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珍异堡畅想君王童话梦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张毅伟编译报道】

青蛙变王子,灰姑娘变公主,一个个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在每个孩子心中播下了想象的种子,就连一国之君也不例外。巴伐利亚的路德维希二世与葡萄牙的费尔南多配国王就是两位童话的忠实追随者,他们幻想中的城堡长什么样?让我们一睹真容吧!

葡萄牙辛特拉佩纳宫

大西洋海岸的“阿里巴巴宝藏”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8/06/19/20180619160009000000_1_1367145_79.png

辛特拉市地处葡萄牙西部一隅,距离大西洋仅咫尺之遥。其市郊巍峨的山丘上怀藏着一件瑰丽的“皇家珍宝”。遥望山顶,一颗殷红的“玛瑙”与一颗金黄的“琥珀”珠联璧合,相映成趣。在南欧似火骄阳的照射下,更是熠熠生辉。而正是这两颗璀璨耀眼的“明珠”一同组成了如今佩纳宫的外形。

这座十九世纪浪漫主义宫殿的前身是一座修道院,后者不幸在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中被夷为平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834年新上台的资产阶级自由派政府下令没收一切教会土地,修道院被迫关闭。当时葡萄牙女王玛丽亚二世的丈夫费尔南多正酝酿着建造一座王室夏宫,这块岗峦叠起、草木葱茏的风水宝地令他如获至宝。重建工作于1840年在德国建筑师冯·埃施韦格男爵(Von Eschwege)的主持下展开,修道院的遗址上如积木般垒起了一座四方形城堡,其外墙在费尔南多的要求下被漆成了酒红色。1850年,一座全新的城堡从一旁的空地上拔地而起。这次,对艺术如痴如醉的费尔南多钦定明黄色作为外墙颜色。至于城堡一侧的拼贴瓷砖墙面,童心未泯的他选择了淡紫色。最终建成的佩纳宫,仿佛油漆桶打翻了似的,把天马行空的童话场景带进了现实。

这座铜墙铁壁筑起来的皇家宫殿不仅在用色方面毫不收敛,在建筑样式方面也是博采众长,杂糅了诸如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巴洛克式、摩尔式、新摩尔式以及葡萄牙本土的曼努埃尔式建筑风格。游客将穿越一扇摩尔风格的马蹄拱,随后从一扇以新摩尔风格装饰的拱门正式进入到宫殿之中。拱门上雕刻着古希腊神话中海王波塞冬之子特里同的雕像。他蹲坐在一枚贝壳上,怒目圆睁地注视着一个个进入宫殿的游人。佩纳宫的内部装饰风格也不尽相同,有充满浓厚异域风情的阿拉伯厅堂以及伊斯兰庭院,也有金碧辉煌、珠光宝气的文艺复兴式厅堂,真可谓是一个建筑“大杂烩”。难能可贵的是,无论是彰显葡萄牙海洋文化的曼努埃尔式钟楼,还是拥有金色圆顶的新摩尔式露台塔楼,亦或是洋溢着十九世纪德国浪漫主义气息的新宫殿主楼,都能在佩纳宫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而不显得唐突。恐怕正是这种浑然天成的和谐使得这座葡萄牙皇家宫殿成为了整个南欧乃至欧洲最耀眼的明珠。

 实用信息

门票:宫殿+花园:成人票价14欧元;优惠票价12.5欧元

仅花园:成人票价7.5欧元;优惠票价6.5欧元

2018年夏季开放时间(3月25日至10月27日):

宫殿:9:45-19:00(18:15停止售票,18:30停止入场)

花园:9:30-20:00(19:00停止入场)

建议停留时间:三小时

详情请访问景点官网:https://www.parquesdesintra.pt/en/parks-andmonuments/park-and-national-palace-ofpena/(英文)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8/06/19/20180619160311000000_1_1835901_86.png

▲ 佩纳宫里波塞冬之子特里同蹲坐在一枚贝壳上的雕像。

德国巴伐利亚新天鹅堡

阿尔卑斯山巅的“睡美人城堡”

中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的布拉班特公国(Brabant)国王突然驾崩,留下遗孤埃尔莎。大臣泰拉蒙企图通过迎娶埃尔莎来夺取王位。千钧一发之际,圣杯骑士罗恩格林乘着天鹅拖曳的小船来到公主身边,与泰拉蒙展开决斗。凯旋而归的罗恩格林俘获了埃尔莎的芳心。然而,面对以身相许的埃尔莎,身为圣杯骑士的罗恩格林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婚后永远不能问及他的名字与出身,不然他将永远离她而去。埃尔莎的心中由此埋下了怀疑的种子。有一天,她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问出了那个致命的问题。那只载着罗恩格林来到人间的天鹅再次出现,将他带回了圣杯城堡……

这个让人肝肠寸断的悲情故事与德国巴伐利亚州的新天鹅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幼年时的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在父王马克西米利安二世的高天鹅堡中度过。父王对天鹅骑士的传说十分着迷,不惜命人将这段唯美凄凉的传奇故事画成壁画,用来布置自己的餐厅。小路德维希耳濡目染,同样为骁勇善战的天鹅骑士所沉醉。小王子时常趴在窗口,凝望四周绵延不绝的阿尔卑斯山脉,烟波浩渺,浮云缭绕,这如仙境一般的景色给他提供了一张天然画布,任其在上面尽情施展想象力,新天鹅堡的设计蓝图逐渐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8/06/19/20180619160643000000_1_958090_96.png

