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女性露天小便池火了!它能否拯救万人吐槽的“公厕文化”?

开心妹 2019-05-20 16:37:42
  • 0
  • 691
  • 0
  • 0
  • 0

“排队半小时,如厕1分钟”,相信不少女同胞出门在外都遇到过这种窘境。尤其在巴黎街头,找到一个公共厕所简直比登天还难。为了解决女性在外如厕难题,法国设计师Gina Perier发明了一款名为“Lapee”的女性露天小便池,她希望女性在公共场所,也能像男人那样,安全、卫生地上厕所。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4/20190514165334000000_1_870794_78.png

Lapee的设计者之一Gina Perier

(©Instagram@ginaperier)

粉红色的女性露天小便池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5/20190515104520000000_1_138295_89.jpg

(©Lapee)

Lapee是世界上第一个完全工业化的女性露天小便池,设计初期是为了在大型节日和户外活动等场合使用,让女性可以有尊严地撒尿,避免排长队或在灌木丛后面撒尿。Gina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90%在卫生间排队的都是想解决内急的女性。平均而言,每人使用一次卫生间的时间为3分钟,但使用这款小便池只需要30秒,比传统公厕的效率高600%。”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4/20190514165752000000_1_128521_54.jpg

(©Lapee)

Lapee的出现帮助众多欧洲女性解决了她们外出时的“燃眉之急”,也因此摘得2019年列宾国际发明奖(Concours Lépine)的金奖桂冠,瞬间蹿红网络。

费加罗报/Le Figaro:女性小便池不就是女性平等与安全的关键吗?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5/20190515162224000000_1_222431_42.jpg

(©Le Figaro)

看到这里,你是否和小编一样好奇,为何法国的大小便问题如此猖獗? Lapee推出后又为何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这要从法国历史悠久的“公厕文化”说起。


中世纪的“水”偏见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4/20190514171007000000_1_176280_9.jpg

(©visualhunt)

说起“公厕”就不能不提到“清洁问题”。要知道,除了随地大小便,古代的法国人也曾因为不洗澡而饱受诟病。这一切都是源于古代法国人对“水”的偏见。早期的天主教会将“水”看做一种不祥之物。在当时甚至流传一种理论,认为“将身体浸泡在水中会导致皮肤毛孔扩大,水中带有的病毒会由此侵入体内引发疾病“。于是,肮脏的躯体被看作更能接近上帝。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5/20190515140212000000_1_269546_1.jpg

(©visualhunt)

世纪的法国人对”水“的嫌弃也体现在他们不完善的下水道系统。因为无法及时处理产生的排泄物,所以大半个城市都泡在其中,巴黎甚至还被冠以“屎尿之都”的称号。而肆虐欧洲几个世纪的多种瘟疫,也与当时糟糕的卫生条件有很大关系。因为没有健全的排水系统,于是当地居民处理排泄物的方式就是——从窗外倒掉,在倒前还会贴心的大喊三声“小心水!”(Gare à l'eau!)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4/20190514171041000000_1_1040796_84.gif


最早的厕所雏形

十四世纪开始,现代厕所的雏形开始出现,原来的厕桶逐渐发展为一个有洞的椅子加一个厕桶。如今在凡尔赛宫,还保存着路易十四使用过的“如厕椅”。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5/20190515170540000000_1_6126_61.jpg

(©wikipedia)

在当时,“如厕椅”是国王路易十四的专属。每天早晨,”如厕椅“便被抬进国王房间,一边与朝臣商议国家大事,一边如厕。而对于朝臣来说,能够在国王如厕是接受召见,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不同于路易十四的奔放,国王路易十五则显得含蓄许多。继位后,原本移动的“如厕椅”被安置在固定的房间里,这也是法国最早的“厕所”雏形。


巴黎最大的露天厕所

或许你会问,在没有公厕的巴黎街头,其他行人是在哪里上厕所呢?

答案是有着有“露天博物馆”之称的巴黎杜乐丽花园Jardin des Tuileries)想象一下,当我们围坐在花园的大池塘边,或在露天咖啡厅里优雅地喝着下午茶时,18世纪的法国人竟然在这里大小便。启蒙时代的作家梅西耶曾在他的《巴黎史话》中将杜乐丽花园称之为“便便约会处”。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5/20190515165927000000_1_391239_97.jpg

(©Source gallica.bnf.fr/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19世纪的卫生革命

这样的问题直到拿破仑三世时期才得以解决。1853到1870年,时任塞纳省省长的奥斯曼男爵(Baron Georges-Eugène Haussmann)对巴黎作出了大刀阔斧的改造,其中就包括建造了规模庞大的下水道系统,将下水管道总长由过去的142公里扩展至600公里,宽敞的空间更加有利于排水。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5/20190515155006000000_1_140220_87.jpg

巴黎下水道博物馆(Musée des Egouts de Paris)

(©visualhunt)

街头公厕的普及

1840年,公共厕所才在巴黎的街头也出现。不同于如今法国的露天公厕,当时的设计具有更好的私密性。据说二战时期,法国的地下反法西斯组织就是躲在这种厕所里,商讨如何攻打德国人的。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4/20190514171105000000_1_22363_70.jpg

(©wcpublics)

随着“厕所”被广泛认识,厕所浴室也开始出现在个人家庭中。但在这种情况仅限于富裕的上层阶级。1954年,一半的法国家庭有自来水,但只有25%的人有自己的浴室。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5/20190515151830000000_1_605111_82.png

(©dona-rodrigue.eklablog)

厕所行业的发展也衍生出一种特殊服务职业,法国人称之为“嘘嘘女士”(dames pipi) 。她们除了打扫卫生,有时也兼收费、卖卫生用品的工作。对于巴黎人来说,“嘘嘘女士”是巴黎厕所文化的一种象征,也是许多法国文豪的灵感源泉。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笔下就如此形容,“她仿佛一位侯爵夫人在自家客厅里。打开小隔间与上门的客人交谈,同时,客人们也放心地与她分享秘密。”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5/20190515153323000000_1_18091_21.jpg

一位正在工作的“嘘嘘女士”

(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21世纪的新“公厕文化”

随着时代的发展,露天公厕逐渐在街道上消失,但取代它们的新式公厕却没有增多。再加上这些公厕大多数都是付费使用,且价格不菲。所以导致整个城市的随地大小便问题愈演愈烈。尤其在节日庆典活动的时候,墙根树下都是随地大小便的重灾区。据说在巴黎,每位清洁工平均每月需要清理5-7平方米的尿渍。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4/20190514171102000000_1_82157_4.jpg

巴黎街头的新型自助公厕

(图片来源:“欧时大参“微信公号)


虽然首款女性小便池Lapee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女性户外如厕难的问题,也让更多人注意到在公共领域中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但是,作为新兴产品,Lapee能否改变法国由来已久的“公厕文化”,被广大群众所接受?关于这款粉红色女性小便池,你有什么看法?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9/05/14/20190514171207000000_1_1485930_43.gif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