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出席全国性仪式,悼念10.7逝者,“不屈法国”又惹新争议!

欧洲时报内参 2024-02-08 11:10:42
  • 0
  • 159
  • 0
  • 0
  • 0
据法新社报道,当地时间2月7日上午,在哈马斯对以色列展开恐怖袭击后的4个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出席了对袭击中法国死者的全国性哀悼活动。在讲话中,他将哈马斯针对以色列发起的无差别攻击比作是“我们这个世纪中规模最大的反犹屠杀。”


01国家级悼念仪式


在欧洲国家中,法国是唯一一个为伊斯兰极端组织哈马斯屠虐的同胞举行国家性纪念仪式的国家。在哈马斯发起的攻击中,共有41名法国人死亡,6人受伤,另外共有7人被掳走沦为哈马斯的人质,且其中的3人截至目前一直未被释放。这一数字,不仅使得法国相较于其他战区外国家来说有着最沉重的损失,也创下了法国自2016年7月的尼斯袭击后,单次恐怖袭击中死亡人数最多的记录。

在死者中,有的人拥有法国和以色列双重国籍,比如像阿维当·道格曼(Avidan Torgeman),作为Supernova音乐节,这一为加沙难民筹集善款的音乐节组织团队的一员,他在哈马斯攻击的初始阶段就被夺去生命。有的人则是在前往以色列旅行的过程中命陨异国他乡,像席琳·本(Céline Ben)。这位母亲作为参加音乐节的游客,也丧生在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枪口下,在身后留下了一个只有六个月的婴儿。



当地时间2月7日,以色列民众为Supernova音乐节期间被哈马斯屠杀的平民举行纪念仪式。(法新社图)


此次的仪式在位于首都巴黎的荣军院(Invalides)举行,在仪式过程中,42名逝者的图片在共和国卫队(Garde républicaine)士兵的护送下进入荣军院正庭中,同时军乐队演奏《祈祷者》(Kaddish)一曲。该曲由法国音乐家莫里斯·哈维尔(Maurice Ravel)创作,一直以来是犹太教礼拜仪式中的重要乐章。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演讲,向逝者者的家人表示哀悼。

通篇演讲中,马克龙除了纪念逝者之外,也直指反犹主义,这一法国社会中的顽疾。在演讲中,马克龙表示:“(逝者用)生命让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与仇恨对抗”,他同时承诺将 “不会向社会中蔓延且无底线的的反犹主义退让”。



 法国总统马克龙于当地时间2月7日参加全国性哀悼仪式,追悼在2023年10月7日由哈马斯发起的无差别攻击中死去的法国公民。(法新社图)


02 反犹事件数量激增

自从10月7日以色列和哈马斯爆发冲突以来,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几十年的宿怨所导致的仇恨再一次被激起。这背后不仅仅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更牵扯到了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两个族群之间的长期纠葛。目前有约有50到60万犹太人生活在法国,组成了全欧洲最大的犹太人社群;另一方面,法国也有着庞大的穆斯林群体,据估计数量在500万到600万左右。

在历史上法国发生过多次反犹浪潮,不管是19世纪末的德雷福斯事件(Affaire Dreyfus),还是二战期间与德国纳粹媾和的维希政府针对犹太人发起的围捕,都是法国历史上难以绕过的污点。此次以色列和哈马斯爆发冲突后,法国境内的反犹主义言论和行为数量激增。

“从来没有达到过这样的水平”,“法国犹太人机构代表委员会”(Conseil représentatif des institutions juives de France)主席尤纳坦·阿赫菲(Yonathan Arfi)总结到。根据这一他所领导的机构的统计,2023年法国境内共统计到的1676起反犹言行,而在一年前的2022年,这一数字为436。报告的撰写者尤其提到,在哈马斯对以色列展开攻击的10月7号后,反犹言行的数量出现了“爆发性增长”。

根据代表委员会所掌握的数据,在形式上,在每十起反犹言行中,有大约六起针对个人,具体形式一般为暴力、威胁性言语和手势等。而在地点上,32%的事件发生在私人场合,另有20.4%发生在公共道路上。但该委员会也承认,所统计到的数字只能反应“一部分”现实情况,因为有不少反犹言行并没有向警方报告,因此也无法被纳入统计。



 法国总统马克龙于当地时间2月7日参加全国性哀悼仪式,追悼在2023年10月7日由哈马斯发起的无差别攻击中死去的法国公民,其背后的42张肖像代表了在袭击中死去的42位法国公民。(法新社图)


03 不屈法国再惹争议


在这场全国性的哀悼纪念仪式的场外,有关“不屈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对待哈马斯的态度以及这一党派的议员是否应该参加这一仪式也成为了法国政坛的争论焦点之一。早在上周,受害者的家属就曾经撰写联名信,要求禁止这一党派的议员参加这一仪式。尽管根据此类仪式的礼宾规则,任何党派的议员都有权参加,但是不屈法国自从袭击爆发以来的的种种言行,使得他们的出席尤其吸引人们的注意。


根据尤纳坦·阿赫菲在仪式举行前几个小时在接受法国广播台France Inter采访时表示:“政治有时候也和道德操守有关。有些不屈法国的议员为107日发生的事件辩护,他们参加(哀悼仪式)是下流的。”不屈法国方面,三名议员在现场的嘘声之下出席了仪式。


袭击发生后,在法国其他政党陆续对哈马斯所发动的恐怖袭击表示谴责的情况下,不屈法国却将对平民的无差别攻击看作是哈马斯对以色列占领行动的回应。在一份声明中,“不屈法国”仅仅轻描淡写地表示自己对平民伤亡的惋惜。之后,其党派议员丹妮儿·欧博诺(Danièle Obono)在之后接受采访时更是将哈马斯形容为“抵抗运动”,引发了法国朝野震动。


同样,在2023年11月13日由法国国民议会以及参议院主席联合发起的针对反犹主义的游行中,不屈法国以“法国需要对抗包括反犹主义在内的各种形式的种族主义”为理由杯葛这一全国性活动。


 图中央,“不屈法国”党籍国民议会议员埃里克·科克雷尔(Éric Coquerel)于2月4日前往加沙地带,在当地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呼吁立即停火。


而哪怕是在哀悼仪式即将到来的情况下,2月4日,不屈法国的议员通过埃及前往加沙地带。其中的代表,国民议会财经委员会主席埃里克·科克雷尔(Éric Coquerel)在现场表态:“107日的屠杀,无法为两万七千多巴勒斯坦人的死辩护”。他在现场呼吁“立刻并且长久的停火协议”。


有关于加沙地带确切的死伤人数一直以来有多个版本,但由于该地目前处于封锁状态下,外界难以核实。科克雷尔引用的数字来源于有哈马斯管理的加沙地带卫生部门,在缺乏其他信源的情况下,作为交战一方提供的数据,其可信度更受质疑。


法国总统府方面在2月5日宣布,将会在未来为在以色列对加沙的空袭中死去的法国人举办同等规格的纪念仪式,但在消息中爱丽舍宫方面没有透露更多有关的细节内容。

(欧洲时报/ Mattheiu编译报道)


编辑:Mat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