▲新天鹅堡中的天鹅骑士传说油画。

1861年,15岁的路德维希王子第一次在慕尼黑宫廷剧院观赏了瓦格纳的歌剧《罗恩格林》,他朝思暮想的故事场景第一次变成了现实,这一切深深地震撼了他,他从此便与瓦格纳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他最忠实的追随者和赞助人。1868年,刚登基不久的路德维希二世在一封给瓦格纳的信中提及在前高天鹅堡废墟上新建一座城堡的设想。他坚信,自己口中的这座仿中世纪风格的德意志古堡将坐拥天时地利人和。相比父王的高天鹅堡,新天鹅堡的海拔将更高,因此更远离尘世的喧嚣;不仅如此,它还将更美丽、更舒适,罗恩格林的骑士之光将普照整个城堡。然而路德维希二世在信中绝口不提建造新天鹅堡背后的政治原因。1866年,普奥战争爆发。巴伐利亚王国以奥地利帝国同盟国的身份参战。然而,奥地利一方不幸战败,巴伐利亚不仅割地赔款,而且还被迫加入普鲁士的防守同盟,这意味着路德维希二世国王丧失了军事指挥权,巴伐利亚王国的独立主权逐步沦陷。这使得路德维西二世与那个自己脑海中幻想的专制帝国渐行渐远,而他所能做的一切就是逃避,逃避慕尼黑宫廷的尔虞我诈,逃避巴伐利亚王国议会的颐指气使,逃避普鲁士王国的步步紧逼。他只想把自己禁锢在厚墙高筑的新天鹅堡之中,在这片世外桃源唯我独尊。

新天鹅堡的设计草图于1868年由剧院画家克里斯蒂安·扬克(Christian Jank)绘制,次年巴伐利亚建筑师爱德华·里德尔(Eduard Riedel)完成了建筑的整体结构设计。同年夏季,在改造完通向未来城堡的山路之后,新天鹅堡正式奠基。为了迎合路德维希二世对于中世纪城堡的幻想,整栋建筑以厚重的罗曼式风格为主,内部辅以新哥特式和新拜占庭式风格装饰。三位传说人物形象占据了城堡内大部分壁画和壁毯的内容:游吟诗人唐怀瑟——瓦格纳另一部同名歌剧的主人翁、天鹅骑士罗恩格林以及他的父亲圣杯王国国王帕西法尔。而城堡内随处可见的天鹅元素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游人:嘘!这位堂?吉诃德般的巴伐利亚“疯王”正做着酣甜的中世纪骑士梦呢!纵使王国另一端一个统一的德意志帝国已然崛起,巴伐利亚沦为普鲁士麾下的一颗棋子,路德维希二世仍始终如一地珍藏着这份自幼就编织起的与神话传说之间的情感共鸣,他可以割舍一己尊严、一尊皇冠乃至一个王国,但唯独无法割舍的是自己内心深处仍然保留着的那份童真。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8/06/19/20180619160724000000_1_1226778_34.png

▲ 路德维希二世。

然而,童话终究是童话。路德维希二世入住这座“桃花源”般的新天鹅堡仅两年后,也就是城堡正式落成的那一年——1886年,“疯王”精心构筑的避风港湾终究还是被卷入了政治斗争的漩涡。路德维希二世的叔叔路特波德亲王剥夺了他倾注毕生心血建造的新天鹅堡,将他囚禁在慕尼黑南郊的一座城堡中。这一刻,他魂牵梦绕的天鹅骑士没有出现在他的跟前。次日,他的尸体在附近的一口湖泊中被人发现,但确切的死因直至今天仍是一个未解之谜。今天的我们站在新天鹅堡山后的玛丽安桥上遥看这座如梦如幻的城堡时,敬畏之余难免回想起这段令人唏嘘的人间悲剧。这位常人看似疯狂的巴伐利亚国王是否与他的天鹅骑士团聚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是,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他天真烂漫的幻想仍在人间薪火相传。

新天鹅堡紧邻阿尔卑斯山麓的施万高镇(Schwangau)和菲森镇(Füssen),售票处与停车场皆位于城堡山下的霍恩施高万村(Hohenschwangau)。

http://oushidai.wangdk.cn/static/upload/2018/06/19/20180619160914000000_1_2804112_74.png

实用信息

门票:成人票价13欧元;优惠票价12欧元;18岁以下青年及儿童免费

新天鹅堡加高天鹅堡组合套票:成人票价25欧元;优惠票价23欧元

天鹅堡的门票销售十分紧俏,为避免当日无票的尴尬,建议游客至少提前两天前往官方网站预订:https://www.hohenschwangau.de/1392.0.html

开放时间:4月至10月15日:9:00-18:00

10月16日至三月:10:00-16:00

1月1日、12月24日、12月25日及12月31日当天关闭。

(完)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