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彩票来拯救的濒危古迹(上)

【欧洲时报记者杨雨晗编译报道】

2018 年9 月,法国国营彩票公司(FDJ)将发行" 古迹彩票"。之所以名为“古迹彩票”,是因为所得将会被全部用于修复上榜的14 座法国“濒危”古迹,每张彩票预售价15 欧元,而每个地区彩票上的建筑都有所不同。据估计,彩票收入可带来至少2000 万欧元经费。

事实上,面积不大的法国却是个古迹大国:各地至少有1500 座待修复的城堡、灯塔、桥梁、修道院、教堂,也绝不缺剧院、故居等值得关注的文化旧址。有些属私人所有,由于缺乏经费,长期处于颓圮状态。先前,为从这些嗷嗷待哺的“选手”中选出第一批优先修复的古迹,法国总统马克龙任命了家喻户晓的节目主持人柏恩(Stephane Bern)来负责此事。政府希望以拨给行政单位的援助再加上柏恩的名气,吸引更多私人赞助者共襄盛举。顺便提一句,这项任命还一度引发了社会对伯恩担任“古迹先生”资格的质疑。

下面,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些从激烈的竞争中胜出的濒危古迹。

1.卡尔纳维尔城堡(château de Carneville)诺曼底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8/06/08/20180608171638000000_1_1313731_28.png

▲ 卡尔纳维尔城堡和它年轻的“堡主”。

键词:20岁“堡主”、婚宴城堡 

在20岁时就成为“有房一族”,并且还是一座17世纪城堡的主人,这对很多年轻人来说或许有些超现实。然而,2012年,20岁的纪尧姆•卡尔波(Guillaume Garbe)真的成为了“堡主”:卡尔纳维尔城堡900平方米的主楼、2000平方米的侧楼、7公顷的公园、2.3公里长的树篱也没让他不自在:“在城堡的第一晚,我感觉好像在自个家里一样舒服。这种感觉呢,就好比外出几个月后,回到家里重新感受到习惯的一切”。

这种亲和感显然得益于父亲的言传身教:纪尧姆从小就和身为古董商的父亲在周末频繁探访地区古迹。在一眼相中了地处偏僻、往返数次才寻得的卡尔纳维尔城堡后,父子二人耗费数年精力将其买下。不过,最终只有纪尧姆和母亲搬进了这座城堡:病重数年的父亲在签合同前一晚不治去世。

为支付必要的维护费用,纪尧姆精心设计了一系列“自给自足”的融资计划:将城堡部分房间改造为大接待室和可住下20人的旅馆,以便接待婚礼宾客。为了“促销”古董画库存,“精明”的纪尧姆不忘在蜜月套房中也放入多幅作品,并积极公告:“套房里的一切陈设皆可出售”。

另外,花园也是城堡的不小亮点:这座英式花园在开放的第一个季度迎来了5700名参观者。600英尺的玫瑰花园、绣球花温室、亚洲植物园、十八世纪的小巷构成了它的魅力。纪尧姆还有一个“雄心壮志”:建一个古堡剧院,以使得“城堡能够以文化活动为生”。

2014年5月,卡尔纳维尔城堡之友协会诞生。纪尧姆分享了他对“堡主”身份的独特想法:“在我眼里,城堡代表着众人共聚一堂的绝佳场所。我从未想过个人独享它”。

2.吉尔古罗马引水渠(L'aqueduc du Gier)奥弗涅-罗讷-阿尔卑斯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8/06/08/20180608171805000000_1_3012341_5.png

▲ 吉尔引水渠受侵蚀严重,水渠内也早已长满了青草和小花。

关键词:2000年古罗马水渠

吉尔引水渠约由哈德良皇帝建于公元120年,为的是将伊齐厄(Izieux)的泉水供给里昂居民。

吉尔(Gier)即为源泉的名称。据报道,水渠曾经每日为里昂运送15000升泉水,并为里昂人服务了超过200年。有趣的是,“古迹修复官”柏恩也是里昂人。

全长86公里的水渠陆续穿过了23个市镇。它与那不勒斯附近的古老水渠Minturnae一样,覆盖着种类繁多的网状材料(片麻岩、花岗岩、石灰石和砖块),这两者也是唯今尚存的使用网状结构的古代水渠。不过,水渠受侵蚀严重,有大块石材剥落,部分地区还被护栏围起,禁止行人靠近。水渠内也早已长满了青草和小花。

