经过对数据和规则分析后最终选择了瑞典歌手获胜。法国就这样与冠军失之交臂。


更令人惊讶的是,1999年代表法国的歌手娜雅(Nayah)一经入选就因信仰引发争议——因为她的宗教教派信仰世界末日。即便如此,她还是坚持参加了比赛,但最终排名垫底在了第19位。


……


如此种种,让一些观众对法国在欧歌赛背运连连的“诅咒论”深信不疑。随之而来的多米诺现象也不断出现。




最早的迹象出现在博彩业。比赛前,博彩公司不相信拉扎拉此次会获胜。11日开始,下注者预计拉扎拉获胜的几率从4%一路下降,远落后于瑞典选手的49%胜率。


此外,有人在赛前分析称,拉扎拉出场顺序靠前也不占优势,因为欧歌赛的观众会更容易把票投给最后看到的表演。


还有人指出比赛受到了政治影响,例如因为对饱受战争摧残的乌克兰的同情,人们虚高了该国代表的音乐成绩等。



♪ 德国人不满倒数第一

大喊“退钱” ♫

歌词滚动丨移出+展开动画



当然,这样的负面情绪不仅出现在法国。


在本次比赛中,代表德国参赛的乐队“失落之王”分数排倒数第一。这是自2010年19岁中学生莱娜夺冠后,德国歌手第四次排名垫底,期间还有三次倒数第二。


德国乐队“失落之王”。图源:欧歌赛推特


这直接引发了德国各界的不满。该国著名主持人戈特沙尔克直言:“在欧歌赛评分方面,我们现在被欧洲其他国家愚弄了。他们就是不喜欢我们。”


许多德国观众也认为比赛过于政治化,与艺术无关;还有的认为,观众不懂得欣赏德国音乐。


更有部分德国民众要求该国取消对欧歌赛40万欧元的赞助。不过德国电视一台表示,因收视观众达近750万,他们认为这一赞助金额是合理的。


♪ 法语音乐在国外越来越受欢迎 ♫

歌词滚动丨移出+展开动画


然而,“一千个观众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音乐尤其如此。正当一些观众在伤感的同时,法国官方机构国家音乐中心(CNM)公布了2022年法语音乐在全世界的出口状况。数据显示,法语音乐出口向好,其中说唱音乐最受欢迎。


据该机构标准,销量超50万的作品便有资格获得“出口认证”。2022年,共有326件由讲法语者制作或演唱的作品获得认证,包括279首单曲和47张专辑,与2021年相比,获得认证的作品数量大幅增加了38%。


CNM指出“语言不再是出口的障碍,如今68%新增的出口认证作品使用了法语”。2022年,有63张新发行的(2021年或2022年发行的)唱片获得了出口认证,其中11张唱片在不到一年里就成功迈过了认证门槛。


Aya Nakamura 是音乐出口到国外最好的艺术家之一。

图源:推特


CNM表示,从金属到电子摇摆乐再到伦巴,获得认证的艺术作品“显示了法国音乐的多样性”。其中,说唱音乐“史上第一次主宰了国际销量”,新认证的rap歌手数量获得了38%的增长。与之相比,电音受欢迎程度正在下降,尽管“这类艺术家的表现仍是最令人印象深刻和最国际化的”,其中的代表是法国DJ二重奏奧芬巴哈(Ofenbach)和安托万·钱贝(Antoine Chambe)。


CNM指出,音频与视频是法国音乐在国外的主要载体。民谣歌手克里斯托弗·马埃(Christophe Maé)是少数“在出口市场上取得实体销售超数字销售成就的艺术家”。


那么,这些歌手的歌曲你都听过吗?你觉得法语音乐如何?来评论区一起聊聊吧~


♪  ♫  ♪  ♫  ♪  ♫  ♪  ♫  ♪  ♫

歌词滚动丨移出+展开动画


END

向上滑动预览

文字:糯米丸子

审编:五更长旺

参考资料:

https://www.bfmtv.com/people/musique/absolument-pas-un-doigt-d-honneur-la-zarra-explique-son-geste-polemique-a-l-eurovision-2023_AV-202305140038.html

https://www.linternaute.com/television/magazine/2987025-article/

https://leclaireur.fnac.com/article/293468-la-musique-en-francais-sexporte-de-mieux-en-mieux-a-letranger/

https://www.bild.de/unterhaltung/musik/musik/eurovision-song-contest-nehmt-dem-ndr-endlich-den-esc-weg-80091382.bild.html

本文为想法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如需转载,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转载须知。


http://www.oushidai.com/static/upload/2023/05/17/20230517141204000000_1_362546_56.jpg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