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龄打工人”愿发挥余热,企业:闪光点很多!促老年人就业,政府这招可行?

欧洲时报内参 2023-01-16 12:52:07
  • 0
  • 249
  • 0
  • 0
  • 0

法国退休改革方案上周揭晓,法定退休年龄将推迟至64岁。为实现改革的初衷,政府必须提高仅过半的高龄者就业率,否则推迟退休年龄将变得毫无意义。


事实上,法国老人愿意“发挥余热”的大有人在,但却得不到企业青睐,甚至是企业最想摆脱的优先对象;与此同时,也有企业承认,高龄者有其优势。那么,政府有何高招保障高龄者就业机会呢?


01 高龄就业:法国属欧盟“差等生”

据法新社报道,55-64岁法国人中,仅有56%(2021年)还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欧洲国家平均水平为60.5%),即使把包括领取积极互助收入津贴(RSA)和失业金的登记就业者包括进来,也只有59.7%。在欧盟27国中,法国高龄就业率排在第16位。


 2020年到2070年欧洲各国预期实际退休年龄对比,法国改革后64岁的退休年龄,在各国中还是属于较早的。(法新社图)


其中,55-59岁就业率勉强达到欧洲平均比例;但60-64岁法国人中,仅有35.5%在工作,在欧洲国家中处于最低行列。而这个事实常被用作政府实行退休体制改革的一个论据。

政府劳工部长杜索普(Olivier Dussopt)认为,造成这种情况是因为“我们的经济体系缺少老年人就业的传统”;此外,某些规定也“促使企业主不使用老年人”,比如领取失业金的最长期限55岁起从24个月延长到36个月。


 法国总工会呼吁人们在1月19日举行示威游行,图为宣传海报。(法新社图)


02 高龄打工人见证

据法新社报道,高龄打工人的情况不尽相同,其中包括失业、伤病后被迫离开工作岗位、退休后继续工作补贴家用……

图片Olivier Petit Morin,求职者

“我今年58岁,有航空专业文凭。我曾经拥有一份伟大的事业,但不幸的是,五年前公司被收购,我的事业戛然而止。我产生了严重的倦怠感,我必须重新振作起来”。

“在经历了为期两年的失业后,我成为了可再生能源部门的总经理,但因新冠疫情丢掉了工作。失业金领取期限结束后,我每月靠着530欧元的补贴金生活。我打过零工,比如在高铁上陪伴独自旅行的小朋友,现在我在机场工作,但合同无保障”。

“如果法国退休制度改革法案生效,我将推迟退休时间。有人称,高龄打工人的薪资要求高才不受欢迎,事实并非如此;其实是,法国的文化不接纳高龄打工人。”

在里昂,55岁至64岁人口的失业率为6%,这名里昂居民就是其中的一员。虽说该年龄段的失业率低于其他年龄段,但他们更难从失业泥潭中抽身。


 60-64岁法国人中,仅有35.5%在工作。(法新社图)


图片Martine Joliff,提前退休、退休金缩水

“我61岁时,提前4年退休,领着缩水的退休金。作为私人机构的合同制历史地理老师,我有许多兼职工作。我领着每月不到850欧元的退休金(税后),这令人难以置信,但总比零进账强。而且我的丈夫有高额退休金,我们还有存款”。

“我决定辞职,是因为我受够了,也跟年长我8岁的丈夫早已退休有关。他在60岁时离开银行管理层岗位,他很幸运地被赶回家,因为银行发现他们薪资高、灵活性较低”。

图片Marie-Ange de Moura,因伤病离开工作岗位

“今年6月,我就61岁了。我先后在诊所、养老院担任护理人员。去年,我因为伤病被解雇。医生要求我每周工作少于10小时,但对于护理人员来说,少于10小时的工作根本不存在,所以我知道我会失业”。

“我的健康问题和超负荷的工作有关,我做过7次肩部手术。刚刚失业的时候,我有些煎熬,但现在我过的很好。我看到了政府的公告,我依旧可以在62岁的时候领到全额退休金,因为我是在伤病后才离开工作岗位”。

2020年,因伤病、丧失工作能力、残疾、劳动强度大等原因离开工作岗位群体占总退休人数的16%。

图片Abdelkader,“超强待机”

“我曾有许多份工作,电工、开过酒吧、餐馆、夜总会……2019年10月1日,我在66岁零两个月之际光荣退休。十个星期后,我遭遇严重事故,自此瘫痪”。

“渐渐地,我重新开始走路,回归了正常生活。我通过求职网站+seniorsavotreservice.com+成为了一名长期合同(CDI)职工,我负责大楼里的维修工作。除了退休金,我还能领到一份不错的薪水”。