事实上,早在1834年,被任命为历史文物总督察官的知名作家梅里美(Prosper Mérimée)就相中了这座珍贵的古罗马水渠,并将其列入精心设计的古建筑重建名单。2010年,法国著名的道达尔集团也出资30万欧元赞助复原工程。目前,当地政府试图借文化游览活动的门票收入逐步筹集修复费用。

3.前蒂埃里城堡医院(L'ancien Hôtel-Dieu de Château-Thierry)上法兰西大区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8/06/08/20180608171916000000_1_2257153_40.png

▲ 蒂埃里城堡医院本身就是一件美丽的艺术品。

关键词:12修女、“700岁”医院

1304年,蒂埃里城堡医院应菲利普四世皇后 (Jeanne de Navarre)的遗愿建造。遗嘱规定,负责管理医院的12位修女必须终生严循恪守清贫、保持贞洁和顺从上帝的要求,并许下与外界隔绝、完全献身于使命的誓言。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济贫院兼医院竟一直运营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1992年,地方政府以及当地的艺术与史学协会合力创建了城堡博物馆。2010年,在历时22年的整修后,博物馆开始正式向公众开放,展示七个世纪以来护理机构是如何运作的。之所以城堡内的珍贵旧物能够被完整保存,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修女们的付出: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负责管理的修女们多次不辞劳苦地将1300多件文物转移到更偏僻的省份。当最后一名修女在1966年去世后,医院管理层接手了这些珍贵物件。

4.翁敦桥(Le pont d'Ondres)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8/06/08/20180608172007000000_1_858094_99.png

关键词:纪念遇难士兵、凡尔登大峡谷

翁敦桥所在的翁敦村位于南法知名的凡尔登大峡谷附近。不过,这个风景如画的村庄曾一度被遗弃:1958年,这里竟只剩下一位居民。好在几个来此度假的家庭爱上了这个静谧的小村庄,并决定在此定居。不仅如此,居民们组成了类似协会的组织,共同将村庄设施逐步翻新。

类似“驴拱背”的翁敦桥长41米、主穹宽17米,桥上还矗立着4名阵亡士兵的名字:1944年,曾有4个年轻人因协助盟军抵抗纳粹而被德军枪决,而他们布满弹孔的遗体在翁敦桥的采石场被发现。

5.鹳堡(Le Fort-Cigogne à Fouesnant)布列塔尼大区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8/06/08/20180608172111000000_1_1130653_53.png

▲ 鹳堡的高空俯瞰图如梦境般美好。

关键词:天堂群岛、潜水胜地

鹳堡是布列塔尼大区格雷南群岛(Glénan)的象征:格雷南群岛位于孔卡尔诺 (Concarneau) 附近的开阔海域,高空俯瞰图如梦境般美好。主岛圣-尼古拉斯 (Saint-Nicolas) 周围散落着十几个天堂般的美丽小岛,透明纯净的孔雀绿海水轻轻拂过洁白的细沙。 这里是潜水的绝佳之所,潜水者可以遇见温柔无害的姥鲨。

此处,格雷南-孔卡尔诺帆船学校 (École de voile des Glénan-Concarneau) 有双体船、游轮、海上皮划艇、冲浪板等设施可供学员选择。目前,鹳堡归帆船学校独家使用,不过整个建筑亟需大规模修整:工程将分四年进行,预计总金额高达360万欧元。

目前,费用分摊情况如下:富埃南(Fouesnant)市政府只同意为施工第一阶段提供10%资金(153000欧元) ,而海岸线保护组织(Conservatoire du Littoral) 也大致愿意支付等量金额。为了筹措剩余经费,帆船学校向国家、大区、省级部门一一申请支持,并同时寻找私营赞助商。不过,如果最终缺乏完整的融资计划,那么投资者仍有权撤资。

