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出版3个月就斩获2018龚古尔文学大奖,这位法国“年轻”作家魅力何在?

想法 2018-11-09 01:23:21
  • 0
  • 100
  • 0
  • 0
  • 0


11月的巴黎,照常陷入“摄影狂热”,Paris Photo为首的大小摄影展百花齐放(点击阅读),吸引来各路文青。与此同时,龚古尔奖(Prix Goncourt) 等一系列法国文学奖项从本周一开始,每天揭晓获奖者和获奖作品,把文青们的“狂欢”又推向新一波高潮。


飞快夺奖的“年轻”作家


今年的获奖作者是尼古拉·马修(Nicolas Mathieu),他凭借今年8月才出版的作品《他们之后的孩子》(Leurs enfants après eux夺得奖项。

 

颜值在线的作者和他的获奖作品


小说讲述了住在法国东部洛林地区一个偏僻山谷的安东尼的故事。14岁的他和表弟为了解闷,偷了一艘皮艇,划去河对面的天体海滩(人们可以合法裸体的沙滩),并在那里邂逅了他的初恋。

 

故事场景设置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小说中度过的四个夏天,那个为1998年世界杯疯狂、为法国摇滚常青树Johnny Hallyday痴迷的年代情怀,以及交织着青春懵懂的人之间的疏离感跃然纸上。


书中有许多作者自己的影子。马修在洛林地区一个小城镇长大,小时候在私立学校读书的经历,让他意识到与其他小孩的社会阶层差异导致的距离感,现实让他感到焦虑。尽管7岁就萌生了当作家的想法,但他到35岁还在靠打零工过活,直到2014年他的第一部小说《对于动物战争》(Aux animaux la guerre) 获得3项文学奖,为他孤独的写作之路带来希望。

 

Nicolas Mathieu © ArnoPaul - ZU T MAGAZINE


相较于这个法国最重要文学奖的其它获奖者,他以40岁的年龄、用第二部作品、出版后3个月就得奖,“年轻”的资历引人注目,美国和中国已经飞快买下了翻译作品的版权。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负责他作品的南方文献出版社(Actes Sud) 已是第三次斩获龚古尔奖了,去年的得奖者艾瑞克·维亚尔(Eric Vuillard) 的小说《日程》(L'Ordre du jour) 同样是Actes Sud出版。


奖金只有10欧的龚古尔文学奖


龚古尔奖是法国最老最重要的文学奖项,然而奖金却出乎意料地“微薄”。

 

龚古尔文学奖官方设立时间为1902年,在1903年11月第一次颁奖。这个奖由法国作家龚古尔兄弟(Jules et Edmond de Goncourt) 提议,在两人过世后,用他们的遗产建立文学组织“龚古尔学院”(Académie Goncourt),这笔钱一部分用于支付组成学院的10位作家,还有5000老法郎作为获奖者的奖金。然而因为通货膨胀,这笔钱如今只换得到10欧元的“象征性”奖金,连一包烟都买不了。

 

龚古尔兄弟 © Paul Gavarni - Wikipedia

 

龚古尔文学奖只授予给当年新出版的“最具想象力的散文”,而且每位作者只能拿一次这个奖(用真名和笔名获奖两次的Romain Gary是个例外),可见它是一个鼓励新文学作品的奖项。除了文学奖,龚古尔学院还设立了高中生龚古尔奖(Prix Goncourt des lycéens)、龚古尔诗歌奖(Le Goncourt de la Poésie)、龚古尔首部小说奖(Le Goncourt du Premier Roman)、龚古尔中篇小说奖(Le Goncourt de la Nouvelle) 和龚古尔传记奖(Le Goncourt de la Biographie)。

 

不过它同时也是一个很有争议性的奖项,曾经有好几位获奖者的资格受到大众质疑,比如48岁获奖的普鲁斯特,就被评价为“不给年轻作者机会”。由于它的评奖方式和结果都遭到过诟病,甚至还因此“派生”出许多新的文学奖项

 

龚古尔的“补充奖”勒诺多文学奖

Prix Renaudot

1926年,10位记者和文学评论家在等待龚古尔文学奖结果时共同设立的奖项(与《东邪西毒》和《东成西就》的关系有点相似),它被认为是龚古尔奖结果有失偏颇时用于弥补的奖项。10位奖项创立者共同编纂了法国记者、慈善家泰奥弗拉斯·勒诺多(Théophraste Renaudot) 的传记,因此以他的名字命名。

 

如今它和龚古尔奖一样,在巴黎2区的德胡昂高级饭店(Restaurant Drouant) 同一天宣布结果。今年的获奖者是《田野》(Le Sillon的作者、查理周刊前记者Valérie Manteau

 

Valérie Manteau和她的获奖作品《田野》 © Viabooks


由女性评委创立的费米娜奖

Prix Fémina

这是由22位女性杂志《幸福生活》(La Vie heureuse) 的撰稿人共同创立的奖项。她们认为1904年的龚古尔奖牺牲了女作家米赫雅姆∙哈里(Myriam Harry),而颁给了另一位男性作家Léon Frapié,因此设置了这个只由女性组成评委的奖项

 

不过有点尴尬的是,就结果而言,费米娜奖的获奖者绝大多数也都为男性。今年以作品《碎片》(Le Lambeau) 获奖的作者菲利普·朗松(Philippe Lançon),依旧是男性作家。

 

Philippe Lançon 和作品《碎片》© Diacritik



虽然奖项是作者成功的证明之一,不过文学作品的价值是远超于这些“勋章”的,无论文学奖的设置和评审如何,它永远不是作家们的终点,更不是评判作品的最重要标准。希望这些奖项能成为激励越来越多好书出现的正面动力吧。


参考来源:

https://www.actes-sud.fr/catalogue/litterature/leurs-enfants-apres-eux

http://www.lefigaro.fr/livres/2018/11/07/03005-20181107ARTFIG00216-nicolas-mathieu-prix-goncourt-2018-c-est-un-roman-de-la-france-peripherique.php

https://booknode.com/actus-litteraires/2017/11/06/actes-sud-cette-machine-a-goncourt/



- END -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