“我继续工作,是因为我喜欢人群。对我来说,工作和生活都很重要。我是个欢脱的70岁老人”。

Brigitte,退休后继续工作补贴家用

“每周,我在私人住宅做家务5小时,在药店远程工作2小时。除了每月1600欧元的净退休金,我还能赚500欧元。我不用操心生活费,但有时我需要应付额外的开销,例如换车等……我离婚了,一个人生活,到了我这个年纪,银行不会给我贷款”。

03 企业:发现高龄打工人的“闪光点”

据法国电视台TF1报道,公司普遍认为,50岁以上的员工缺乏主观能动性、工作积极性;但有一些法国公司偏爱高龄打工人,老板们发现了他们有别于其他年龄段打工人的闪光点。

例如,55岁的Marc-Henri Dacre-Wright通过巴黎咨询公司Experconnect重新回到工作岗位,担任业务发展总监一职,摆脱为期两年的失业。在他就职的公司里,近半数员工在50岁以上。公司老板认为,经验丰富的员工属于无价财富,是能力超群的一批人。

此外,法国连锁超市Franprix招聘及培训部门的负责人Jonathan Goldfarb看中高龄打工人的稳定性、忠诚度。目前,该品牌四分之一的员工都是长者,Karen Scobel就是其中一员。虽说她没有相关工作经验。但她成为了Franprix超市门店店长。

Jonathan Goldfarb表示,“公司没有针对应聘者的技能筛选,我们看重的是他们的性格和规划”。对于公司来说,只要应聘者表现尚佳。就能入职上岗。


 很多“高龄打工者”凭借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和认真的工作态度而获得企业青睐。(法新社图)


04 政府:设立“长者就业指数”+“渐进式退休”

综合法新社及BFMTV报道,政府希望从“改变企业行为”入手,令企业主动给予老年人更多的机会。政府宣布,将按照男女平等职业指数的模式,建立“长者就业指数(index professionnel de l’emploi des seniors)”,要求企业每年公布高龄雇员所占比例。但这一设想被批评太理想化,起不到实质作用。

据总理博尔纳(Elisabeth Borne)介绍,这一措施将于今年起在超过1000名雇员的企业中实行;明年起推广到多于300名雇员的企业。据总理称,这个做法能“鼓励优等生”、“鞭策差等生”。


 给予老年人更多工作机会,法国政府打算建立“长者就业指数来鼓励企业雇佣年长者。(法新社图)


目前,具体实施方案还未正式出台,劳工部长杜索普表示,还需与各行业代表商讨制定。不过,部长给出了提示:拒绝公布该指数的企业,将会受到“财政”处罚。但政府不会惩罚指数不理想、没有“进步”的企业,而将敦促它们改善。

雇主协会“法国企业运动”(Medef)已数次表明反对设立“指数”。协会主席德·贝济厄(Geoffroy Roux De Bezieux)认为这对部分企业不公平,比如一家招学徒工比较多的公司,高龄雇员的比例“肯定”较少,那么就会“被列为差等生”。

而在总工会(CGT)总书记马丁内兹(Philippe Martinez)看来,每年被解雇的57、58岁以上员工成千上万,仅公布一个指数“吓不倒”决心炒人的雇主们。

职员-管理人员联合会和执行人员总工会(CFE-CGC)也认为,这招只能起到“烟幕”效果,用来掩盖20年来企业总是设法摆脱高龄员工的事实。

劳工民主联盟(CFDT)总书记贝尔热(Laurent Berger)说,“公布了、大家知道了,然后呢?”“是的,我们会采取行动——跟企业说,老年员工比率不足,必须改善……但不会有处分的。”

法国人力资源管理协会(ANDRH)副主席赛尔(Benoit Serre)一针见血指出,“单凭一个指数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假如没有其他配套政策,推迟退休年龄也只是“推迟问题”——“今天是57-58岁的找工难,明天就轮到61-62岁的找工难”。

14日,总理博尔纳也承认不能仅靠指数去推动企业,而需要“对话”,需要雇主、尤其是大企业对高龄者培训、对工作环境质量以及职业生涯规划等方面的积极思考。

她指出,政府正在考虑结合“半工和半退休”的“渐进式退休”方案。具体来说,高龄打工人可以申请转做半工,并提前获得部分的退休金,以弥补工资收入的减少。同时,半工时也继续积攒分摊金,到真正退休时会被计算入内。用总理的话说,就是“一边打半工一边享受退休金”。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