6.维阿杜别墅(La villa de Pauline Viardot)布吉瓦尔,法兰西大区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8/06/08/20180608172143000000_1_1109665_90.png

关键词:屠格涅夫故居、租约纠纷

在公布的遗迹名单中,维阿杜别墅(villa de Pauline Viardot)是为数不多能在主流媒体上找到详细报道的遗址。原因很可能在于,它曾是俄国作家屠格涅夫(1818-1883)的故居。

别墅地处巴黎郊区伊夫林省布吉瓦尔(BOUGIVAL)高处:高大的白蜡树点缀着别墅前近6公顷的公园。屠格涅夫于1874年买下了别墅和侧楼。作家的情人、女高音歌唱家珀琳•维阿杜和她的家人在主楼住了整整十年,屠格涅夫自己则住在被称作“datcha”(俄语,意为“乡间别墅”)的侧楼。左拉、莫泊桑、福楼拜都曾是这里的常客,其中左拉还反复要求屠格涅夫把自己的小说“出口”到俄国。1883年9月3日,《猎人笔记》的作者在此逝世。

这位俄国文学巨擘生前还写下了几篇散文,为的是当自己不在人世时仍能宽慰别人:

“当曾经属于我的一切灰飞烟灭的时候 [...] 请别去我的墓地……在那儿你将无事可做。

别忘记我……但也别在日常的操劳、娱乐和需求中想念我……

我不想打扰你的生活,不想把它那平静的水流搅乱。

不过在孤身独处的时刻,当善良的心灵常常出现的那种羞怯、莫名的忧伤袭上你的心头的时候,请你从我们喜爱的书籍中拿出一本,找出书中的那些篇页、那些字行、那些语句,曾记否?一读到那些地方,甜蜜、无言的泪水便往往从我们的眼里夺眶而出。

读一读吧,闭上双眼,伸给我一只手……向一位不在场的朋友,伸出你的一只手”。

在屠格涅夫之友协会的努力下,侧楼在作家百年忌辰时成为了屠格涅夫博物馆。目前,那里陈列着协会主席、前CNRS研究员Alexandre Zviguilsky在整整四十年间所收集的“屠格涅夫周边产品”,如罕见的作家手稿、屠格涅夫生前收藏的家具和绘画。另外,屠格涅夫曾居住的房间也按他去世时的原样陈列。每年,有近2000人前来参观。

然而,35年来博物馆一直处于“非法租赁”状态,且主屋一直处于荒弃状态。原因在于,虽然拉塞勒-圣克鲁市(La Celle-Saint-Cloud)是别墅所有者,它却是位于布吉瓦尔市的土地上。虽然屠格涅夫之友协会非常乐意出资续约,还寄了一张支票给拉塞勒-圣克鲁市政府,但市长将其原封不动地退还了。这一不合法处境让协会感到非常不适。

“我想确保它能比我活得久,“84岁的协会主席Alexandre Zviguilsky对主楼感到十分忧心,主楼看上去的确似乎快要倒塌。事实上,拉塞勒-圣克鲁市长一直想将该别墅出售给布吉瓦尔市,但尽管价格合理(约80万欧元),但后者却因为高昂的维修费用而望之却步:主楼和公园翻新的费用约为300万欧元。法国政府已承诺支付20%,大区政府也将资助20%,不过仍有180万欧元尚待筹集。让协会主席感到非常气愤的是,俄罗斯大使馆文化专员拒绝伸出援手:“想想普京还是屠格涅夫的粉丝呢!”

好消息是,陷入多年僵局之后,两位市长终于互相让步:在布吉瓦尔市负责筹集维修资金的前提下,拉塞勒-圣克鲁市长同意与屠格涅夫协会签订长期租约。在屠格涅夫诞辰200周年即将到来之时(今年11月9日),协会总算能为博物馆获得一份合法文件。

(完)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